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小史:设计思维从何而来?

Stefanie Di Russo 2015-8-27


设计思维的出现不是简单的线性发展轨迹,反而呈现出一种模糊不清和看似矛盾的过程。这样的演进,都在于不同的设计方法一直致力于设计的改进,并将设计的应用逐步延伸到其他实践领域。

 

20世纪80年代中期至今,一场寻找改进商业、服务和设计新方法的演进一直在进行。对这个时期进行分析,是为了了解主要的设计方法是如何演变的,从而从中进一步发现设计思维在何时真正成为了一种新的实践方法和思维方式,并回过头来对其之前的所有方法起到强调作用。

 

必须要说,现实情况是许多设计方法往往同时出现在不同学科和行业中,因此设计思维的演进历史和发展过程一直以来都相当模糊不清且充满矛盾,并没有表现出明显的线性发展轨迹。我浏览了许多资料,试图按时间顺序厘清其客观的发展进程和历史演变——不同的设计方法一直致力于设计的改进并将设计逐步延伸到其他实践领域,这个过程中演化出了现今的设计思维。

 

参与式设计

 

一切从参与式设计(Participatory Design)说起。早年,参与式的设计方法在城市规划中已很常见,只不过设计界发展至今才给其命以此名。我们可以很简单地追溯参与式设计本身及其历史和发展——这是与设计思维的历史和发展相独立的。如果你想对历史钻点牛角尖,那么,参与式设计其实能够追溯到柏拉图的理想国。

 

基层民主曾是参与式方法的核心,也是几个世纪以来被广泛采用的发展和谐社会的方法。不过,这里要讨论的是,参与式方法是如何与其他方法汇合到一起,并逐渐演变形成了设计思维。

 

让我们从柏拉图的时代快进到上世纪60年代。在设计方法演进中,参与式设计从学术研究中得到了发展的动力。参与式设计(Participatory Design, PD)被命名为“北欧方法(Scandinavian approach)”,是指将终端用户引入项目的开发(原型)阶段。60年代末的技术发展使参与式设计从一种社会方法转变为一种技术方法。在技术领域采用PD之前,工程师们使用的是在迭代框架下进行原型设计的系统设计方法。

 

进入80年代,交互式设计逐渐兴起,PD成了它的同义词。PD里运用的许多技巧都借鉴了科学领域,比如可用性测试(usability testing),以及模型、原型设计甚至角色扮演。

 

参与式设计的不足:

 

参与式设计的一个主要缺点是,它忽略了用户体验和利益相关者的投入。可用性无疑是最关键的,但人们对产品的情感反应被严重忽略了。很多情况下,若用户体验与股东、设计师的决策相冲突,就会直接放弃用户测试。

 

为了解决终端用户的这种困境,一些围绕“同设计(co-design)”或协作设计(collaborative design)的讨论开始出现。替代的方法旨在将被动的用户转变为协同和参与设计。

 

以用户为中心的设计

 

设计理论专家唐纳德·诺曼(Donald Norman)为设计界的用户发展转型做出了最重要的贡献。诺曼将参与式设计重新定义为“以用户为中心的设计(User-Centered Design)”。用户测试不再那么关注可用性,开始更多地关注用户利益和需求。为了确保用户能够自己发现并解决问题,诺曼更喜欢“让事物可视”,从而实现用户可控制、人性化参与和系统设计。

 

从参与式设计到以用户为中心的设计,另一个重要的观念转变是,用户被放在了开发过程的中心。这一转变强调了理解用户体验比用户测试能带来更多益处。以用户为中心的设计方法部分归功于行为科学,它更强调体验而非效率,采用更加人性化的方法,使用户参与产品或系统的开发过程。

 

以用户为中心的设计产生于这样一种推想——在参与式设计的趋势中提升用户地位,让他们从小白鼠变成整个系统的共同开发者。这种新的方法很快蔓延到了工业和实践中更广泛的领域。

 

服务设计

 

在设计方法的发展时间轴上,服务设计(Service Design)作为一项新的实践,在进入21世纪的没几年后迅速成为了一项设计学科。我们能够看到,从参与式设计到用户中心式设计的发展,消费者体验的演变,决定了服务设计背后的方法论。露西·金贝尔(Lucy Kimbell)极好地总结了服务设计的发展:“吸收利用了一些传统,包括产品、环境、体验和互动式设计。”

 

金贝尔和一些学者讨论了商界的一个新兴观点:我们需要走出闭合的价值链(例:在猴子身上进行测试并发现可行之后,我们就推出产品,然后不管产品是否真的好用。),去理解用户会对产品或服务做些什么,他们会怎么做,包括整个使用过程和体验。这种观点是设计方法论向前发展的一大步,对比以用户为中心的设计方法着眼于终端用户对产品或服务的体验,设计方法论的注意力转向理解产品或服务在离开供应者后,如何被用户使用,如何与用户互动,并具有怎样的生命历程。

 

所以,我们现在能把所有产品和系统纳入服务范畴。金贝尔提出,服务和产品的区别已经不再重要,因为每件事物都是“价值创造”中的一种服务。更确切地说,服务设计延伸了“用户”的定义,涵盖了所有利益相关者,以及所有受服务系统影响或与其互动的个人。

 

通过这种新方式来理解产品/服务系统,一种全局的思维方式得以浮出水面。服务设计背后的全局思维,其发展很大在程度上归功于埃齐奥·曼奇尼(Ezio Manzini)在服务营销和元设计领域做的研究。此外,当今服务设计领域采用的许多方法是从人类学和营销学借用并改造的。

 

最重要的是,正是服务设计的这种全局思维让它与以往的所有设计方法论区别开来。服务设计关注的不是“终端用户”,而是力求将一项服务的所有用户联合起来,在利益相关者之间架起桥梁、建立沟通,让不同价值观和知识相互交换、不断发展。

 

人本设计

 

20世纪90年代早期开始,因为都考虑到设计过程中的终端用户,人本设计(Human-Centered Design)和用户中心式设计这两个术语总被互换着使用。就像其他许多设计方法论一样,人本设计首先在技术和产品系统行业应用,然后在以人类为中心的交互方法中不断发展。人本设计的概念在90年代晚期才开始成型;在这个阶段,设计方法的发展从关注技术驱动开始转向人性化驱动。

 

正是在这个时候,演变出这样的一套设计方法论之于我们,它更像一种思维模式,而不只是具体的工具。威廉·B·劳斯(William B. Rouse)在他的《设计通往成功:设计成功产品和系统的人本方法》一书中论述了人本设计思维模式背后的思想观念。他对人本设计的定义颇具有哲学意味:“在复杂系统中人类的角色,提高自身的能力,帮助克服人类局限,促进用户的接受度。”

 

劳斯没有将他的定义放在系统和产品设计的领域中考虑,而是提出了一个关于“用户”的更广阔的视角——与服务设计紧密相关,但内涵更广、更具有社会意识。在人本设计最后的发展阶段,人们认为它具有解决广大社会问题的潜力。

 

服务设计中广泛全面的全局视角使人本设计重新定义其内涵。进入新千年后,人本设计更应该与重大的社会和环境问题结合起来,让设计过程人性化,与利益相关者产生共鸣,从一种方法转变为一种思维方式。将以人为本的理念引入设计思维,用于阐释一些棘手的问题的思维方式。

 

有趣的一点是,自上世纪60年代的设计方法演进过程中,设计理论和设计实践中出现的转变,一直是对应着的。60年代和70年代出现了把设计作为科学的趋势,90年代也是将设计条理化、方法化的需求。相应地,80年代设计方法则往相反的方向转变,在设计理论中出现的更多认知方面思考。

 

虽然用一个圆形列出设计理论和设计思维的时间轴可能不是最好的方式,但这么做是有意突出以上的一些思考以及一个事实——这几乎能画出一个完整的圆。如果这个模式是正确的,我们就会发现,我们正处于回到设计“科学化”的过程。在我看来,神经科学已经发展到要对设计思维进行研究,这种“科学化”转变已经开始了。


(载于《社创客》(9月)总第4期 46-47页)

作者为澳大利亚斯威本大学博士生

文章评论(1

signed as

社创客

社创客=媒体+社区+孵化器
联接社会、商业、科技的跨国创新与创业社区,立足中国放眼全球,致力于关注发展中的社会、科技、环境问题,寻求商业化的可持续解决方案以解决社会痛点问题,探索新时代商业环境与模式的转变,推动中国社会创新进程的加速。

联系我们

北京市朝阳区新源南路6号
京城大厦2502室
419 7th Street NW , 3rd Fl.
Washington D.C. 20004

+86 84861231-610

info@sinovator.org

@2015 Copyright by 社创客 | Sinovator 京ICP备15015697号-1

document.write("4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