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放数据​智慧民生: 互联网+公共服务新模式

吴莹、杨楚 2015-4-9



“开放数据来了”

 

已经没有人会否认大数据时代,数据可以带来的巨大生产力和经济价值。但是如果告诉你世界上还有那么一种沉睡的商业资源,它可以帮助企业提供更好的医疗健康教育金融服务,提高能效与农业产出,改善交通出行,研究市场与社会趋势,更好的提供各类第三方手机app信息服务,而且完全免费,你信吗?今天这一曾经沉睡的商业资源,正在逐渐苏醒。它就是开放数据,尤其是来自政府的开放数据,即政府所采集、生成、管理的数据。

 

国际上对所谓开放数据通用的定义原则如下:1)免费获取、使用、再分发;2)无限制获取、使用和再分发;3)机器可读的数据。需要指出的是开放数据并不等同于大数据。“大数据”未必是开放数据,大数据往往是封闭的数据;而开放数据也未必是大数据,大部分的政府数据从数量而言谈不上大,也谈不上动态 。表面看起来开放数据提供的很多是中小型数据,且都是静态的,并非实时、或高频更新的数据,但往往由于其政府来源的权威性与渠道不可替代性,这些数据有着相当的民生经济价值。从纳税申报到失业保障,到住院报销,再到能源利用,大多数这样的信息都能以电子形式阅读与分享,为第三方机构提供创新型产品和服务打开大门。例如在美国,联邦政府在线数据公开门户网站data.gov约提供了8.5万组数据,网站还提供用户指南、活动公告和跨行业(例如从农业到制造业)应用案例。

 

中国的互联网巨头们已经看到了开放数据打开的许多应用场景与其中蕴含的商机与社会价值,不久前的全国两会上,腾讯CEO马化腾的提案中有一条《关于运用移动互联网推进智慧民生发展的建议》专门展望了移动互联网将“人”与“公共服务”通过数字化方式全面链接,实现“智慧民生”,用手机实现更便捷的医疗打车环保公共安全等公共服务。马化腾相信移动互联网可以带动和促进交通、医疗、环境保护、公共安全等民生领域信息化,优化社会资源配置、创新公共服务供给模式、提升均等服务水平、实现信息普惠全民。

 

智慧民生,互联网+公共服务,在美国当前语境下,也正是美国政府,民间组织,社会创新型企业目前正在努力共同推进的开放数据的应用场景。

 

今年2月美国总统奥巴马任命白宫科技政策办公室(OSTP)任命了一位此前在硅谷不少著名大公司担当过数据科学家的DJ Patil为联邦政府第一位首席数据官,其就职宣告中提到了将会把促进开放数据为其工作主要职责来推动。白宫科技政策办公室近期的一大工作重点就是推动公开数据,并通过开放数据推动更好的公共服务,社会各方更好的科学决策,催化科技创新创业,在OSTP网站上对于开放数据行动目标的描述为通过释放在政府内部深藏的数据可以“助燃与经济增长,提高政府效率及问责相关的创新”,“数据是科学决策的依据,更开放的数据可以为所有人提供更好的决策基础”,一位了解参与这项工作的美政府内人士解释道。

 

201359日,奥巴马总统签署总统令要求公开与可机器读取成为新的政府信息通用标准。白宫科技政策办公室开始了旨在推动开放数据在健康,能源,教育,金融,公共安全与国际发展等领域应用的专项行动。

 

数据开放已经被美国、欧盟等国家和地区先后纳入国家发展战略,而中国在这方面相对落后。根据2014年度的权威行业研究机构发布的开放数据指数(index.okfn.org)报告,参与排名的97个国家和地区中,中国仅排在57。相较前一年排名有所下降,其中主要开放数据指标并未发生很大改变,排名下降的主要原因是中国未开放地图信息以及更多国家参与评比导致。

 

中国的互联网先锋们已经看到有着广阔应用场景的互联网+公共服务需要以更开放更统一更标准化的数据为基础,但中国政府企业公众们整体对于开放数据的认知仍相当有限。

 

中国政府近十年来一直在努力推动政府信息开发利用,但更侧重于非开放数据,通过合作出售等形式与企业机构对接利用数据。开放数据中国联合创始人高丰在接受《社创客》采访时表示,由于开放数据这个概念慢慢被中国政府吸纳,政府在探索政府信息开发利用时慢慢开始往数据开放这一方式转变。但在中央没有明确将开放数据独立拿出来推动,并出台全国性政策时,将开放数据置放在大数据下,以推动经济发展为理由去推动这个开放数据的计划,是在当下地方政府最可能去调配资源开展工作的方案。

 

往往地方政府在设定相应政府信息(数据)开发利用计划时,会将其置入大数据计划中。高丰认为,这样的结果就是从社会大众的感知来说,开放数据被置放在了一个二等的位置,而非和大数据放到一个层面上去讲,对于社会大众而言,开放数据本身成为了一个模糊的概念,对于长期的开放数据生态建设不利。在具体项目执行时,大数据与开放数据概念的混淆容易造成企业和相关政府部门错误理解而将一部分不能列入开放的大数据放入了此类开放数据项目,比如个人医疗记录、征信数据等涉及到个人隐私的大数据。将开放数据等同于大数据会错也会误导引政府一味追求数据的大,而错误制定数据发布的优先级,过早进入释放复杂大数据的阶段并不利于政府开展开放数据的工作。

 

相较而言,美国等西方国家并行推动开放数据和大数据,而非将任何一个置放在另一个之下,也与其政治使命与国情有关。

 

在开放数据运动中,一个有趣现象是大家都认知到了开放数据带来的经济价值,但具体如何应用,数据的需求方与供应方拥有者,似乎都没有完整头绪。这个时候,精准定义什么样的数据可以解决什么问题就成了关键。我们采访中业内专家反复提到,20%的数据有80%的经济价值,关键是如何定位这20%何在。目前海量的开放数据下存在的空白恰恰存在数据使用市场与采集拥有数据的供应方之间,是传统数据供给导向模式转换到需求导向模式的转型中遭遇到的问题。

 

“智慧民生 获益者谁?”

 

2012年,刘春蕾和同伴们基于百度地图API,开发上线了以“为公众提供住房周边危险源的查询服务”为宗旨的“危险地图” (www.weixianditu.com)。用户在界面左侧的查询栏里键入地点,右侧的百度地图就会放射状地呈现出该地点周围5公里或10公里之内的环境 “危险源”。(回复“危险”查看详细报道)

 

“危险地图”中列出了全国多个地区将近6000多个“污染源”,包含涉铅企业、危险废物处理厂、石化炼油化工、飞机场、垃圾焚烧厂信息超过80家,垃圾填埋场超过200家,涉铅企业超过1600家,全国重点污染源超过11000个。

 

上述数据的来源既包括官方公布的数据,比如环保部的年度重点监控企业名单,也包括用户贡献的内容——用户可以通过随手拍的形式,在微博上报自己发现的污染源;如果信息属实,也会被添加在这份“危险地图”上。

 

为了拿到权威数据,上海青悦经历了非常多的环境信息公开的申请:这中间有一些做得不错的地方政府,基本在官网上就能找到所需信息;而剩下的更多,则是相当不顺利。虽然有《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和环保部《环境信息公开办法》,但实际执行过程中从中央政府到地方政府各个层面仍然有非常多的问题:

 

环境信息主动公开的内容格式等不统一,无专人处理信息公开的情况仍然存在;环境数据的公开主体规定与实际矛盾;以涉密等理由拒不公开;存在人为故意垄断环境信息,阻挠环境信息公开的情况。比如环保部的实时空气质量网站,不仅不提供实时和历史空气质量数据的下载,还用silverlight这种数字版权保护的工具和加密的方式来防止外部的工具访问。有的环境信息公开,使用pdf,图片等方式,导致再次利用非常困难。 这种情况导致大量的环境数据被垄断在政府的环境监测中心、相关的气象研究院、中科院的相关院所等,其他院校或者科研机构想做环境方面的研究却缺乏数据支持,直接影响了科研的创新,和基于环境数据支撑的公众参与。

 

马化腾认为由于在技术和业务标准、信息资源共享以及法律法规等方面缺乏统筹,移动互联网应用与民生的普及受到了抑制。他建议通过制定政府数据开放计划,推动公安交警、交通、医疗卫生、教育、信用、社保、地理等与民生相关的政务数据向全社会开放。通过统一存储平台,集成规范、数据标准和数据服务,形成面向民生的公共数据资源池,实现数据共享应用。同时,引导有大数据分析能力的平台企业和机构基于这些数据开发更多的民生类应用,并反向将进一步采集到的数据开放给公共数据资源池,形成全社会开放大数据的氛围和良性循环。当然,坐拥5亿微信用户的腾讯,将是这一统一存储平台与数据共享应用的大获益者。

 

在开放数据中国专家高丰看来,目前政府数据驱动的创新主要存在三个长尾:基于大数据的,基于中小数据的创新;针对政府有意识迫切要解决的问题的,政府未意识到的问题;大机构、大企业推动的,中小企业乃至个人推动的创新。

 

他认为:开放数据驱动的创新优势主要体现在由中小企业乃至个人利用开放的中小型政府数据去解决政府尚未意识到的问题上,而对于政府有充分意识且迫切期望解决的问题上,开放数据驱动的创新未必有其优势,虽然会引入更充分的市场竞争并给中小企业和个人予机会,但最终可能仍旧由寡头(大企业和大机构)获胜。


(载于《社创客》(5月)总第2期 34-35页)

文章评论(1

signed as

社创客

社创客=媒体+社区+孵化器
联接社会、商业、科技的跨国创新与创业社区,立足中国放眼全球,致力于关注发展中的社会、科技、环境问题,寻求商业化的可持续解决方案以解决社会痛点问题,探索新时代商业环境与模式的转变,推动中国社会创新进程的加速。

联系我们

北京市朝阳区新源南路6号
京城大厦2502室
419 7th Street NW , 3rd Fl.
Washington D.C. 20004

+86 84861231-610

info@sinovator.org

@2015 Copyright by 社创客 | Sinovator 京ICP备15015697号-1

document.write("8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