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富先老 —— 急需创新的中国养老行业

郑彤彤 2015-5-12



早在2009年,日本一家杂志就报道称:“中国将成为世界第一个步入‘老龄社会’的发展中超级大国。”

 

在人口日益老龄化和城乡发展差异化的中国社会,“养老”早已是一个困境重重的社会问题,却直至近几年才逐渐引起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数据已然告诉我们这一问题的紧迫性:我国自2010年开始,城乡空巢家庭即超过50%,农村留守老人约4000万人口,占农村老年人口的37%。在这个庞大的基数中,许多都是既无人照料亦无生活自理能力的“失能老人”。

 

更重要的是,老龄化问题并非一个浮于纸面的统计数据,它事关每个家庭及个人的生活境况。“失能老人”、“空巢老人”、“孤寡老人”,种种冷清凄凉的描绘无不在诉说“养老”这一原本中国传统家庭的重要功能之一,正在由于社会经济结构的变迁等原因遭遇前所未有的重大挑战。而从商业的角度来说,如此庞大的老年人群体和百业待兴的养老领域现状,也正是创新者和投资人急切关注的领域。

 

社创客的养老沙龙正是基于这一大背景环境,召集密切关注养老领域的教授学者、投资人、实践家,共同探讨社会养老问题,试图寻找出兼顾社会价值与商业价值的创新型解决方案。

 

花甲年华——首创社护养老模式

 

“失能老人”是养老服务业面对的刚需阶层。据专业人士结合全国人口普查数据做出估算,目前中国内地处于失能、半失能、失智状态,或超过80岁、确需照料的老人约有5000万。“一人失能,全家失衡。”相比于一般的健康老年人,失能老人所需的照料和看顾精力要大很多。但是,“久病床前无孝子”,单纯依靠家庭看护难以为继,而社会养老院、敬老院、社区养老中心等一般养老机构也拒绝接收这一群体。

 

成都“花甲年华”是友成基金会支持的社护养老服务项目,开办于2012年,其主要特点即在于专门为 “失能老人”提供服务。“我们服务的对象,一个是瘫痪者,半瘫、偏瘫、全瘫;再有就是高龄老人,80岁或者90岁了,有各种功能器官的弱化;第三个,就是需要术后康复的部分老人,以及非暴力性的轻度的老年痴呆者。这些是我们主要服务群体。”机构负责人于涛向大家介绍。

 

“花甲年华”首创了“社护”养老模式——服务对象与服务人员均来自本社区。社区护理,不仅在于让老人得到专业的私人护理,更重要的是其根植于本社区的地缘优势,最大限度地照顾到了老人的心理承受,使年迈老人不至于有被子女遗弃、脱离熟悉社区生活的孤独无依之感。在本社区的养老机构生活,老人们既没有远离子女家人,也能够正常维系自己以往的社交和人际关系,得到较多探视与安慰。

 

在沙龙当天现场,“花甲年华”负责人于涛详细阐述了其服务理念与经营现状。他表示,作为1020张床位的微型护理中心,“花甲年华”具有管理人员培训成长速度快,模式可复制推广等优势。目前该机构的标准化护理模块是“339形式”,即3种护理形式:日托、全托和居家服务,3班倒8小时工作制度,以及9大类的服务内容,这一护理模块的研发是为了把服务质量细化标准化,方便该社区微型养老护理的模式能够得以复制与推广。

 

社护养老如何更好发展

 

与会者认为,作为“小而美”的社区微型养老机构,“花甲年华”倡导的是给予每一个老人以个体的尊严和照看,正是这一正确理念使得它的发展壮大迎合了社会价值的需求,因而有着被充分看好的市场前景。

 

同时,在场的各领域专家也指出了一些有代表性的亟待解决的问题,并积极商议对策。

 

首先,社区护养机构面临的最大问题是资金来源及经营成本。

 

资金来源虽然多样化,有政府资金,有企业资金,但主要还是依靠政府资金在推动做养老服务、养老机构,采取了“公建民营,民办公助”的方式。“花甲年华”当前的资金来源主要是政策支持和个人筹资。于涛介绍,得益于当地政府的社区政策,“街道办要求每一个街道开办一个社区养老中心完成任务指标”,因而该机构得以获取拥有十个床位的场地开办试点,目前已在成都市拥有三个社区试点,并计划在今年内推广这种社区失能老人微型的护理中心的连锁模式,在成都市开办45个点,运营80100张床位。场地方面基本可以依托政策得到有效解决,而包括人力成本在内的经营维护成本,则需要通过规模扩张提高盈利等方案在后期着力,突破瓶颈。

 

其次,面临着社会企业身份和商业价值的平衡问题,这也是一般性社会企业、部分公益组织经常遇到的认知和定位难题。

 

商业投资相对更倾向于养老社区、养老住区的形式。现在养老社区有个很大的特点:要有成熟的良好的商业模式,才能吸引更多的商业资本来介入。养老服务和机构投入产出比相对于很多行业来说比较弱,投入比较大,回收期比较长,导致很多投资者对这方面的兴趣不是很高。在传统眼光下,社会性企业的主要功能是解决社会问题,似乎一谈及商业价值即被视为偏离初衷。

 

事实上,这里存在着一个认知误区。友成基金会王平理事长指出,社会企业的定位是依据企业目标决定的,而商业只是一种运营形式,是一种解决问题的方法,若借助商业办法能够使社会企业得到更好的运转,使得社会效益与商业价值共赢,何乐不为。社会企业固然可以依托外界资助得以维持,但自力更生才是长久之计,也更能够获得推广以服务更多人群,规模化地解决好更多社会问题。王平理事长也着重提到,友成基金会已制定社会创新型企业的3A价值理念,可以给予社会企业一套可参照的评判标准。

 

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的袁瑞军教授则提出,老年人的护养是大部分家庭的刚需,针对不同阶层均有不同的议价空间。找到适合复制的模式后迅速推广,提高服务质量的同时提高收费,以及扩充更具针对性的服务类别,都是这类机构的发展方向。

 

在明晰企业定位和价值认知之外,养老护理的创新模式还涉及从人员培训到盈利空间、商业模式等一系列问题。有待该领域的实践者、学者和投资者并肩进行下一步探索。社创客也会在后续推出相关活动及文章。

 

养老行业创新空间巨大

 

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的袁瑞军教授提出,有调查显示人一辈子80%的钱花费在临终前疾病治疗上。所以老年人的护养是大部分家庭的刚需,并且随着社会老龄化程度的加剧,这种群体性需求会愈发显现。

 

与这种旺盛的需求相比,中国大城市养老体系存在巨大缺口。据2013年媒体报道,北京的一些养老院床位已经排到了100年后,某养老院的1100个床位目前已有1万余名申请人在排队等候。

 

传统居家养老方式在当前社会环境下不断衰退,目前,中国家庭规模小型化、家庭结构多样化,除了“421”家庭已呈主流趋外,还有丁克家庭、单身家庭、单亲家庭、空巢家庭等多种类型。因此,社会化的养老方式创新空间巨大。

 

众人公认,养老行业是当仁不让的朝阳产业,也是主体性的投资机会,投资者普遍比较关注可持续的商业模式以及政府政策的支持程度。如何打造可行的商业模式,让这种商业模式可以可持续地发展,是个比较大的考验,只有这样,才能吸引更多的资本和投资。但目前所能看到的成熟商业模式微乎其微。

 

关注与投身养老行业,既是相关企业转型升级的路径,又是体现社会责任的载体,可谓是兼顾社会效益与商业价值的义利双赢之举。期待有更多的创新者与投资者持续关注养老市场新动向,把握行业蓝海中的机会,惟愿老有所养,老有所依。

 

小贴士

 

1老龄社会

 

根据联合国标准,65岁以上的人口比率超过总人口7%,就被称为“老龄化社会”,超过了14%就被称为“老龄社会”。照此说法,中国在2001年就已开始进入老龄化社会,到了2024年至2026年前后,中国将彻底进入老龄社会。

 

2失能老人

指丧失生活自理能力的老人。按照国际通行标准分析,吃饭、穿衣、上下床、上厕所、室内走动、洗澡6项指标,一到两项“做不了”的,定义为“轻度失能”,三到四项“做不了”的定义为“中度失能”,五到六项“做不了”的定义为“重度失能”。

 

3 421家庭

即四个老人,一对夫妻,一个孩子。随着第一代独生子女大多已进入婚育年龄,这种“倒金字塔”的家庭结构模式开始呈现出主流倾向。


(载于《社创客》(7月)总第3期 20-21页)

文章评论(1

signed as

社创客

社创客=媒体+社区+孵化器
联接社会、商业、科技的跨国创新与创业社区,立足中国放眼全球,致力于关注发展中的社会、科技、环境问题,寻求商业化的可持续解决方案以解决社会痛点问题,探索新时代商业环境与模式的转变,推动中国社会创新进程的加速。

联系我们

北京市朝阳区新源南路6号
京城大厦2502室
419 7th Street NW , 3rd Fl.
Washington D.C. 20004

+86 84861231-610

info@sinovator.org

@2015 Copyright by 社创客 | Sinovator 京ICP备15015697号-1

document.write("8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