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通网上盲道的盲人"梦工厂“

许园园 2015-8-31


他们也是地铁上的“手机族”,每天自己坐地铁上下班,唯一不同的是,他们是将手机举在耳边。他们也每天面对电脑,用着 QQ 等即时通讯工具解答客户的疑问,唯一不同的是他们服务的对象是和自己一样的盲人。

 

成立于 2008 年的保益互动科技有限公司 ( 下称“保益互动”) 是一家专门为盲人和低视力用户提供智能手机应用软件的公司。在明眼人为移动互联网带来的便捷而欢呼时,盲人却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曹军和他的盲人团队一起,希望在新科技的帮助下打通一条网上盲道。

 

用手机的地方才叫主流社会

 

电影《推拿》中有句台词:“他们把有眼睛的地方叫做主流社会”。而在移动互联网时代,能用智能手机的地方,似乎才是主流社会。

 

保益互动的创办就缘起于曹军一位盲人朋友的来信。朋友在来信中说道,自己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够自己用手机发送一条短信。这一封来信让曹军百感交集。

 

曹军自小因先天性白内障而失明 ,当时已经开了8家按摩连锁店。但事业上的成功并不能拉近他与光明世界的距离,店里的客户经常谈论着他所不知道的事情,上班之外的业余时间除了打开收音机听听新闻,没有任何娱乐活动。作为一群游离于主流社会之外的边缘群体,盲人们小心翼翼地试探着,迫切渴望融入这个社会,却因为无法看到这个世界而处处碰壁。而不断发展的移动互联网技术在丰富了明眼人的生活的同时,却似乎对盲人来说又筑上了一道高墙:由于仅仅能依靠盲文阅读,他们无法及时地上网阅读最新的新闻;过去摸索着打电话,但是在人人依靠信息通讯的今天,如果收发短信都需要别人帮忙,那隐私从何谈起呢?一个学龄前儿童都可以操作的智能电子设备,对于视障者来说难于登天。

 

常年生活在黑暗中,曹军很清楚,这并不是朋友一个人的愿望,而是在中国拥有 1700 万人数的盲人群体共同的心愿。于是从这一年开始,曹军关停或转让了所有按摩店,在北京创办了保益互动。

 

借力第三方应用,开拓盲人生活圈

 

为了让盲人能够“看见”这个世界,保益互动第一项主打产品是一款语音读屏软件,安装之后可以把手机中的大多数软件改造成盲人可以操作的语音提醒模式。从技术上说,这款语音软件采用了底层驱动程序,可以捕捉手机屏幕上第三方软件所显示的图标和文字,而后通过语音进行内容描述,引导用户完成操作。曾经有过一次创业经验的曹军深知作为创业者,要善于利用身边的资源。“单独开发一个软件至少需要十几人的程序员团队,以我们这样的小公司是完全承担不起的,所以我们需要和这些应用程序的开发者合作,获取他们的开发接口,将这些应用程序改造为更适合盲人使用的版本”,曹军说。

 

作为一款需要与第三方手机开发系统和软件开发商合作的读屏软件,保益所面临的最大挑战是如何兼容装载不同操作系统的手机,以及如何完美支持手机上各种各样的应用程序。为此,保益互动先后找过 Sogo、百度和腾讯等拥有众多生活服务类手机应用软件的开发公司,曹军更是向李彦宏和马化腾写过信。在多数情况下,保益与这些公司的洽谈都比较顺利。2010 10 15 日的国际助残日,保益互动和百度一起发布了掌上盲道产品,盲人更便捷地利用手机拨打电话、发送短信,甚至通过手机上网。“不少主流的大型第三方应用开发商还是愿意与我们提供帮助的,”曹军说。现在,包括百度地图导航、微博、微信在内的不少主流生活类软件应用都可以与保益的读屏软件相衔接。

 

但是,寻找光明的路上也是遍布荆棘。 “也有不少公司不愿意与我们合作,”曹军苦笑。他曾经找过国内一家生产智能家居红外线遥控手机软件的开发商,希望能够在软件中加入内容读取的代码,这样盲人就能听到空调遥控器的温度了,但是对方拒绝了。

 

在很多情况下,第三方合作商拒绝与曹军合作的原因并非技术开发难度大或涉及商业秘密,而是对方程序员并不了解如何对软件进行“无障碍改造”。“程序员仅需要在后台加入一行代码,就可以解决 80% 的信息无障碍的问题”,曹军在一次演讲中说到。但是由于“信息无障碍”的观念和实践在国内尚未得到普及,因此大多数程序员在软件开发前期的设计阶段并不会系统地将特殊群体的无障碍需求考虑在内。而到了软件开发后期,对于如何对软件进行“无障碍改造”,很多程序员往往束手无策。

 

想盲人用户之所想

 

在成功开发出读屏软件不久后,大众迎来了智能手机触摸屏时代。面对没有按键的触摸屏,程序员们都傻眼了:依靠触觉生活的盲人们摸上去根本没感觉,应该如何解决?

 

尽管 iOS 和安卓系统都为视障人群提供了自带的读屏软件,但是 iOS 系统的封闭性,安卓 Talkback 的中文汉化较差,都为盲人步入手机智能触屏时代带来了不少障碍。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曹军组织起盲人用户进行调研,并根据盲人常用的两个手势——横与竖——开发出适合盲人使用习惯的组合操作手势,从而使盲人也可以通过这些手势使用触屏手机。将盲人常用的操作手势与语音读屏软件相结合,并且能够支持第三方软件操作也就成了保益互动能够吸引盲人用户的一大亮点。

 

在开发盲人软件的过程中,保益的技术团队也发现,如果仅仅依照业内已经惯用的方式开发软件,也许能够提高开发效率,但是也会给盲人用户带来削足适履的痛苦。由于生活在黑暗中,盲人客户的需求远比普通客户更细腻,仅仅对普通手机软件的功能进行简单的删减改造是远远不够的。为了准确将盲人的需求体现在软件开发过程中,保益互动对于新来的程序员会先安排一个培训,同时还准备了盲人用户需求文档。“因为盲人群体的特殊性,用户在接触和使用软件的过程中都会遇到很多问题,因此我们的产品服务热线也响得比一般其他企业频繁。”从产品如何安装到某个功能如何使用,保益互动的盲人客服在为盲人用户提供回答的同时,也会细心地记录下盲人用户提出的改进需求,并将这些需求汇总成盲人需求文档,以便未来的软件开发和升级中更贴近盲人的需求。

 

光在产品开发过程中考虑盲人的需求是远远不够的。对于明眼人来说稀松平常的手机,对很多盲人来说却是第一次接触到,更别提读屏软件以及导航、微信等应用了。为了全方位的帮助盲人用户,保益互动“三管齐下”。曹军介绍说,“软件教学的语音教程、门户网站上的在线视频

教程,以及定期组织的现场培训。这些培训能够保证盲人用户使用我们的软件”。

 

客户为先,赢利为次

 

虽然重新开发的过程艰辛,但是经过7年的耕耘,通过自身开发的软件以及腾讯、百度、微软等巨头给予的技术支持,保益的产品为十多万活跃的盲人用户提供了解决其生活需求的各种各样的服务。但是在这期间,保益的技术团队也发现,由于生活在黑暗中,盲人客户的需求远比普通客户更细腻。如果以商业原则运作的话,一些亏本的买卖是不可以提供的。但是与生俱来的社会企业的基因,使保益互动将满足盲人用户的需求放在比盈利更重要的位置。

 

曹军创业的初衷就是要把盲人客户服务好,因此公司必须以客户为先,盈利为次。根据曹军介绍,尽管公司每年可以取得营业收入约四五百万元,但是营支基本持平,处于不赚不亏的程度。因为服务的群体特殊,在日常经营中曹军比一般的创业者面临着更大的压力。

 

目前保益互动的个人用户和政府采购收入比例约为 7:3。“我们现在个人用户较多,而一般盲人的收入都不太高,所以我们也不敢把软件收费定的太高,每个软件卖 220 元。但是还是有不少低保或低收入的盲人用户负担不起”,曹军说。身为盲人的曹军深知无法使用软件,盲人就失去了很多与外界交流的机会。“对于这样的用户,我们通常就免费赠送了。公司每年大约需要送出五分之一的产品”。

 

盲人职业不再“天注定”

 

保益互动公司员工有 40 多名,其中超过一半的员工都是盲人。在公司,盲人测试和客服员工借助语音辅助软件能够独立操作电脑、手机,回答盲人用户的问题,教大家使用手机和各种软件。“和明眼人相比,盲人的专注力更强,也更加耐心”,曹军说,“只要给予机会和培训,盲人员工的表现并不比一般的员工差。”

 

去年,残联向保益互动提供了在朝阳区残疾人职康中心的宽敞的办公场所,并将这里开辟为残疾人无障碍产品科技研发基地。奢华对于这里的员工来说是无谓的摆设。为了方便盲人员工在办公场所的活动,保益互动的办公室里除了基本的办公座椅外,并没有过多的陈列物或装饰物。为了照顾盲人员工的日常上班,保益互动将公司的上班时间与早高峰错开半个小时,并且根据盲人的使用习惯自行开发了一套办公 OA 系统。

 

当然,保益互动“以残助残”的社会性并不仅仅体现在为公司 20 多名盲人员工提供就业机会上,而更在于开拓了盲人用户的生活圈。盲人或许是最能体会“千金在手不如一技傍身”的群体之一。过去对于他们来说,这“一技”通常只能局限于按摩、调音等手艺活。但是现在通过手中的智能软件,他们可以在更为广阔的天地里施展自己的才能。“现在不少盲人朋友通过我们的软件开网店、创作投稿、给企业提供在线客服服务,”曹军在采访中提及自己的产品给盲人群体的生活状态带来的改变,充满骄傲。

 

“你是我的眼”,盲人市场的共享经济

 

采访中,曹军不断提及一个名词:“伪市场”,言语中也透露出些许无奈。第一次接触到保益互动的不少投资者都对其背后所覆盖的庞大的 1700 万盲人市场激动不已。但是保益所面临的盲人用户市场却有着其自身的特殊性。

 

“盲人群体的平均收入水平普遍不高。虽然现在我们已有的十几万用户,用户黏性也很强,但是无法满足国内很多投资者的千万级用户需求。”曹军也曾接触过不少风险投资者,但是往往因为用户数量和预期的增长速度无法满足这些通常兵行险招追求高收益的风险投资人,投资人们往往最终阑珊而去。

 

“保益必须得活下去”,曹军说这话时不由地挺直背,“很多盲人朋友用我的软件已经很多年了。如果公司关了,他们现有的生活状态可能也就无法持续了”。

 

对于公司未来的发展,曹军有着自己的规划。考虑到现有盲人用户群体购买力的局限性,保益曾经考虑过开发其他类型的产品,将潜在用户扩大到视力障碍的群体,希望能够通过这部分群体来分摊开发成本,提高市场收入。今年年初保益互动曾经推出了一款多媒体智能终端的盲人读书机器,将用户扩展到低视力用户。

 

尽管样机收到了渠道商不错的反馈,但是整机生产前期所需约上百万的投入却让保益意识到这个商业模式玩不转。“一般的投资人并不看好这个商业模式,我们也无法取得如此多的前期投资,所以这个产品只能先暂时搁浅,想别的出路。”

 

扩大产品潜在用户的市场受阻,使得保益不得不重新调整思维,将市场重点继续定位在更进一步满足盲人需求上。依赖于技术的进步以及共享经济思维的启发,曹军带领着保益互动与高通公司合作,共同开发起了一款名为“你是我的眼”的智能软件。这是一款在线链接盲人和热心的志愿者的手机应用软件。在用手机安装了这款软件之后,盲人用户可以通过手机摄像头拍摄下物体的照片,上传到平台,由线上有空闲的热心志愿者来协助查看图片中的物体。通过这个软件,互联网和技术的力量将越来越多的热心的明眼人志愿者与盲人用户联系在了一起。过去只能向身边有限的明眼人求助,盲人用户们现在通过互联网联系到无限多的明眼人用户。保益互动更是希望能够将时下最风靡的“共享经济”进一步地应用到盲人市场中。“盲人在日常生活中经常会遇到各式各样的麻烦。比如当我们一个人在家,忽然停电了。你说怎么办,我们也没法买电,让家人朋友一会去买电,也不靠谱。于是我就想,能不能开发一个软件,让有需要的盲人朋友在上面发出需求,附近可以提供帮助的志愿者顺手帮一下忙呢?这些忙对于明眼人来说都是非常简单的事,但是却可以帮助盲人朋友的大忙。”

 

对于实操中可能出现的安全问题,曹军也是经过了一定的考量。“如果真的推出这个软件,我们也会和保险公司合作。毕竟明眼人提供的是支援服务,盲人群体也有一定的特殊性。我们也不能让明眼人担责。”

 

经过多年发展,现在保益互动开发的盲人应用覆盖导航、人民币识别、读书、社交等几乎所有盲人生活需要的领域,连接起盲人和明眼人之间的世界。尽管很多人会惊叹于移动互联网给盲人生活带来的巨大变化,但是在曹军看来,这个市场还远未打开。通常来说一个产品市场发展起来的正常路子是上下游贯通,研发、生产、销售、服务各有实体能够各司其职。但是 , 保益互动目前如同孤胆英雄般地在盲人移动互联市场上单打独斗。“目前我们在上下游里一个合作伙伴都没有”,曹军无奈地笑笑,“研发、生产、销售、培训,我们现在提供的是一条龙的服务”。对于未来的期许,曹军希望完整的产业链能够建立起来,也希望在这个行业里出现更多强有力的竞争对手。“只有更多的人加入了,才能说明这一领域已经受到更多人的关注”,曹军说。

 

保益互动,作为网上盲道的领路人,在继续前行着。曹军喜欢将这里命名为“盲人梦工厂”。或许对他和许多明眼人来说,“看见”光明固然是个梦想,但是正因为有梦,才会有希望。


(载于《社创客》(9月)总第4期 20-22页)

文章评论(1

signed as

社创客

社创客=媒体+社区+孵化器
联接社会、商业、科技的跨国创新与创业社区,立足中国放眼全球,致力于关注发展中的社会、科技、环境问题,寻求商业化的可持续解决方案以解决社会痛点问题,探索新时代商业环境与模式的转变,推动中国社会创新进程的加速。

联系我们

北京市朝阳区新源南路6号
京城大厦2502室
419 7th Street NW , 3rd Fl.
Washington D.C. 20004

+86 84861231-610

info@sinovator.org

@2015 Copyright by 社创客 | Sinovator 京ICP备15015697号-1

document.write("5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