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伯特与小黄豆:从社区基金到社区基金会

杨文 2015-6-12



从基金到基金会

 

20141214日,89名“蛇口人”每人出资1000元凑起8.9万元,发起成立了“蛇口社区公益基金”(以下简称公益基金)。公益基金的愿景是:立足“蛇口”和“社区公益”,成为一个社区社会组织的服务支持平台,以募集到捐资善款支持社区居民的参与式治理、公共环境保护、地方史迹文化维护,推动民间文化、教育、艺术发展,提倡公民共同担当公共事务,让蛇口成为最适合人类工作和居住的地方。

 

在成立以来的四个月里,公益基金初步建立了工作队伍、工作制度和网络平台,引进了台湾慈济的垃圾分类环保站,组织了“蛇口沙龙”、《我和袁庚》图片展、袁庚98岁生日祈福等活动。

 

有了公益基金,也成功开展了诸多活动,为什么还要成立基金会?从基金到基金会,一字之差,差的是一个独立的社团法人资格。

     

蛇口社区公益基金在管理上独立于政府和企业,但在组织结构上却是招商局慈善基金会下属的子基金。为了更规范地开展公益活动、扩大公益活动规模,201548日,公益基金理事会通过“蛇口社区公益”的公众号发出了关于成立蛇基会的公告,向现在或曾经在蛇口地区生活或工作过的,且对于基金会劝募书中所阐述的理念和做法有认同感的人士发起了募捐。截至62日采访当天,39.9684万元的自然人捐款已经进入募捐帐户,再加上不少于60万企业承诺捐款,已经基本达到深圳市关于社区公益基金会100万元的注册资金下限。

 

蛇基会的注册募捐可以说直接受益于20143月出台的《深圳市社区基金会培育发展工作暂行办法》。在暂行办法中,社区基金会的登记门槛由200万元降低到了100万元。

 

可以说,这个仍处于六个月试行期内的暂行办法,在从紧或从松的方向上任意的一个小步伐,都可能对蛇基会,也会对深圳已经成立或酝酿成立的小型社区公益基金会产生重大影响。

       

目标与行动

 

“成为一个社区社会组织的服务支持平台”是蛇口社区公益基金的定位,蛇基会也沿袭了这个定位目标,计划在未来支持蛇口的自组织组织好服务蛇口社区的各项活动。在这个目标下,蛇基会发起人已经新成立了一个相当于大学里社团联合会的蛇口社区组织联合会,致力于与社区内的自组织积极合作,了解各个自组织的活动,发掘其中的优秀组织和项目。而蛇基会则将为这些甄选出来的社区优秀自组织和优秀项目提供资金支持。通过社区组织联合部与蛇基会分工合作的模式,提升蛇基会对社区活动的支持成效。

 

为了推动蛇基会的另一大目标——提倡市民“公共事务,共同担当”,基金会发起人将建立一个属于基金会自己的网站。“网站将会作为蛇基会的一个重要宣传渠道,连接线上和线下,在线上聚集人气,在线下组织活动。同时,也要把对基金会的项目管理展现到网站上,实现项目可视化,方便市民了解基金会的各个项目以及项目的各个流程,并且可以进行点评、提出意见和想法。”负责网站搭建的理事张鑫介绍。

 

怎么设定目标,怎么组织行动,都必须有一套规章制度作为支撑。蛇基会承袭蛇口公益基金,遵照罗伯特议事规则开展议事和决策。罗伯特议事规则的核心内涵,是大家一起好好说话,不作无谓争执,并形成平衡、对领袖权力的制约、多数原则、辩论原则、集体的意志自由等核心原则。事实上,早在民国时期,孙中山就曾亲自翻译过罗伯特议事规则,取名《民权初步》。按照胡适的评价,《民权初步》的重要性远胜过孙提出的《建国方略》和《三民主义》。但对现代国人而言,听说过罗伯特议事规则的人显然比听说过三民主义的人要少得多。

 

在理事选举的问题上,蛇口社区公益基金按照民主选举原则,分两轮选举7名理事。第一轮选举中,89名出资人借助微信投票,从两种选举办法中选出了大多数人认同的投票办法。之后,11名提早报名并公示了个人资料、竞选纲领的候选人当众做一个约3分钟的竞演讲。最后,按照选举办法,出资人通过投“小黄豆”的模式,最终选出7名基金理事成员。所谓“小黄豆”并非真实的豆子,而是投票人在现场领取的小礼品,通过将小礼品投给自己中意的候选人来完成选举过程。投“小黄豆”是中共历史上十分重要的一种民主选举形式,也是中共延安时期当时向广大文盲、半文盲的国民普及民主选举的一项重大举措。选择“小黄豆”的实物投票模式,也是蛇口社区公益基金对历史上蛇口民主治理的一次致敬。

 

对于运行过程中的这一系列治理方式,公益基金认为,体现了基金“具有鲜明的蛇口特色和强健的蛇口基因”。

   

社区基金会的共性与个性问题

 

对于任何一个决定创业的组织,活下去都是第一位的问题。社会创业也不可能例外。蛇基会所遇的很多优势与限制,也正是社区公益基金会所普遍面临的客观条件。

 

据负责募捐项目的理事陈安捷统计,在蛇基会的注册资金募捐中,39.9684万元自然人捐款累计来自299人,321人次。不管按捐款人次计,还是按每人捐款的数额计,捐款中位数都是1000元。千元捐是蛇基会中产公益的特色。

 

在众多的捐款者中,一位于2010年退休,募款期间正在台湾旅游的蛇口居民吴大辉发去信息,承诺捐赠700元。他在信息里写道:“此生抱着追梦的理想来到蛇口,寄居于这片土地三十载……我愿向蛇口基金捐款人民币柒百元。7,是神的数字,是《圣经》的吉祥数。700元,也是我养老金每月的十分之一;《圣经》所教导的什一奉献,乃是我之所愿!”总体上,蛇口居民的收入水平、慈善意愿和对本地的文化认同感,相比全国而言,都是比较高的,这也是蛇基会生存的一个重大基础。

   

即便如此,募捐挑战仍然巨大。在社区公益基金成立以前,蛇口人曾经开展过两次访老众筹。在蛇口社区公益公众号323日一篇题为《访老峰回路转,呼吁力挺众筹》的宣传稿里,组织者这样写道:

“连续两次众筹后边际效果递减,网下措施未同步跟进的访老众筹二期,期限只有一周了。筹款进度达65%还算凑合,支持人数才25人,离开一期的97人支持,差距很大。作为家居养老这项长期重大的公益工作,访老只是小小的起步。一月以来,直接经验和正面进展不如预想,间接效果和负面挫折超出估计。所以,配合的宣传一直低调。

    “……

    “现在,紧急呼吁爱心人士支持,力挺本次众筹成功!有钱的出钱重要,有力的出力更重要!各位看到本消息者后,带动三五人,捐上微小款,人气目标就可如期达到。”

 

按照张鑫理事的介绍,此次注册募捐中的所获善款将决不用于资本运营,而将全部投入公益活动当中。到下一年度,则会重新开展一场新的募捐,为基金会的运作补充资金。

   

蛇基会的募捐活动是否也会遭遇类似“边际效果递减”,仍不可知。毕竟,募捐的成效不仅取决于蛇基会人士服务社区的热情,更直接决定于其工作人员的服务能力、最后的公益活动效果,以及募款对象对活动效果的满意程度。

  

社区公益基金会运作的最大难题也在于此。不同于政府背景的社区居委会等永不断奶的居民组织,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社会组织自出生起就面临着永不中断的严峻考验。当前,高层政府反复出声要加大向社会购买公共服务的力度,《深圳市社区基金会培育发展工作暂行办法》中也专设一章列举对社区公益基金会的支持与保障,其第二十四条写道:“各区(新区)民政部门及街道办事处应采取项目购买、项目补贴和项目奖励等方式,鼓励社区基金会承接公共服务项目,并为社区基金会提供必要的办公场地和设施。”

   

据基金会理事长谭子青介绍,南山区政府有意于最近召开协调会,将属地的四海公园茶馆交给蛇口的社会组织做“蛇口公益之家。”这些支持措施如果能够切实贯彻到底,也许将会开启一段社区内社会创业的好时光。


(载于《社创客》(7月)总第3期 27页)

文章评论(1

signed as

社创客

社创客=媒体+社区+孵化器
联接社会、商业、科技的跨国创新与创业社区,立足中国放眼全球,致力于关注发展中的社会、科技、环境问题,寻求商业化的可持续解决方案以解决社会痛点问题,探索新时代商业环境与模式的转变,推动中国社会创新进程的加速。

联系我们

北京市朝阳区新源南路6号
京城大厦2502室
419 7th Street NW , 3rd Fl.
Washington D.C. 20004

+86 84861231-610

info@sinovator.org

@2015 Copyright by 社创客 | Sinovator 京ICP备15015697号-1

document.write("7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