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农人:与其乡愁,不如行动

杨楚 2015-2-24


2014年年末,北京全国政协礼堂,名为“F4”的演唱组合开了一场主题为“再造故乡”的演唱会。这个F4并非台湾的那个流行组合,F4是Farmer4的缩写,成员是四个农业品牌的创始人:乡土乡亲的赵翼,火山村荔枝的陈统奎,维吉达尼的刘敬文,以及垂直农业自媒体“新农堂”的钟文彬。


借用这样一种近乎行为艺术的娱乐方式,这四个回归土地的“新农人”试图重塑农人的形象,并且让更多的人关注农业和故乡。而在演唱会外,他们努力建立的社会企业,也在利用互联网帮助乡村更好地发展。他们希望可以用经济的力量消弭城乡之间裂痕,拯救故乡。


乡村农业


赵翼是四人中唯一的科班出生,曾是中国农业大学生物科学的学生,22岁因为收到过温总理亲笔信而成为校园名人,但他却让人大跌眼镜地选择,肄业离开学校,“我不想成为人们期望、想象中的那个人”。赵翼还在农大读书时,就认识了日本守护大地协会,一家拥有36年有机农业经验的社会企业,的创始人藤田和芳,“那时我就确定了以后要走的路,第一步就是要复制日本的品质控制体系。”。在他看来,日本的品控体系之所以值得学习,在于其严格规范生产环节,并将生产信息完全的交给消费者,“日本很多有机食品包装袋上都印着生产者头像,以及产品生产过程中的各种参数、相关机构的数据监测等。”


乡土乡亲效仿的就是这一模式,与乡土乡亲签订合同的茶农,必须按照标准进行种植,产品要有清晰可查的种植记录,包含土壤成分、施肥状况、风险评估等各项信息。并且在最终售卖的茶叶包装袋上,也会印上生产者的头像。乡土乡亲的茶叶检测是使用的欧盟标准,比国内多了100多项指标,要说服茶农按照自己的标准来种植,并进行培训,并不是一件易事。历时37个月,走访13个区域,寻访到的达到透明溯源体系的茶园生产者也只有个位数。


2009年,陈统奎参观了台湾日月潭附近的桃米生态村。这个曾贫穷凋敝的村庄,经过10年的“社区营造”后,一年吸引超过50万人次的游客,旅游收入达到2200多万元。而他的故乡,海口市博学村,村民靠传统农业谋生,年人均收入只有2000元。于是,他回到故乡,再造新故乡。五年里,他领着乡亲搭建民宿,修环山自行车赛道,还参与发起返乡大学生论坛,试图让传统落后的家乡,变成融合自然农法农业、环境保护和休闲旅游为一体的新故乡。2014年,他创立了“火山村”荔枝品牌,出售古法种植荔枝。消费者以认购的形式购买荔枝礼盒,所支付的费用会被用来资助荔枝农赴台学习有机农业。


2011年,刘敬文作为深圳援疆社工,到喀什参与残疾人培训项目,在下乡探访中,他发现,南疆不但瓜香果甜,而且大部分维吾尔族农户保留着自然农耕法和储存方式,但由于交通不便,这些天然、绿色的农产品只能通过集市在本地销售,一直销量有限。于是,刘敬文萌发了利用互联网帮助维吾尔族农户销售农产品的想法,于是,他在喀什创建了维吉达尼,维语中“良心”的意思。三年时间,仅有5名员工的维吉达尼,在新疆已拥有约2000家合作农户,网上重复购买客户达5万人。维吉达尼在每一份销售产品里都放入了“农户身份证”,消费者在购买时知道这个产品是谁种的、谁晾晒的,有着怎样的故事,维吉达尼还会在产品中附上一张农户照片和签名留言的明信片。


Farmer4的钟文彬从2013年开始运营“新农堂”微信公众号,很快累积了4万多名订户。2014年他成立了学习平台,在全国巡回举办新农堂分享会,至今已经成功举办8期,每期都吸引近250名新农人参加。他自己的故乡,因为征地,再也回不去了。钟文彬看来,目前乡村最缺生活和创业配套设施,将农民从销售和物流的环节中解放出来,让他们可以专注做一件事。


除了传统农业链条外,存在想象空间的乡村创新领域还有太多,比如弥合城乡之间的信息鸿沟、改善卫生状况、清洁能源。考虑到目前中国农村人口规模,任何一个细分市场都会有巨大的潜力。


村镇电商


成立于2006年的网购平台买卖宝(www.mmb.cn),是一家专注农村市场的网购平台,也是国内最早涉足移动电子商务的专业平台,网站成立初衷是为5亿草根人群提供平等的购物机会。经过八年的发展,2014年营收达到了30亿。


买卖宝创始人张小玮在一次公开讲话中介绍,买卖宝在全国五个区域建立了仓储中心,能够无缝送达到中国乡镇的每个角落,到目前为止,大概已经服务了接近两千万客户,70%的地址带有县、乡、村这样的字眼。


在买卖宝上下单不需要注册。选完东西后,填写大概地址和联系电话,客服会主动联系敲定送货方式。电话客服还会在客户下单时根据客户的购买物品做搭配的推荐,以增加销量。买卖宝和农村物流有深度合作,可以较快地送到连地址都没有的自然村,比如甚至和村长进行协商,让村长家或者村里的活动站变成货物中转站,或者村里的活动站,这样村里的人可以直接去取,而送货员可以快速熟悉地送到村长家。


阿里也已注意到农村电商的潜力,并将此作为未来十年的三大战略之一,将电商平台作为城市工业品下行,农村农产品上行的通道,用互联网抹平城乡差距——包括生活上的差距,收入上的差距,信息上的差距,心理上的差距。以淘宝为例,2014年实现了近1000个亿的农产品电子商务销售。


2015年,阿里战略重点之一就是“千县万村”。并已在浙江桐庐做了试点:在人口密集的桐庐各自然村,选择农资站、文化礼堂等不同的村民集中活动场所进行试点,在各个点位上放置配套设施,选择合适的人员进行网站运营,并试行相应的激励机制,定时对人员进行专业培训。通过农村电商,解决农村买难卖难问题,提高农民收入。


当然,需要说明的是,电商平台下沉到农村市场,尤其是在中国,是极花气力的事情。以买卖宝为例,早期的商业拓展,都是员工一村一县跑下,用张小玮自己的话说,也是犯了许多的错,走了许多弯路。


恰逢其时的新农创


和以往的乡村运动相比,新技术的应用、农业生产的标准化是最大的特色:互联网——尤其是移动互联网——的应用让乡村能更轻易地接受到与城市相同的服务,标准化的农业生产整体提升了农产品供给的质量。


不同于单纯资金注入、完善基础设施,此次新农创更注重本地内生发展力的培养,以及城乡两地人与人之间的交流与互动。除了乡村农业,传统产业,创新的方式也更多元,学者也开始用更丰富的视角观察和改造农村:人大教授温铁军发起了小毛驴市民农园和梁漱溟乡村建设中心,李昌平的“内置金融”实验在信阳落脚了。


乡愁是很多中国人都有的情愫。在F4的演唱会上,台下一名观众感慨地说,“看到故乡如今的样子,真的好伤感,出来十多年,去年回去竟然还是老样子,但更荒凉了。”也有人说,“我的故乡变了,原来有路的地方,都已经长出了很高的树和草,几乎没有人烟了。”


然而,与其乡愁,不如做点什么,让故乡更美,或者至少不会更差。


(载于《社创客》(3月)总第1期 10-11)

文章评论(1

signed as

社创客

社创客=媒体+社区+孵化器
联接社会、商业、科技的跨国创新与创业社区,立足中国放眼全球,致力于关注发展中的社会、科技、环境问题,寻求商业化的可持续解决方案以解决社会痛点问题,探索新时代商业环境与模式的转变,推动中国社会创新进程的加速。

联系我们

北京市朝阳区新源南路6号
京城大厦2502室
419 7th Street NW , 3rd Fl.
Washington D.C. 20004

+86 84861231-610

info@sinovator.org

@2015 Copyright by 社创客 | Sinovator 京ICP备15015697号-1

document.write("6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