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公益创投:多样化的发展模式



公益创投是什么?

 

在深入探讨欧洲公益创投之前,我们先对其定义加以明晰。公益创投的含义在世界范围内并没有统一界定,而是在实践中演变和发展。在欧洲,尽管鉴于各自特有的法律、制度、文化和历史背景,公益创投在各国呈现出不同形态,但也表现出的一些重要共性,使其区别于其他类型的公益和社会投资:

 


  • 高度参与 受助企业管理层和公益创投家之间建立起事必躬亲的合作关系。
  • 组织能力建设 以投资核心运作成本而非个人项目的方式搭建组织的运作能力。
  • 专项融资 采用一系列专为受助组织定制的,包括政府补助、债权和股权在内的融资机制。
  • 非经济支持 提供战略策划等增值服务来加强管理。
  • 网络参与 通过网络渠道为被投资者提供技能和资源的完善。
  • 多年支持 用三到五年时间支持有限数量的组织,待其财务或运营稳定后退出。
  • 效绩衡量 重视好的商业规划、可衡量的结果及阶段性成绩,增进财政问责与财务透明度。


 

正是这一系列特征——而非融资工具的使用(补助、债权或股权)或受助组织类型(盈利或非盈利)——决定了欧洲公益创投大本营中真正的局内人。因此,在欧洲,无论是社会投资人士,还是与被投资者休戚相关、更注重社会效益而非经济回报的纯资助人,二者都是公益创投者。

 

在美国,大多数公益创投人士都致力于向NPO(Non Profit Organization非营利组织)提供捐款,与此不同的是,欧洲50%以上的公益创投人士都以债权、股权而非捐助的形式开展公益。许多欧洲公益创投者会投资社会企业和商业机构,而非公益组织。

 

放眼欧洲,公益在社会中扮演的角色要比美国小很多。在欧洲,公益在国民生产总值中只占据0.1%1%的份额,在美国却达2%之多。并且公益创投在欧洲整个公益行业也只占一小部分。欧洲公益创投协会(European Venture Philanthropy Association, EVPA2012年进行的行业研究表明,61位欧洲公益创投受访者的年支出为2.78亿欧元,这一数字仅占欧洲6万家基金会460亿欧元基金总和的一小部分。总共,欧洲约有80100家公益创投组织和大量相关组织。(见文后“部分欧洲公益创投组织列表”)

 

欧洲公益行业分散而多样,并且国与国之间差异显著。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历史、文化、社会条件及不同的法律框架和条例,政府在社会领域的参与度也有所不同。这些差异最终造就了多样的公益活动模式。

 

对欧洲公益,一种比较成熟的分类方式是以行业规模及其与政府的关系为基础,分为四种不同模式:

 

1英国-自由主义模式

 

社会部门(有别于政府和商业企业的组织和团体,也称第三部门)规模相对庞大,承担了5%的就业,主要致力于提供社会服务,特别是教育、健康和社会福利领域。尽管社会部门近一半的资金来源于与政府签订的合同,但基于历史原因他们在很大程度上独立于政府管制。社会部门也有大量收入来自收费项目,仅有一小部分资金来源于私人捐赠和资助性质的基金会。英国在公益慈善事业上有非常强烈鲜明的传统,其占国民经济总值的比重为欧洲之最。

 

在英国,自由主义公益占主导地位,这里的公益创投和社会投资比欧洲其他地区成熟得更快。浓厚的风险投资和创业传统,加之发展健全的公益部门,使英国成为孕育公益创投的一片沃土。事实上,英国的公益创投组织已经构成了相当完善的生态系统,涵盖了BridgesVentures,Big Issue Invest Venturesome等社会投资机构,以及CAN Breakthrough, Impetus-Private Equity FoundationCIFF等公益创投机构。社会企业部门发展迅速,有许多好的公益组织亟待被投资。并且,有大规模政府项目来促进和扶持公益创投(如大社会资本Big Society Capital)。在公共部门支出紧缩的新时代,这一趋势将不断继续,因为政府会竭力推进用更节约的方式提供社会服务,名为“为结果买单”模式的社会影响力债券就是其中一种创新。鉴于此,公益创投和社会投资很可能在英国持续增长。

 

2法德-福利伙伴关系模式

 

在德国、法国、荷兰、比利时、西班牙等国家,社会部门的规模很大,承担了5%以上的就业,并且主要由提供社会服务的机构组成。社会部门主要由政府主导并提供补贴,政府的投入最大,占社会部门的基金总额一半以上。出于历史原因,社会部门和政府间关系紧密,并相互依存。这些国家的公益慈善事业的规模一直不大,在国民生产总值中占比不足0.3%

 

在这些国家,如法国、西班牙和德国,社会企业和公益创投活动才刚刚起步。在这个领域零星出现少量私人或个企开展的具有示范意义的项目,社会企业和公益创投的吸引力在加强,但仍不具规模。以西班牙为例,三年前还未出现针对社会企业家的公益创投基金。如今,当地理事会正在经营社会企业项目,La CaixaBBVA CaixaCatalunya这样的大企业也已建立专项拨款及社会投资项目,ESADEIESE这样精英商学院还打造了社会企业项目,与此同时,一些私人社会影响力投资基金也已成立。即便呈现出积极势态,发展仍面临阻碍:基金会过分保守,缺乏建立并支撑这些混合项目的人力资本。在这些国家,公益创投仍处于构建阶段。社会企业或社会投资究竟是什么,特别是其定义是否应涵盖大型历史性合作部门的问题上,仍存在着巨大争议,有些人认为除组织架构外,这些部门并未显得十分“社会化”。在法国,非营利组织Finansol正在寻求建立更为严谨的定义以及标准体制,让投资人的资金更有的放矢。

 

在合作关系模式的国家中,政府项目和公益领域的特殊性深切影响着公益创投和社会投资的本质属性与发展历程。例如,法国2008年通过了一项新法,要求所有公司投入固定储备金和参与退休计划,来共同建立团结基金(asolidarity fund),为法国政府所指的“团结事业(asolidarity business)”投资。在失业率居高不下的西班牙,社会企业部门高度偏向于促就业项目。那些曾为西班牙社会部门提供大量资金的储蓄银行如果收缩或私有化,很可能会带来浩劫,但同时也会催生需求,即发展更多公益创投来提供可持续的融资方式。

 

3北欧-社会民主主义模式

 

在瑞典等北欧国家,社会部门规模很小,承担了不到3%的就业,以志愿参与为基础,资金来源主要是会员会费而非政府拨款。由于国家扶持和实施的社会福利项目已经非常全面深入了,因而NPO可以服务的空间往往非常狭窄。社会部门还以社团文化为基础,NPO的作用往往是满足政治、社会及娱乐利益诉求。其社会部门很自然独立于政府的管理,但较为薄弱的公益基础使其规模和影响力受到局限。

 

在社会民主主义模式的国家,如瑞典和挪威,创业文化与公益创投相随相生。但由于是高福利国家,公益很难在公民社会中扮演重要角色,因此公益创投一直在寻求扩大影响力。这一状况可能有所转变。近期一些备受关注的项目已开始让社会企业及公益创投崭露头角,例如挪威首富约翰·H.安德烈二世(Johan H. Andresen Jr)投资创建的菲尔德社会创业基金。

 

4东欧-发展模式

 

在捷克、波兰、斯洛伐克和匈牙利,社会部门规模很小,承担了02%的就业,就资金来源而言,对私人慈善的依赖程度要超过其他国家。尽管社会福利开支相对较高(社会主义国家的历史沿革),政府并未同公民社会形成密切关系,倾向于自己管理并提供服务,很少与社会部门合作。这种情况有所好转,在经历多年压抑之后,NPO寻求独立的呼声愈发强烈。这些国家并没有深厚的公益传统,而公益环境对孕育和资助NPO成长而言确实非常重要。

 

在这些发展模式的国家,尽管NESsT这样的组织拥有强大势力,公益创投仍在夹缝中谋发展。这些国家大多历经多年集权统治,公益部门力量薄弱。它们也同样囿于短视,缺乏冒险精神,给商业和公益都带来了不利影响。与此同时,政府渐渐在社会部门占据上风,很可能使私人项目遭遇排挤。

 

发展趋势

 

或许欧洲公益创投最独树一帜之处正在于其活跃多样、遍布各国。欧洲蓬勃发展的公益创投往往表现出“实质创投,名义传统”的特点。这些项目并不会以公益创投的名义进行,其发展主体也多为传统基金会、企业慈善、公共政策项目和影响力投资人,而非专业公益创投组织。因此,与世界其他地区,尤其是与美国相比,欧洲公益创投更加异彩纷呈。

 

虽然发展前景可喜,但欧洲公益创投成长面临的一个最大风险是欧洲财政问题,进入该领域的基金规模将继续紧缩。公益创投还处于萌芽期,若基金规模长期受限,发展将徘徊不前。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这一财政问题也有反向作用,促使政府将公益创投作为应对社会问题的备选方案。欧洲各国政府正积极尝试用基于社会企业和社会企业家的模式来支持和提供社会服务,而非依赖传统社会民主或社会福利资金模式。这些新的政府措施可与蓬勃发展的私人公益创投相结合,以为欧洲社会变革铺平道路。

 

部分欧洲公益创投组织列表


文章评论(1

signed as

社创客

社创客=媒体+社区+孵化器
联接社会、商业、科技的跨国创新与创业社区,立足中国放眼全球,致力于关注发展中的社会、科技、环境问题,寻求商业化的可持续解决方案以解决社会痛点问题,探索新时代商业环境与模式的转变,推动中国社会创新进程的加速。

联系我们

北京市朝阳区新源南路6号
京城大厦2502室
419 7th Street NW , 3rd Fl.
Washington D.C. 20004

+86 84861231-610

info@sinovator.org

@2015 Copyright by 社创客 | Sinovator 京ICP备15015697号-1

document.write("9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