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机遇和挑战

顾小双 2015-7-21


2015520日的这一天,阿里巴巴举办了首届“全球女性创业者大会”,这场囊括好莱坞明星及母婴电商Honest创始人杰西卡•阿尔芭、滴滴快的公司总裁柳青和雅虎首席发展官杰奎琳•里塞丝等众多领域杰出女性的峰会,饱含情感力量地向世界宣称“女人是这个时代的主力军”。这在过去可能被视为笑谈的话,在今天却绝非妄言。

 

在阿里巴巴的平台上,70%的买家是女性,更有55%的卖家是女性(2013年),在这个以阿里巴巴为首的互联网经济中,女性已经拥有决定性的优势。包括马云也认为,我们走进了“她”的时代,女性在社会的各个领域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不局限于在谋求一个职位,甚至更希望拥有自己的企业,而时代也正为“她们”注入可能,带来机遇,掀开女性创业的新篇章。

 

我们走进了“她”时代?

 

“女性”,这个字眼究竟意味着什么?在很多人的眼中,“母亲”和“妻子”似乎是对女性社会角色的最佳形容;在传统的经济环境中,女性更多地与柔弱、低效和偏听偏信挂钩;以往人们谈到的女性,更多地被置于弱势群体中,从号召着“妇女解放”的字眼仿佛都能感受到“压迫”的禁锢。千百年来的变迁,从农耕时代过渡到工业时代,力量的需求与集体化的生产一点一滴将女性边缘化进行到底,家庭的召唤与社会的排斥让女性过早地离开了工作岗位,无论身处美国还是非洲,全球的女性们巨大价值被隐藏甚至埋葬。

 

今天,我们更多地谈女性发展与女性创业,当信息资源不断上升为重要的战略资源,性别在经济活动中产生的鸿沟被不断变小,互联网的发展和信息知识经济产生的巨大力量,已经将女性作为一个群体从边缘化拉回到世界乃至时代的舞台中央。在这样的时代中,谈女性创业再不是为了“帮助”或是“扶持”,更重要的意义是获取更为显著的经济回报,甚至可以看作一项投资。进入二十一世纪以来,女性的价值慢慢被看到。2008年,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报告指出,“1995年以来,欧洲总体就业率增加的一半和年均增长率的四分之一要归功于缩小男性和女性在就业率上的差异。”在日本经济衰退的时期,女性更多地参与到劳务市场时,经济停滞的情况明显减缓了,避免了更为严重的衰退。在拉丁美洲,报告指出因女性投入工作使得核心家庭的贫困率由200740%下降到26%。联合国妇女署反复强调性别在工作中平等的重要性,他们也发布了令人担忧的数据,据估测“由于女性缺乏必要的就业途径,一年有超过400亿美元的损失”。

 

可见,激励、帮助女性积极参与经济活动所产生的价值是不言而喻的,这被很多组织和个人简单解读为帮扶女性就业,那么女性的经济价值可能面临又一次埋没。当一些机构做经济管理案例的研究中发现,“女性经理基于对市场与消费者需求更多的理解,有助于公司的绩效”,性别多元化的董事会也能够通过更为宽广的视角来完善企业内部的治理,有益于公司的发展。2009年女性商业研究中心(The Center for Womens Business Research)发现女性拥有的企业对美国经济的贡献大约在3万亿美元左右,并且创造出了2300万个工作岗位。诸多证据表明,女性企业家在创新方面的表现和男性企业家同样出色,当为女性创业提供帮助时,对于实现稳健和可持续发展的经济增长有着重要的意义。

 

在采访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CDRF)副秘书长方晋博士的过程中,他也谈到挖掘性别红利对于经济增长的重要意义,“即使世界范围内的女性创业的内、外部环境相去甚远,无论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的差距,亦或是发展中国家内部由于发展不平衡产生的鸿沟,都给各国的女性创业带来不同的机遇和挑战。但这不妨碍将女性视角纳入政府与社会扶持范畴后带来的经济增长的可能”。

 

信息时代结合互联网扩张为女性创业搭台

 

当人类进入以信息和知识作为本源的时代、互联网不断扩张形成的经济架构中,不同于以往商业活动特质的特征逐渐显现,社会经济生活的杠杆已在有意无意中向女性倾斜,方晋博士认为,“由互联网带来的这场革命与颠覆性的创新,对女性的任何方面都具有益处”。互联网令社会开始向去组织化、去中心化转变,权力慢慢转向个人手中。原本徘徊于组织与权力边缘的女性力量逐渐释放,性别的鸿沟不断缩小。得益于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阿里巴巴研究院、全球创业观察(GEM)近年来展开的女性创业研究,让更多的人了解到全球女性创业者或是企业家们独有的特征与这个时代赋予的独有机遇。

 

不同于男性,女性创业的动机多非金钱的原因,更多的倾向于解决社会或源于自身的需求。信息经济时代降低了女性创业的门槛,相较于奔波、工作家庭难两全、社会的风险与挑战,如今一台能够接通网络的电子设备就能为创业者提供安全可靠的平台,区别于传统商业的网络空间。原本站在男性一边的“潜规则”逐渐消除,互联网经济的世界里,没有应酬、喝酒、没有勾肩搭背、称兄道弟,这些不利于女性的商业规则逐渐被打破,取而代之的是更多感性分享接通世界上各个角落的人。这绝对是女性梦寐以求的体验。运筹帷幄于千里在今天已绝不是一种传奇,而是每天上演的生活。

 

其次,在受教育水平和能力上,女性不输于男性,甚至在一些发达国家或地区,女性的平均受教育水平高于男性,这其中包括中国。当信息和知识回报率不断提高、体力换取的回报率慢慢降低,女性的机遇开始凸显。不可否认的是,利用独特的感知力,多元化的、乐于分享和依赖评价的女性特征,女企业家们开始赋予产品更多可能。

第三,女性的创新精神、产销关系的改变都让女性本身的特质在这种环境中获得了巨大的优势。尽管从早期创业活动指数(TEA)看来,女性的创业活动的活跃程度会随着经济发展水平的增加而下降,但更多证据指出女企业家更有可能采取创新行动,在发达国家尤其如此。企业的供给与市场实际需求之间的交集逐渐变小使得原本被动的消费者开始处于商业活动的中心,由此进入了大众营销的时代,在微信“朋友圈”晒的一张张照片、一段段文字开始成为一种市场行为,在这个过程中,女性的耐心、感性、坚韧不拔的特性让她们享受这种分享营销的乐趣同时,更精准地把握了大众的需求,从而打造了创业的契机。

 

中国女性创业面面观

 

如今是一个创业大时代,众包合作、网络协同、共享经济已经扎根于很多人的心中,粉丝经济、大规模、社会化协作好像已经是今天创业的“标配”。无论是世界大舞台的支持,还是信息知识结合互联网扩张带来的新契机都为中国女性创业释放潜藏的经济价值提供了坚实有力的基础。中国的女性企业家在过去20多年里迅速崛起,目前已占企业家总数的1/4左右。在举国倡导“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机遇中,中国的女性企业家亦是时候被关注与期待了,那她们又有着怎样的特点,面临怎样的挑战呢?

 

2014年,波士顿咨询公司在报告中指出,中国女性创业者比例已经与美国相当,占据总数的15%左右,而戴尔的女性创业发展指数更发现中国的女性创业发展指数世界排名11-13,在东亚地区名列前茅。中国企业家调查系统2013年的数据显示了女性创业者的特征,她们正值青壮年(40岁以下),基于人生的阅历与中国东部地区发展的优势开始创业之路,企业多为中小型企业(90%以上)。阿里的女性创业报告罗列了大淘宝平台上女性创业者的独特之处,她们首选行业多为服装、鞋箱包、母婴、美妆、食品等,东三省、川、渝、港、台的女性创业者正领跑全国。其研究还发现,女性店主占比越低的行业,女性的相对优势更大;同时,女性正在进入以往男性主导的行业,如数码等行业。

 

虽然,中国女性以早期创业活动指数衡量的早期创业行为(TEA)与许多发达国家一样活跃,但其在商业领导力上的表现仍然滞后。2011 年,只有17%的中国女性在企业中担任高管职位,不到俄罗斯和巴西水平的一半。不可避免地,由于文化和社会传统的原因,中国女性企业家仍要在平衡家庭责任与工作中付出更多努力,很多人依旧置身于巨大的身体和精神压力下。由此看出,在社会向女性伸出希望之手、递出橄榄枝的时候,女性的创业之路依旧布满荆棘。这种困境不仅来源于外部的环境,也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内在的认知。

 

通常女性对于机会和自身能力的感知水平要远低于男性。当即将开创一番事业时,女性普遍缺乏自信和风险承担的意愿,她们更担心失败。其次,女性更倾向于加入由具有相似背景的人组成的网络并从中获得建议,这可能会导致她们缺乏进入创业所需的关键网络(如风险投资和天使投资)的渠道,也缺少机会去建立与其他行业女性企业家的联系。即便如此,经营管理经验的缺乏与融资的困难仍在很大程度上被视为女性创业的两大拦路虎。

 

尽管在受教育程度的平均水平上,中国的女性远高于男性,然而经营管理经验的不足及技能的缺乏反而使女性在创业路上相较男性遭遇更多阻碍。据2010年全国妇联的一项调查,在有意向创业的女性中,缺乏经验是大家面临的最普遍的挑战(28.2%受访者反映了这一顾虑),排在其后的因素包括缺乏社会网络(22.3%)和压力巨大(18.3%)。方晋博士也指出了女性知识结构上的短板,即使受到高教育的女性,亦可能缺乏与金融、经营管理相关的知识或经验,这不仅阻碍企业的发展,也影响了他们搭建社会网络的需求。

 

另一个主要的困境就是融资问题,被视为制约女性领导的企业成长的重要因素。全国妇联的调查同时发现“受到社会网络窄小和同质化等因素的影响,女性领导的企业在获得外部融资上面临更多的困难。”由于知识结构的欠缺,女性企业家通常更不容易知晓潜在的融资选择和机会。方晋博士指出,当然无法排除女性在金融市场上遭遇的性别歧视,使得女性企业家只能依靠自有储蓄、亲友借款及其他非正轨融资来满足企业资金需求。可是,这些非正规融资渠道只能提供小额和短期的融资,这使得女性借款人难以为她们的生意开展长期投资。方晋博士认为“互联网将非常有益地改善女企业家的这一处境,无论是P2P,小额贷款抑或其他新兴的融资方法,都更有力地打开了女性企业家融资的机遇”。

 

改善女性创业环境 释放更多性别红利

 

近年来,对于女性企业家的培养与支持被更多企业列入其社会责任范畴,从大量关注到具体的项目的实施,为女性创业展现了更加宽广的前景。

 

在全球,高盛基金会针对女性创业的两大“拦路虎”,率先于2008年启动了“巾帼圆梦”万名女性创业助学计划(10,000 Women),与全球顶尖高校联合为女性企业家提供商业和管理教育、导师和人脉的支持,令女性企业家创业的脚步迈的更加坚实有力。当5年计划完成时,通过“巾帼圆梦”计划,高盛切身体会到了投资女性对解决社会经济问题所具有的重大意义。为了释放女性创业的潜能,增加女性企业家的融资途径并促进在发展中国家的借贷发展,高盛于2014年亦开启了全新的计划——与国际金融公司联手,成立全球首个面向女性中小企业家的融资工具。在中国,与蚂蚁金服共同推出中国首个专门的女性互联网金融贷款服务项目。

 

在中国,宜信公司于2009年推出爱心助农公益理财平台——宜农贷。当他们发现,当中国快速发展,有成千上万的农民、尤其是农村妇女依然生活在贫困之中,他们缺乏机遇与支持,生活在金字塔的底层,但她们拥有良好的信用,渴望通过辛勤的劳动改变命运。宜农贷提供的平台,让爱人出借人以“爱心出借”的方式资助偏远地区需要资金支持的农村妇女,用信用为那些农村的贫困人群创造机会。这是一个慈善捐赠,也是一种投资行为。自2009年至今,宜农贷已经累计爱心助农人士144,164位,资助农户15,111位,资助金额达125,950,220.63元。

 

溯源社会创新的点滴,女性的重要性已经远超男性,小额信贷之父穆罕默德•尤努斯也是从女性的身上看到了小额信贷的价值与前景。当他将27美金从自己的口袋里借给Jobra 村的 42 名妇女,妇女们偿还了这笔钱后,尤努斯发现妇女即使获得再微小的投资,也能提高创收能力,如有了缝纫机,妇女可以量身定制的服装,收入足够偿还贷款、购买食品、教育自己的孩子,从而脱贫。他随即创办格莱珉银行(Grameen Bank),持续通过收取贷款利息,回收资金的方式帮助其他妇女。这些聪敏勤劳的妇女证明了小额信贷的可行性,使得它在二十年间被不断复制,成为一个世界性的行业。

 

当然我们也应当看到,在政策层面,女性创业的重要性和潜力尚未被充分认识与发掘,对女性创业理解的不足导致一些干预政策难以收到理想的成效,在政策日程中少有创业相关的政策引入性别视角。毕竟,参与推动女性发展的企业依然有限,私人部门和公民社会在推动女性创业上的参与有时仍力不从心。基于这一复杂的状况,应该将支持女性创业作为改善女性就业环境、增加女性收入回报、帮助女性从低生产率部门向高生产率部门转移以及提升女性商业领导力的重要手段,从而全面改善女性经济赋权。

 

我们应该看到,这些以前被社会闲置、低估的能量,如今在渐渐迸发。有人说,女性创业即将成为一个新的经济增长激进点;有人说,互联网是女性的;有人说,她产业、她经济的时代正在来临;我们却知道,无论女性是否要“撑起半边天”,至少这个时代赋予了“她”颠覆性的机遇和挑战,已经为女性创业打开了一扇大门,赋予了“她”在经济和社会中大展宏图的更多空间。


(载于《社创客》(7月)总第3期 36-38页)

文章评论(1

signed as

社创客

社创客=媒体+社区+孵化器
联接社会、商业、科技的跨国创新与创业社区,立足中国放眼全球,致力于关注发展中的社会、科技、环境问题,寻求商业化的可持续解决方案以解决社会痛点问题,探索新时代商业环境与模式的转变,推动中国社会创新进程的加速。

联系我们

北京市朝阳区新源南路6号
京城大厦2502室
419 7th Street NW , 3rd Fl.
Washington D.C. 20004

+86 84861231-610

info@sinovator.org

@2015 Copyright by 社创客 | Sinovator 京ICP备15015697号-1

document.write("5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