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益公司:美国社企运动新亮点



20151月,新罕布什尔州成为全美第27个通过共益公司法案的州。在该法案通过后不久,总部位于该州 Gilsu 小镇的 W.S. Badger Co. Inc 变更成为该州第一家共益公司。这是一家生产天然有机化妆品和护肤品的公司。作为一家拥有二十多年历史的家族企业,它自成立之时起就将可持续生产和创造雇员归属感作为其经营理念:为了降低生产对环境的影响,该公司要求其超过25%的供应商使用再生材料及节水系统,同时不断提升其包装材料的可循环利用比率;公司为员工提供健身房和瑜伽房,员工也可以将年幼的子女带到公司提供的日托场所。在完成共益公司注册后,该公司联合创始人Rebacca Hmilton说,“共益公司的法律形式将更有利于Badger公司履行既有的公司使命”。

 

遭利益要求绑架的社会企业

 

作为一种全新的法律框架,共益公司制度是美国社会试图利用营利性组织模式解决社会问题的又一次创新尝试。众所周知,追求利润和股东价值最大化是传统企业经营的主要目标。英美案例法中通常援引 Dodge v.Ford Motor Co.作为代表传统公司追求股东利益最大化准则的代表性的案例,该案例将传统公司宗旨阐述为:“商业公司应该将增加公司利润和股东收益作为其商事行为的目的”。但是,随着传统企业不断发展而来的是生态恶化、收入差距扩大、全球性经济危机以及人权、贫困和教育等诸多复杂的社会问题,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探索能够平衡经济利益和可持续发展的新方式。

 

在这一探索过程中,社会企业一方面致力于解决社会问题,另一方面又强调自身商业模式的良性运营以支持财务的可持续性,这些区别于传统商业企业和公益组织的特点,使社会企业成为不少人用于解决社会问题的新方式。但是,尽管社会企业的热度不断增加,但其发展过程也非一帆风顺。当“企业”“公司”这样的字眼进入人们的视野时,大多数人想到的很可能是“商人”和“趋利”;而在公益领域里,很多人则带着英雄主义色彩看待公益事业和社会组织,并不喜欢将公益与商业的东西联系起来。这些固有的思维模式常常使社会企业面临重重障碍。此外,在社会企业成立和发展的各个阶段,传统公司法律责任和决策机制的限制、追逐经济利益的投资者们所施加的压力、因未能有效实现股东利益最大化可能导致诉讼的法律风险等因素,都可能驱使企业日渐偏离原本的公益目的。

 

联合利华于 2000 年对美国冰淇淋公司 Ben&Jerrys 的并购经常被引用于这一领域的讨论。成立于 1984 年的 Ben&Jerrys 是一家知名的社会企业,该公司每年均会将自身 7.5% 的税前利润捐赠给基金会,以支持当地的各种社区服务计划;此外,公司更是制定了不裁员的雇佣政策。2000 年联合利华对 Ben&Jerrys 提出收购要求。由于担心被收购后联合利华将以“利润最大化”的信条迫使公司管理和经营活动转型,其创始人拒绝该收购提议。但是在联合利华提起起诉后,法官裁定 Ben&Jerrys 拒绝该收购提议违反了公司作为传统企业应履行“追求股东利益最大化”的义务,因此迫使其接受此项收购。因此,不少社会企业家不得不面临着应该将企业注册为何种形式的法律机构的选择,以避免社会企业在早期成长或发展阶段,被传统“股东利益最大化”的法律要求所绑架,继而无法继续创办时所确认的社会使命。

 

应运而生的共益公司制度

 

共益公司制度正是社会企业在发展过程中为解决此类矛盾而出现的创新法律形式之一。“共益公司”与非公益性组织 B Lab 所倡导的“B Corp”公司紧密相关。B Lab 是一家从企业的社会与环境整体影响,以及企业的可靠性和透明性等方面对申请企业进行评估的机构。对于通过 B Lab 评估标准的企业,可以获得为期 一年的“B Corp”公司的认证资格。随着这一概念在全美得到不断普及,B Lab 也 开始呼吁各州立法机构为这种类型的企业开创合适的法律体系,以帮助企业进一 步发展,这推动了共益公司这种法律制度的萌生。自从马里兰州于 2010 年起通过第一个共益公司法案,全美迄今为止已经有 27 个州通过了共益公司法案。

 

从广义上说,共益公司属于社会企业的一员。但是,与其他各种类型的法律创新形式,包括低利润有限责任公司(L3C)、弹性目标公司(FPC)、社会目的公司(SPC)等相比,共益公司以其全面的董事会问责性和透明度上的独特标准,满足了投资者、政策制定者、消费者和社会企业本身对于公司制度的多重要求,成为目前美国社会企业运动中备受瞩目的新亮点。

 

与传统形式的公司制度相比,共益公司制度将企业的社会使命和责任注入到企业的 DNA 中,并以法律的强制力要求企业将社会利益放置于与财务利益同等地位。作为一家共益公司,它可以选择除财务回报以外的领域作为企业的经营使命,因此该制度要求企业董事和管理者在决策时对非股东人员的利益加以考虑,包括雇员、职工、子公司、供应商、消费者、社区、社会、环境等商业利益以外的因素, 这就给予社会企业家更大的决策弹性。在全美多个已经通过的共益公司法通常要求企业必须在公司章程中声明企业的社会目标(Social Purpose Statement),该声明可为概括性或具体性说明。大多数企业的社会目标通常与公共利益相关,如 低收入人群保障、环境保护、公民健康、雇员福利以及科学艺术知识普及的教育 等方面。通过将环境、员工、社区等非股东因素纳入公司对股东的信托义务中,共益公司制度保障公司在其整体目标、具体决策和日常运营过程中全面、持续地实践其对于社会目标的承诺。换句话说,当公共利益与企业的股东权益相冲突时,共益公司制度能够保障企业决策者维持其作为社会企业的初衷,而无须纯粹根据股东利益最大化的依据进行决定。就前述联合利华对 Ben&Jerrys 的收购案来说,尽管收购之后,联合利华也采取了一系列措施继续保持 Ben&Jerrys 作为社会企业的经营理念和模式,但是无可置疑的是,如果社会企业可以作为共益公司的形式存在,更多强调财务利益之外的其他利益,此类并购交易的结果将会迥然不同。

 

此外,作为共益公司问责制的组成部分之一,法律通常授予股东额外的诉权, 即针对公司未能够实施社会使命时提起诉讼。但是各州的共益法案也允许公司在其组织文件中免去董事因未能恰当执行其社会目标而引起的金钱债务责任,从而使共益公司无须承担未知的责任和风险,从而能够保护社会企业家的积极性。

 

共益公司制度的另一个特点在于公司需根据某项综合、可信、独立且透明的第三方标准,对外公司过去一年的整体社会和环境影响进行披露。通常情况下共益公司可以根据自身企业性质选择合适的第三方认证公司。目前,许多共益公司还设有共益执行官(Benefit Director)这一职位,专门负责准备年度报告,并对公司的运营活动是否与其一般或特殊公共利益目标保持一致发表独立的意见。

 

作为一项创新型的法律框架和制度设计,共益公司满足了进步的投资人和社会企业家对企业社会责任的诉求。越来越多的社会精英希望从事具有社会责任感的工作,而风险投资家们也不再单纯仅仅追求企业的短期价值,而更愿意寻找那些致力于以创新方式解决社会问题的创业企业,而共益公司制度为社会企业家们提供了用于吸引人才和投资者的独特的法律形式。同时,由于共益公司制度以法律的强制力要求企业履行既定的社会使命,也反过来为普罗大众和投资者们提供了更可信的标准来选择一家真正的社会企业。从立法层面来说,共益公司制度是美国社会中一项自下而上产生的创新体系,体现了公司、管理者、专家团队等相关利益者之间的合作。国家与政府在这一过程中仅提供宽泛且具有弹性的法律框架,而由社会企业家、投资者、专家团队、第三方机构等通过不断的实验与实践,逐渐摸索出具体的政策,从而保证政策能够应对不断变化的实践情境,创造出一种由相关利益者持续互动的立法过程。

 

中国语境下的社会企业

 

目前,我国还未出台任何针对社会企业的特定法律形式的规定。尽管目前国家鼓励并且逐步引导私有资本进入公共服务领域,且公司法也引入部分企业社会责任的法条,但是法律形式的缺失也妨碍了社会企业的发展。此外,作为董事问责机制的核心,股东衍生机制自 2006 年公司法被引入我国法律体系。但是由于股东在公司治理中长期处于消极地位,上市与非上市公司均存在股份集中于个别股东等情况,因此该机制的实施效果尚弱,也进而导致我国的董事问责机制尚薄弱。在没有完整的社会企业法律形式的保护下,社会企业家们很可能面临无法平衡社会使命与财务利益的困境。这些均是我国社会在社会企业发展道路中有待借鉴与解决的方法与问题。


(载于《社创客》(7月)总第3期 56-57页)

 

文章评论(1

signed as

社创客

社创客=媒体+社区+孵化器
联接社会、商业、科技的跨国创新与创业社区,立足中国放眼全球,致力于关注发展中的社会、科技、环境问题,寻求商业化的可持续解决方案以解决社会痛点问题,探索新时代商业环境与模式的转变,推动中国社会创新进程的加速。

联系我们

北京市朝阳区新源南路6号
京城大厦2502室
419 7th Street NW , 3rd Fl.
Washington D.C. 20004

+86 84861231-610

info@sinovator.org

@2015 Copyright by 社创客 | Sinovator 京ICP备15015697号-1

document.write("6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