巾帼创业,圆梦中国

陈仲伟 2015-7-22


高中时期,老师们都说女生学不好物理,名字有点像男生的女生黄伟东却拿到了全班单科状元。高考填志愿时,大家都说女生应该选文科,她却主动报考了物理教育专业,后来成了为数不多的物理女教师之一。但在打算创业时,黄伟东犯了难,如何把专业上的技能转化成商业模式,如何找到合适的人才,如何精准地找到营销渠道……

 

这时候,她得以被推荐到清华大学参与高盛“巾帼圆梦”计划,成为第11期学员。她说,在这里,她不仅从老师那里汲取智慧与经验,也从同学那里获得思想碰撞的火花与灵感,更重要的是,她获取了对女性创业的更多自信。

 

这样的例子,在高盛“巾帼圆梦”计划中还有很多。自20083月启动“巾帼圆梦”万名女性创业助学计划(10,000 Women)以来,高盛联合全球顶尖高校为世界各地1万名有发展潜质但资源匮乏的女性提供了商业和管理教育,共有来自43个国家的超过10,000名女性在这里完成学业,其中约2200位是中国女性。

 

从投行到公益

 

610日,十余名女性企业家来到清华大学主楼,参与和高盛CEO劳尔德•贝兰克梵的圆桌讨论。这是“巾帼圆梦”计划的“返校日”活动,除了在课堂上给予女性创业者商业和管理教育,高盛也组织多样活动,搭建企业家的思想交流和社交平台。

 

女性、赋权、教育,这些传统上被视为公益领域里的关键词,如何会与总部坐落在纽约哈德逊湾边的全球金融巨头高盛联系起来呢?

 

高盛的这一计划并不是基于个人一时的同情心而萌发的想法。高盛企业社会责任亚太区负责人余文琦女士追溯到16年前,面对日本经济长期停滞的问题,高盛经济学家Kathy Matsui在一份研究报告中提出“女性经济学(Womenomics)”,认为日本女性在参与经济活动与生产方面的缺失导致经济动力不足——大量女性结婚后都离开了职场。此后高盛持续从女性参与经济活动程度的角度观察经济的提升。之后高盛又出台了研究报告《女性撑起半边天》以及世界银行和其他机构的研究均表明,女性在经济体中的贡献巨大,但得到各方面的支持却有限,对女性教育的投资具有多重收效与增倍效用——不仅能够有效的提高家庭收入和就业率,而且能够极大改善家庭健康水平、教育水平,进而推动社区与国家经济走向进步与繁荣。

 

就“巾帼圆梦”计划而言,一方面,十年前罕有同类型的女性教育项目,另一方面,商业与管理教育项目与高盛的主营业务、企业战略相契合,也符合其多元化的理念,使得该计划顺利降生。

 

高盛董事总经理吴作义在谈及该计划时表示:“‘巾帼圆梦’计划通过前所未有的模式,为传统意义上资源匮乏的群体提供世界一流的商业培训,促进性别平等和经济发展,促进建立一个具备地域和文化多元性的全球网络,创造广泛的微小经济发展机会,实现切实的宏观经济增长。女性小企业主注定在中国经济发展的历程中起到非常独特的作用。”因此,自2008年高盛启动“巾帼圆梦”计划起,中国市场就成了其付诸理念与行动的重要地区。目前,在中国已经开展了5个项目,分别在北京、杭州、成都、昆明4个城市。

 

由于高盛名声在外,初次在中国招生就有超过1000申请人竞争100个名额,同样,在卢旺达60个名额迅速吸引了约600申请人竞争。Babson学院的调研数据显示,最终进入该计划的女性,从全世界范围来看,多数年龄介于35岁到45岁之间,有63%的女性已婚。63.1%具有大学教育水平或者同等学历。从参与女性所从事的行业看,该计划支持的范围远远超出了传统女性的职业范围,如纺织、手工、服装;而涉及到电商、互联网金融、工业与制造业、文化旅游等领域。

 

课程实现“知识转移”

 

黄伟东回忆起,三个月的学习中她印象最深的一堂课,是老师通过“海底捞”的例子讲如何在商业运作中挖掘人性把握人心。不照搬商学院MBA课程中的理论部分,而是高度贴合实践需求和本土情况,是“巾帼圆梦”计划课程设置的特点。

 

高盛作为一家金融机构本身并不具有师资资源,但凭着其影响力,有超过30家全球顶级商学院加入“巾帼圆梦”计划,包括牛津赛德商学院、麻省理工大学斯隆商学院、清华大学经管学院、浙江大学全球创业研究中心等。

 

在设计课程前,高盛仔细调研了创业女性群体,他们发现,这些女性不像其他通过升学途径接受高等教育的年轻城市女性,来自生活与家庭的压力使得多数人无法长期脱产学习。它资助的女性平均家庭成员有3.7个,且家庭成员以外还有1.9位需要得到经济支持的亲友。针对这种情况,高盛设计了短期课程。

 

譬如在云南为女性企业家开设的核心课程涵盖会计、商业策划、领导力/工作效能、市场、战略、运营管理、人力资源、女性企业家精神、技术变革等,共三周的授课时间横跨5个月。这些课程能够为那些承担不起MBA时间成本、经济成本以及不具备攻读MBA知识储备的女性提供了提升机会,尤其是在教育资源不足的欠发达地区,这也是该项目在中国努力开拓成都、昆明等西南部教学项目的初衷。事实上,研究表明,把资金用在短期商业培训课程要比MBA或者单纯小额信贷投入产出比更高。

 

同时,课程既体现国际合作,也充分注重本土化。在杭州项目点,该项目最初由牛津与浙大合作开发课程,后来转为浙大担纲,既融入国际视野,又实现了知识的转移——由本土合作方的商学院教师编写教材,担纲授课。课程也紧跟时代步伐,在西南财经大学的课程中,还分为电商组与新媒体营销组,运用时下商业新工具给学员及时“充电”。

 

针对女性企业家的特点,课程亦体现了女性的视角,针对女性优势方面进行挖掘并对弱点进行补阙。比如,针对公共演讲能力对女性企业家们进行了专项训练。这些女性学员还能得到商业计划辅导和社交机会,帮助她们将课堂上所学的商业管理知识真正应用到自己的企业实践中。

 

她们收获了什么?

 

颂爱是一家主营中老年男性服装的电商,创始人冷雨晴回忆起在进入“巾帼圆梦”计划之前,她缺乏对市场情况的把握和风险管理意识,在商海中如同没有航标的小船。

 

爱听科技总经理姚秀萍在创业第一年获得“巾帼圆梦”计划培训机会,她自陈之前在人力方面一筹莫展,对于如何寻找合适的合伙人,招募员工,评估其能力与展开团队协作完全没有把握。

 

在内蒙古从事民族婚妙摄影的道日娜参与“巾帼圆梦”计划之前已创业几年,但在日常运营中她仍需事事亲力亲为,作为一个女性创业者,受困于诸多繁琐事务不仅让她深感无法顾及未来战略及提升管理技能,也无法顾及家庭平衡,忽略家人也让她心怀内疚。

 

她们面临的困惑与障碍在女性企业家中相当普遍,“巾帼圆梦”计划针对这些方面的培训也产生了明显的实际效果。2013年夏,在运行四年多后,Babson学院对项目运转情况进行了独立评估,对全球超过3000名学员做了详尽的问卷调查发现,在接受项目培训之前,有69.1%的参与者没有撰写商业计划书的经验,仅有17.2% 的女性在商业计划书指导下开展日常工作,很多人可能都没有听说过商业计划书。仅有不到14%的成员有过路演的经历。而在培训之后, 56.8%的参与者有了商业计划书。在此之后6个月以内有32.2%的成员都有了路演经历,且其中83.7%的人不止参与了一次路演。在财务方面,受训女企业家对资产损益表、资产负债表、现金流、预算等等更为熟悉,不用这些财务报表的受训成员从20.8%下降到6%7%

 

技能与意识的提升,有力地帮助了女性创业者。冷雨晴创办的“颂爱”品牌,在2012年、2013年连续两年营业额超千万,并且在细分类目中排名TOP3,她还同时创办了一个时尚女装品牌;姚秀萍创办的爱听科技成为目前国内唯一一家拥有完全独立自主知识产权的全数字助听器的生产商与服务商,产品已经惠及全球40多个国家的听障人士与老年人,并代表中国被选为全球学院库的中国最佳案例;道日娜的婚妙摄影店已扩至四家,她也在家庭与工作中获取了更好的平衡。

 

对中国女企业家的调查数据显示,在受训后的18个月内,这些参与者的收入提高了140%,同期全国平均水平为10.8%;提供的就业机会上涨25 .3%,同期全国平均水平为9.1%。全世界范围内,69%的女企业家在经过培训后提高了收入,58%的女企业家创造了新的工作机会。经过培训,在六个月内,成功获得金融机构贷款的比例从41%上升到75%,女性企业家们更懂得如何从金融机构融资而不是节衣缩食或者东拼西凑。高盛慈善机构高盛基金会(Goldman Sachs Foundation)总裁迪娜•鲍威尔(Dina Powell)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对女性进行投资确实是推动经济增长和创造就业的最明智投资之一。”

 

更重要的是,经过培训,女性更为自信,也更为具有独立意识,据统计有23%的参与女性在面对复杂与困难问题进行决策时候更自信,21%参与女性在谈判中更有自信。黄伟东说,在这里的学习与交流,让她认识到,在创业过程,女性也是一种优势。

 

对于女性企业家来说,培训还为他们搭建起了面对面的创业扶植网络。90%的女企业家回馈到这个项目中,为新入选的学员提供指导与帮助,也有90%的受访者反应他们得到了来自该项目同伴的支持。这种链接让女性创业者们摆脱了孤军奋战的局面,显示出这个项目强烈的凝聚性。在610日的返校日现场,本刊记者留心到,来自北京的女企业家正娴熟地向来自内蒙的女企业家传授如何应用百度地图进行品牌推广。

 

不止步于一万人

 

“巾帼圆梦”计划惠及的远远不止10000人,尽管高盛会继续致力于创业教育领域,但余文琦女士表示,随着教育领域受到的关注与支持越来越多,未来巾帼圆梦计划将不仅仅停留在创业教育方面,将会拓展到女性融资领域。

 

能否获得贷款是所有中小企业增长的最大制约因素,而由女性拥有的企业面临的信贷缺口往往高于那些由男性拥有的企业。国际金融公司(IFC)估计,发展中国家由女性拥有的中小企业中约有70%得不到金融机构的支持或获得的支持不足。高盛的研究发现,在获得贷款方面,年轻女性创业者处在最大劣势的位置上。因此,2014年高盛基金会与国际金融公司和其他投资者合作,计划募集6亿美元资金,创立女性企业家机会融资工具(Women Entrepreneurs Opportunity Facility),计划让10万女性企业家获得资本。

 

在中国,通过女性企业家机会融资工具,“巾帼圆梦”计划捕捉到中国独特的互联网金融浪潮,与“蚂蚁金融服务集团”合作,为更广泛的女性创业者通过互联网平台提供5亿人民币小额信贷,这也是中国第一个女性互联网金融贷款服务项目。。蚂蚁金服是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的小额信贷机构,而执掌这个机构的也刚好是一位女性——号称马云背后的“女神”彭蕾。其借助阿里巴巴平台的交易记录,通过互联网和大数据技术设立在线信用评级系统,评估女企业家信贷资格。后者在蚂蚁金服的平台上申请贷款时,无需进行任何担保和抵押,只要在信用额度内便可实时获得贷款。同时,国际金融公司等合作方拥有较成熟的风险管理模式。

 

中国女性创业正当其时

 

这项计划虽然从其运作的商业化上看完全体现了高盛的执行力与运营能力,但一项耗资数亿美元并未来延续若干年的计划,高盛究竟在乎什么?

 

“我们注重与社会共同发展、注重影响力(Impact)”余文琦女士如是说。事实上,在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之年启动这个耗资不菲的公益项目,高盛所承受的股东压力可想而知。但高盛CEO劳尔德•贝兰克梵先生极力游说股东们说,这符合高盛的底线,绝不仅仅是追逐GDP之举,而会在项目开展的国家创造GDP。事实上,高盛超过一半的收入来自于新兴市场国家,这些国家经济的振兴有助于高盛的未来。

 

“如果你和我们一样、也相信企业家精神能够创造未来、相信市场的话,你可能也希望做同样的事情,为其他人的未来打造基础,我们不仅仅是拿出钱来,我们是想投资于企业家精神。”贝兰克梵先生日前在与清华经管学院院长钱颖一对话中,这样谈及此项计划的初衷。

 

在当下的中国,万众创业创新的浪潮正风起云涌,中国女性也在创业方面较之其他国家女性有着更加突出的表现。根据波士顿咨询公司2014年的资料显示,2012年,中国女性创业占到其18岁至64岁人口比例的11%,相较于法国、德国、俄罗斯等欧洲国家女性,更具创业精神。

 

对于“巾帼圆梦”计划和女性创业的未来,贝兰克梵先生充满信心。“在中国女性创业正当其时”,他在勉励“巾帼圆梦”计划的学员时说,“我真希望能够年轻40岁,并且是一个中国人”。


(载于《社创客》(7月)总第3期 39-41页)

文章评论(1

signed as

社创客

社创客=媒体+社区+孵化器
联接社会、商业、科技的跨国创新与创业社区,立足中国放眼全球,致力于关注发展中的社会、科技、环境问题,寻求商业化的可持续解决方案以解决社会痛点问题,探索新时代商业环境与模式的转变,推动中国社会创新进程的加速。

联系我们

北京市朝阳区新源南路6号
京城大厦2502室
419 7th Street NW , 3rd Fl.
Washington D.C. 20004

+86 84861231-610

info@sinovator.org

@2015 Copyright by 社创客 | Sinovator 京ICP备15015697号-1

document.write("4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