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off Mulgan:社会创新的“炼金术师”

陈仲伟 2015-8-4


见到他之前,我颇为好奇,一个人是如何不断跨界并拥有全然不相干的头衔——“专栏作家”与“畅销书作家”,“政治经济学者”,媒体人,智库创办人,首相智囊,社会创新教父等等,不知这位入选《新时代的炼金术师》一书的主角之一(所谓“炼金术师”指的是那些具有魔力能够无中生有的人)究竟有什么样的能耐,在一连串光鲜的标签之下的周若刚(Geoff Mulgan)是否名过于实。

 

英国工党政府的两朝智囊

 

没系领带,一件有棱有角的白衬衫与工装西裤,夹一个休闲电脑包,冠以一个地道的中文名字,出现在国贸附近一家五星级酒店大堂的Geoff Mulgan,在满眼衣着一丝不苟的服务人员之中,身材高大的Geoff Mulgan看起来并不特别上档次。然而他却算得上是英国工党政府的两朝智囊。

 

2004年,作为布莱尔政府的策略小组(Strategy Unit)主任、英国首相办公室政策主管Geoff Mulgan(周若刚)已经在唐宁街十号服务了七年,他所在的部门堪称英国政府的大脑,为布莱尔首相建言献策。英国下院公共行政委员会2013年出版的报告中认为,是周若刚而非布莱尔首相才是公务员系统改革的真正设计师。

 

在接受《卫报》采访时,他自陈“由于担心变得陈腐不堪与缺乏想象”,他毅然离开权力中枢。不像他的同僚们那样纷纷进入政界参选议员,他觉得自己不是这块儿料——“我挺佩服那些愿意面对公众的人”,尽管他面对公众的功夫也不错。三天三场公开演讲从社会创新周到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再到清华,每一处听众都济济满堂,兴致勃勃,引得大家积极参与到互动与讨论中。让人很难想象他被前工党同僚评价为“有点高冷”(sort of cold fish ,也许惟有创新的热情才能点燃他。

 

Young Foundation CEO

 

远离政治枢纽的他选择通过社会创新再次回到舞台中心,这次他担任了Young Foundation(杨氏基金会)的CEO——一家前身成立于1954年,致力于运用工具解决结构性的社会不平等的社会企业。 “政治解决不了的问题还要靠社会创新”——他做出了自己的选择,惟有时刻跟进创新的脚步才能不落后于这个时代。在这家基金会,他早年做投资专员的经历再次帮到了他,社会效益债券(Social Impact b Bond)这个新名词组合就是最早由他在2008年初提出的。一向不走寻常路的他,走到哪里都会带来些不同。

 

2007年他与牛津大学斯科尔社会企业家中心(Skoll Centre for Social Entrepreneurship)合作出版的报告《社会创新是什么,为何重要,以及如何加速》,被认为是为数不多的把社会创新这个话题梳理的很清楚的报告。

 

在业内纷纷为如何量化社会价值投资而困惑时候,他于2010年在《斯坦福社会创新评论》(Stanford Social Innovation Review)发表文章《量度社会价值》,详细介绍对于量化社会价值的应有态度,量度方法以及对不同规模的NGO/投资机构如何适用。

 

NESTA CEO

 

在经历了七年之痒后,他再度跳槽,来到了英国国家科技艺术基金会(National Endowment for Science Technology and the Arts, NESTA),这家国立基金会得以成立源于知名电影制片人,工党上院议员大卫·普特南(David Puttnam),他痛感20世纪英国之所以在国际竞争中被远远抛在后面 ,成为二三流国家,根本原因是没有及时将科学创新实用化与市场化。譬如在二战时期用于满足情报需要的图灵机在战后被雪藏,在电子计算机方面让美国抢了先机。在普特南倡议下,1998年,工党政府从彩票基金中拨款成立了NESTA,其宗旨便是以资助科学技术艺术等各种领域的创意、人才和创新。

 

周若刚不仅是个理论家,还是践行者。他加入NESTA后,强调实用性和工具性,增设创意技能开发部门。通过与洛克菲勒基金会合作,开启了以DIY Toolkit为代表的一系列自主能力建设项目,它借鉴了数百个目前正在进行的对创意创业工具的研究——从中遴选那些从业人员认为最有用的,并进一步取舍、修正、开发,将最终的“工具包”以出版物、互动网页、在线视频等形式提供给各个领域的创意人士使用。

 

他本人还兼任Studio School的董事会成员,这是为14~19岁青年人设计,试图弥合知识与技能鸿沟的学校,在具体实践与应用中青年人学到各种实用技能。在他站上TED讲台之前,Studio School很少去媒体营销,也没得到什么雄厚资本的青睐,却凭着口耳相传五年时间里在英国迅速拓展到36家,另有10家在启动中,他觉得这才是楷模的力量。对于教育他别有心得,在回应我的问题中,周若刚时不时会反问,你有什么见解?然后全神贯注的倾听并给予分析与评价,或者插入讨论。这也来源于家庭熏陶——他的母亲是一位老师而父亲是一位古典音乐出版商——他对教育的兴趣来源于如何做好父母。

 

早年的轨迹

 

成为今日的周若刚,其实并不像那些看似毫不相干的头衔一样,而是像一套拼盘,虽然零散却有迹可循,早年的轨迹在大海捞针的搜索与采访中慢慢浮现出来。

 

早在1986年,冷战已接近尾声,而保守党党魁撒切尔夫人操持唐宁街十号也已到第九个年头,成为20世纪在任最长的首相指日可待。在任期间,一改凯恩斯主义的社会福利政策,保守党大幅削减社会福利,限制工会活动。在大选前轰轰烈烈的红楔(Red Wedge)运动,让不满撒切尔政府的音乐人与喜剧演员们活跃在英国的街头巷尾,通过歌声与幽默挖苦这位日益年迈的首相。尚在威斯敏斯特大学念传播学PHD的周若刚作为大篷车司机第一次出现在前台——像一场盛大的party,这场颇有创意的选举音乐秀不久烟消云散。“可惜当时车技不好,在一众当红歌星中根本不是重要角色”,对于当时的身份他已了无兴趣,而后来大红大紫的歌星Paul Weller却总是念念不忘这段前缘。牛津大学本科毕业之后,他销售过百科全书,在大伦敦企业部门(Greater London Enterprise Board)担任过两年投资专员,负笈美国在MIT做了两年Fellow,才回到威斯敏斯特大学兼职讲师并攻读PHD,还同时兼任电讯咨询师。

 

1993年,痛感英国陷入政治危机——选民政治参与热情的衰退;既有政治团体视野过于狭隘,难以采纳社会变革建议;经济政策被冷战后落伍的政治意识形态过度标签化,不满32岁的周若刚创办了智库Demos并担任CEO,打算聚焦被忽视的问题本身。这家智库成立伊始,就颇让同行看不懂,它发布的报告与关注的领域既非传统经济政策又远超政治的范畴——譬如明日的女性,18~24岁年轻群体与组织化民主制度的疏离,进化心理学等等。但作为传播学博士,周若刚很懂得与媒体打交道,恰好刚赶上“黑色星期三”,因索罗斯等国际投资人大量做空英镑,保守党政府无力维持英镑汇率被迫退出欧洲汇率体系(ERM),让Demos在经济政策领域以新生力量为媒体重视,也正是此时号称“公共政策小王子”的周若刚进入后来接替布莱尔相位的下议员布朗的视野——“黑色星期三”虽然让在野的工党受益匪浅,但传统的经济幕僚已经不足以帮助布朗实现政治抱负。在接受《社创客》记者采访时候,周若刚不忘提到“紧急状况与灾难“对社会创新的触发作用,也许与他当年凭借“黑色星期三”一举成名有关。

 

取代冷战的意识形态与笼罩英伦近二十年的撒切尔主义,九十年代中后期的不列颠是“第三条路线”的天下,他与后来担任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校长的社会学家吉登斯(Anthony Giddens),作为第三条路线的核心理论家,成为家喻户晓的公共知识分子。《独立报》、《卫报》、《金融时报》、《新政治家》、《今日马克思主义》都成为周若刚讨论时政与社会议题的平台。他先后出版过六本关于政治经济学,公共战略方面的著作,其中《蝗虫与蜜蜂》一书译介为超过五种语言,颇为畅销——“畅销书作家”他又有了新的头衔。

 

与在布莱尔内阁勤勤恳恳担任了十年财政大臣之后熬成首相的老东家布朗脾性不同,周若刚显然不能忍受长时间的政坛岁月,“一位领袖很难保持活力超过十年”——2006年在回应英国《卫报》记者试探时候,他犹犹豫豫的说,此时布莱尔在唐宁街十号已逾九年,如此直言不讳不知会不会触怒“龙鳞”,一年之后,布莱尔卸任并由布朗继任,不知布朗是不是该感谢这位老下属。

 

不过随着工党执政日久锐气渐消,周若刚当年参与打造的“第三条路线”与新工党的理念已少有人提起,倒是他这些年致力的“创新”被新执政的保守党接过来,让他幸运的不至于像过气的政治幕僚销声匿迹。

 

在采访间歇,他从包中掏出笔记本电脑,迅速的回复邮件。英国《独立报》记者曾发现,周若刚的大部分阅读都是在旅程当中完成的。时不我待(“Seize The Day!”)他引用《死亡诗社》的船长John Keating的话打趣道。


(载于《社创客》(9月)总第4期 14-15页)

文章评论(1

signed as

社创客

社创客=媒体+社区+孵化器
联接社会、商业、科技的跨国创新与创业社区,立足中国放眼全球,致力于关注发展中的社会、科技、环境问题,寻求商业化的可持续解决方案以解决社会痛点问题,探索新时代商业环境与模式的转变,推动中国社会创新进程的加速。

联系我们

北京市朝阳区新源南路6号
京城大厦2502室
419 7th Street NW , 3rd Fl.
Washington D.C. 20004

+86 84861231-610

info@sinovator.org

@2015 Copyright by 社创客 | Sinovator 京ICP备15015697号-1

document.write("7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