参与OpenIDEO挑战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曾舒婷 2015-2-12




OpenIDEO挑战是怎样一种体验在听到自己的绿色可再生能源推广解决方案得到OpenIDEO挑战173个方案中的TOP8之一时,社创客(公众号:sinovator)美国fellow曾舒婷自己都不敢相信。去年暑假刚刚从弗吉尼亚威廉玛丽学院毕业的文科生曾舒婷刚来到湾区,她并不清楚自己未来会做什么,学美国研究长于历史文学的她在选择去学校做博士走学术研究道路还是找工作之间甚至都有些举棋不定,好在湾区的空气中都是自由创新的气味。她四处参加讲座会议,周末组队去黑客松,并成为了社创客fellow。一次偶然的机会,在代表社创客采访Kiva主席Premal时(【原创-社创客普惠金融系列】科技+全球化+同理心=Kiva ——独家专访Kiva.org主席Premal Shah),她得到了灵感,把Kiva的社区化P2P借贷模式应用到可再生能源融资领域,让边远贫穷的社区也能用利息融资用起初期投入低息的可再生能源设备。可再生能源初期投入昂贵,许多人尤其欠发达社区成员,没有启动资金,但一旦安装了就可以通过节能逐渐收回投入,环保低碳。


她的方案的重点是支持创新、成本不大或者复杂的新兴环保企业项目,连接上如国际志愿者,国际驴友的力量,让他们把自己认识的需要帮助的人带上网站来。 她和她的队友想在可再生能源领域,把人人贷P2P中的两端相连接的社区人物介绍,围绕能源,写得人性化。很多人觉得这个很有做头:因为没有人专门做过一个为可再生能源设备融资而生的P2P借贷。可再生能源很多人在做,但是舒婷说她相信她的这个idea的优点在于:我们鼓励已经有的社会关系(这也是Kiva借贷的核心)0利息的贷款,所维系与运用的是社区和人际关系的力量。


接下来,曾舒婷将会与主办方IDEO以及赞助该挑战的The 11th Hour Project见面,得到资助与导师帮助,将一个纸上的想法变成现实!在这之前,她第一时间分享了自己参加挑战的经历,对于社会创新有兴趣的你,希望这有所启发。


社创客说:


首先,在这里,每个OpenIDEOer都会有自己的一个profile,列出自己的贡献点数(这个贡献点数由不同部分组成)。


我在OI上就此次的可再生能源发起了四个idea:一开始提出的是将P2P理财运用于可再生能源的投资, 以及用infographic制造绿色能源数据的展示。 两个idea都获得一定的浏览量和评论,但是我自己也知道和那种可以实践的成功还是不同的。 而且,在OI上写作idea,跟去hackathon做展示还是很不同:idea的写作,注重open-minded的部分,有它的格式,尤其要求在经费紧张、资源较少的情况下想出可实践的主意。而hackathon则是商业和科技至上:想出可以满足现实需要的产品,完善市场化的需求和渠道,最后想怎样对外推出自己的产品:这一整个是已经被资本化了的创投模式。


到了后来,我又继续试验,写了关于中国农村沼气、可再生能源公司做开放之旅的ideas,也获得一点反馈,但远不如之前的热烈。 所以在写idea的过程中,在看别人的idea的过程中,我经常会思考他们究竟有怎样的背景,对此idea的未来去向会如何打算。 我呢,也一直在调整和观察我自己的行为,寻找技术上、商业上、和HCD(Human Centered Design)之间的平衡。说说自己在进行社创HCD时的一些问题:


1)偶尔太过注重技术细节,太追求面面俱到的详细具体。比如,在研究P2P模式可不可行的时候,我和一个团队与Puddle.com的总裁进行了Skype。过程之中,我问了几个很技术性的问题:为什么是十刀vs.五十刀的捐赠与借款模式? 结合我对Kiva的研究,我问出了几个问题。 做公司的总裁当然觉得问的很好,但是队友们觉得我现在问这些为时过早。这样子,即使是为了实际出发,却有可能被理解为苛刻。


2)提问题的方式可以更加open-ended:如果一下子问出一些太技术性或者整体系统考虑的问题,会不会让人觉得有压力? 怎样可以提出一些更加open-ended的问题,却又不失具体?


3)提问题的态度是不是太冷静:平台互动,首先要持有的是对他人idea的乐观和信念。我并不是mentor,不是警察不是记者,不需要带着太过批判思考的角度或者太多质疑的assumption去进行。需要看到idea也是人提出的,它最基本的人性的一面,以及所有工作的人性的一面。


我参与的项目


作为点评者,我点评了不少的idea。在快一个月的探索之中,我看到了不少重复彼此的idea,也看到各种方方面面去拓展的idea:金融类,技术硬件类(廉价太阳能素材,甚至是挤牛奶、节省牛奶的新技术),gamification类(教孩子DIY太阳能,办生态公园),社区带动类(举办活动,创建绿色district或校园,跟房东一起办绿色条约)。


除了我自己的idea,我也被拉进了一个很不错的团队。队长在西班牙,还有一个在此负责的经理,整个团队有四个人。 这个团队的主意很棒:为想要安装可再生能源的社区提供专家顾问服务。我们作为一个联结的平台,提供的是网络和咨询服务。 后来,我又被无端拉进了更多的队伍,然后一点点感觉无力,现在只能委婉地退出一些,选择重点项目推动。


用户之体验


我的体验很好,被平台上人们的素质之高所感动。当然,做社创的人都是(自认为)社会责任心很高的,难免也有端着架子的。但这没关系,只要不是端着架子还不够聪明。 大部分人都是很用心很真诚去回答和思考,也有很多不错的建议。 但是我惊艳或惊奇的时刻并不多,最喜欢的依然是廉价的硬件以及可以快速联结彼此的软件。


对社创,社区和社区经理的理解


我觉得上面的社区经理很不错,对每一个idea和互动都在留意,反应也非常及时。 我对社区的理解,像很多人,是很广义的。志同道合,互相连接,想一起做事情,就是社区。国籍,社交网络,等等,都不足以定义一个社区。对于本挑战的社区经理这一职位,我当然有很多的好奇:他们在线下的会议和讨论是如何的? 他们如何与这个赞助的单位进行沟通?


在那么多好的ideas面前,没想到的是自己一个随意的参与idea从173个idea中选入了前20,但其实有些后悔: OpenIDEO使用这种小竞赛的模式,让很多idea参选人都拿出时间精力来,想要成为最后的优胜方案。 我身边的队友个个比我还紧张出力,就让我这个临时队长不得不也使出蛮劲来,努力提高和更新这个被选上的普惠金融的方案。


每一个idea,都经历了很多的更新,在更新中,他们加入了越来越详细、具体、结构化和易懂的内容。 我在一开始更新内容的过程中,其实带着很多畏难情绪 :改变自己的方案最难了,自我否定加上耐心自律,是考验。 而且别人喜欢小改动,我偏偏自虐狂总喜欢从头再来,像写春天的故事一样要翻天覆地才好。 结果就不知道多少个夜晚挑灯夜战,或者纠结于自己的拖延情绪。 于是到了今天,我发现在OpenIDEO上参与,不仅是考验对某一个社会创新领域的了解和贡献,更是考验自己管理项目、挑战自己的能力。


其实一开始自信心很不足,然后我就带着这个idea去参加hackathon,组的队,目前看来,不是最理想的。 队员都很好,一个是在WIRED工作的热血工程师+设计师,一个是伯克利环境科学毕业的帅小伙,还有是我的老战友Glen——我们在上一次hackathon里面就快乐合作过。 但是每一个队伍都有自己的化学反应,即使队员很好,走在一起也许还是有尴尬冷场的气氛。 这个队伍整体内向,然后沟通有些欠缺。他们并没有对这个项目很大的热情,只是一天的参与,练习自己的一些能力。所以后来,我们也没有继续联系。


反而是OpenIDEO上的队员们,非常积极并且一直支持着这个项目。而且我发现我和女同事合作似乎顺利很多,大概是内心的女权主义在作祟。 现在稳定的团队,三女一男,Glen是稳重温柔的设计师靠山,对我不离不弃! Diana是金融和可再生能源通,在欧洲,斯文内向,可爱而神经质。 Tina更是经常对我这个队长督察着,免得我偷懒。大家都很热情很靠谱,都很了解行情,我觉得这是个dream team! 还有一个非常关键的活动是参加OpenIDEO的workshop。不得不说,IDEO真的是很聪明、很会把握心理和节奏的一个公司啊!所谓以人为本的设计,经常也体现在他们对idea参与者高潮的心理预测上。到了那个点,我已经精疲力竭,参与了一个多月,觉得也无什么突破可做。可是参与这个workshop,见到其他的队伍,还又重新一次组队,真是又一次打鸡血。 在场的还是女性队友给力,一直给我很多细节的建议和指导,然后我觉得不得不做一个大更新了。 接着,就和Glen一起约出来继续hack,我写了一个几千字的新方案,他把基本的视图做了出来。


还有就是和Diana和Tina在google上频繁的hangout。 视频会议,加上每天来往频繁的邮件,偶尔真是有点负荷太重!但是只有这种队伍才靠谱! 气场合不合适,其实说话头三十分钟也就会知道,这个队伍的人都非常直接、努力、开心见诚,所以真是完美。 一个小队伍其实往往可以发挥更高的效率! 我始终认为刚开始时的好的小型队伍是可以人人轮流当leader,而不是固定一人当的。 所以碰到Diana和Tina真是幸运,她们一直会踢着我走。 Glen也是一个温柔可爱的设计师,不太过内向,而是非常灵活合作。


目前,还有24小时就会选出获胜的idea,这些idea会得到赞助,被鼓励继续发展下去。 我们开了一个好头,经常得到很多OpenIDEO社区里的人的支持,在这一路的合作过程中,我感觉这个idea获得了自己的生命,大家不过都是努力去扶持它的人。 我感觉自己应该没有很多的时间精力,或者足够的兴趣去让它继续成长下去。所以,现在希望的是队里面有人可以接手成为队长,或者外部有人来介入,把这个主意变成行动。

文章评论(1

signed as

社创客

社创客=媒体+社区+孵化器
联接社会、商业、科技的跨国创新与创业社区,立足中国放眼全球,致力于关注发展中的社会、科技、环境问题,寻求商业化的可持续解决方案以解决社会痛点问题,探索新时代商业环境与模式的转变,推动中国社会创新进程的加速。

联系我们

北京市朝阳区新源南路6号
京城大厦2502室
419 7th Street NW , 3rd Fl.
Washington D.C. 20004

+86 84861231-610

info@sinovator.org

@2015 Copyright by 社创客 | Sinovator 京ICP备15015697号-1

document.write("9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