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乔尔·古林:数据供需的红娘2.0

林佳慧、吴莹 2015-4-16


311日,社创客独家专访了中心主席、创始人乔尔·古林先生,共同探讨了开放数据在美国和中国遇到的机遇和挑战。

 

开放数据应用在企业与消费者领域的长期研究者与倡导者,开放数据企业中心( The Center for Open Data Enterprise 以下简称CODE)创办人乔尔.古林(Joel Gurin)是这个新兴行业的意见领袖之一,创办中心之前古林曾在纽约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政府实验室(Gov Lab) 主持开放数据500项目的研究,该项目发现开放数据有益于企业创新与商业活动,创造经济价值。古林曾在联邦政府就职,担任联邦通讯委员会消费者与政府事物局局长,也曾领导旨在提高针对消费者的信息公开帮助消费者理性决策的白宫“智慧公开”(smart disclosure)特别工作小组。

 

他的《open data now》刚刚在中国翻译出版,而他本人去年底也刚刚参加了一场复旦大学组织的开放数据论坛,感叹于中国数据开放程度的进步,开放数据在中国虽然仍是小众话题,但他切身感受到少数组织与步道者们已看到了巨大的应用前景。

 

在华盛顿的合作办公空间OpenGov Hub,社创客与古林探讨了美国开放数据经验、存在问题、最具商业与公共服务价值潜力的领域、开放数据与政府企业创新、经济发展、保护消费者权益等话题。

 

中心平时会组织“开放数据圆桌会议”,将数据的提供者和使用者聚在一起,共同讨论如何更高效地使用数据。美国商务部、美国专利商标局、美国农业部都曾参加过中心组织的圆桌会议。商务部部长佩尼·普利策说,正是这些圆桌会议让她清楚地意识到商务部需要一个首席数据官(CDO),古林介绍说,这是一个不同于首席科技官和首席信息官的职位,它的职能在于使数据更易获取和更有价值。商务部在20147月宣布了商务数据扩张和增强计划,佩尼向公众解释了首席数据官的工作原理,同时组建了数据咨询委员会来执行相关工作。此外,圆桌会议也使得某些不容易引起注意的数据集进入公众视野。以农业部圆桌会议的例子,参与者被分成5组进行小组讨论,集中陈述时,3个小组都谈到了公共用地单元数据集的重要性。

 

古林多次提到,联邦政府内大约20%的数据集中了80%的公共价值,问题是如何定位那部分最具有经济社会价值的数据。他认为,政府需要从数据的盲目供应模式,转换为市场需求导向模式。

 

这中间CODE中心这样的民间组织发挥“红娘”角色,中心的使命是促成企业与公共领域公开数据的最大化价值。古林发现长期以来公众领域的数据供求双方很少有对话机会,CODE中心举办许多由政府与数据用户企业参与的圆桌会议,帮助定位具有重要经济社会价值的数据集,并与学界智库合作寻求数据清洗与接入方面的解决方案:比如发动群众来对大量历史手写数据做清洗录入,将散落各处无结构的数据变为有结构;比如预备更新劳工部数据集中大量根据从前技能分类的劳动力市场旧数据,以帮助相关针对劳动力就业的技能培训项目。

 

除了组织小组讨论,中心还会绘制全球数据影响地图,通过搜集全球的数据使用案例来进行跨国数据比较。中心的办公地点在“公开政府中心”,那里有许多中小型组织要求政务信息公开,在那里开展了许多以需求为导向的公开数据项目。这些项目帮助甄别出高优先级的最具经济价值的数据集领域,比如政务花销和政府采购费用、农业与天气数据、医疗、交通运输和城市规划数据,其中,城市规划数据与中国国情关系密切。他进一步解释,城市规划数据包括交通数据、环境数据、教育数据,以及他个人观察的有关历史遗迹的保护数据。

 

需求导向的公开数据可以使数据更加完整精确,与时俱进。古林说,有些数据以手写的形式积累了很多年头,需要有人把它们转换成机器可读的模式。这个工作也是中心“数据全攻略”的一个部分。美国劳工部曾使用过这项服务来更新与就业咨询相关的重要数据,这些数据后来被用来划分工作种类和所需技能。但并不只有中心在做这件事。“我们将会看到,网络专家将和民间力量一起帮助政府更好地公开数据,”古林说,他举了Zooniverse的例子,这是一个依靠志愿者帮助科研人员挑选数据的民间科学项目群。其中一个叫做“古老的天气”的项目就是通过收集海洋气候的历史数据来改善气候预报模型。古林还提到了一些“公民黑客”,比如Chris Whong,帮助马里兰交通运输部从官网上搜集了公交的实时运行数据。这些数据后来被整合进了应用Transit,该应用涵盖近90个城市的交通信息,在巴尔的摩拥有约2万用户。

 

目前,美国政府已经率先推动核心部门的数据开放,希望通过社会创新来创造更大的社会福祉。奥巴马提出的“精确医疗项目”也就是希望冲破一刀切的医疗模式,在充分考虑个体基因、环境和生活方式差异的基础上,进行精确的疾病防控和治疗。这需要消除医院和医疗组织记录之间的差别化,并为创新保存充分粒度的信息。

 

“智慧公开”是美国的一项与市民消费相关的数据公开政策,该政策孕育了consumer.data.gov网站的诞生,社会创新人员可以利用网站上公开的联邦数据集来制作数据导向的选择引擎工具。

 

政府开放数据还催生了大量小企业创新创业的机会。古林举了一些他认为前景广阔的例子,比如BillGuard,该公司通过手机提供金融管理服务,它通过消费者在金融保护局的分享数据来使消费者免受虚假宣传和发票的危害。古林认为医疗领域的开放数据应用正在爆炸式发展,现在就有一款叫做Aidin的手机应用可以帮助出院的病人寻找合适的照料人员。该应用与医院和医疗体系合作,让病人直接找到合适自己病情的照料人员,省去了中间社工的行政工作程序。古林还提到了“数据慈善”的概念,他认为私企可以通过这个方法来践行自己企业的社会责任,这方面的数据包括环境数据、社会数据和政府数据。

 

然而,开放数据面临的问题也不少,其中有政府内部组织管理、人员认知水平以及成本收益考量方面的因素,也有数据质量清洗、数据隐私保护等更为复杂的问题。

 

随着首届开放数据研讨会的召开,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开始关注到开放数据所能带来的创新力量,同时也开始思索古林说提出的这些想法,如何在一个政治和社会形态完全不同的环境中进行本地化操作。

 

鉴于有利于大多数人幸福的重大社会创新比较容易发生在环保领域,古林认为,目前可供收集使用的开放数据主要是关于空气质量、水质和食品安全的。在中国,我们仍然可以不断地探索生态开放数据的构建战略。但古林也提到了中国的数据半公开现象,也就是说,中国的大学可以基于学术和科研目的优先收集和使用数据。


(载于《社创客》(5月)总第2期 44-45页)

文章评论(1

signed as

社创客

社创客=媒体+社区+孵化器
联接社会、商业、科技的跨国创新与创业社区,立足中国放眼全球,致力于关注发展中的社会、科技、环境问题,寻求商业化的可持续解决方案以解决社会痛点问题,探索新时代商业环境与模式的转变,推动中国社会创新进程的加速。

联系我们

北京市朝阳区新源南路6号
京城大厦2502室
419 7th Street NW , 3rd Fl.
Washington D.C. 20004

+86 84861231-610

info@sinovator.org

@2015 Copyright by 社创客 | Sinovator 京ICP备15015697号-1

document.write("3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