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设计思维“元年”



36℃,37......持续的高温,粘腻似乎占据了身体的大部分器官。公交车上,乘客安静地等待着停靠自己的站点。一名女生跌跌撞撞地上了车,她头戴眼罩,手持盲杖,在同伴的帮助下寻找座位,老奶奶看到孩子眼睛有疾,主动起身让座。司机却看出了端倪,兴奋地说,“哎呦玩什么哪!”

 

是的,这是一群年青人的独特实验。他们是来自中国、美国、英国、新加坡等在内的世界各地的中国学生,经过重重挑选来到这里,参加一场名为“匠·CHINA”的设计体验挑战赛活动,他们希望运用“设计思维”,用以人为本的思维方式,解决社会问题。而这些扮成盲人进行“盲乘”体验的学生,即是在学习如何从用户的角度出发,去寻找帮助盲人出行的解决方案。而把自己变成用户,则是最为直接的方式。

 

这是在8月的杭州,这里是传说中一段凄美爱情的归处,也是一个现代商界传奇的发源地,而此时,这里正在孕育着一场跨界的创新与思想的碰撞。导师来自中美顶级高校、设计公司和创新企业,嘉宾涵盖设计、金融、环保、制造、公益等各个领域,学生则有着社会、心理、传媒、数学、化学等各个学科背景。两周时间内,他们将目光投向盲人出行、乡村建设、垃圾回收、儿童安全等中国现实社会问题,最终产生了多个具有创意的解决方案。

 

以设计思维推动原创中国,是这场中美学生联合主办的公益创新活动的主旨。在活动发起人、美国西北大学三年级学生王佳晟看来,这是一件“必须有人要做的事情”。“我希望更多的年轻人知道,设计能够为我们做什么。它的意义绝不仅仅是审美,而是真的能够产生社会影响、创造社会价值。”

 

在历时半年、横跨中美的活动组织过程中,王佳晟感受到越来越多的人对设计思维的认同。三年前,她在大学里加入DFADesign for America),从对设计思维一无所知到运用这种方法做出许多解决社会问题的案例。如今,也有更多的人在中国实践设计思维,这种创新方法和工具从设计师的圈子走进实际生活,从商业走向更为广泛的公益和社会创新领域,走入一个全新的时代。在专门从事设计思维传播与教育工作的张凌燕看来,2015年将成为设计思维在中国快速发展的“元年”。

 

超出“设计”的设计思维

 

“设计思维”一词来自英文Design Thinking的翻译,但它并非“设计”和“思维”两个词组的简单叠加。曾任IDEO市场部经理的陈雅博说,他和同事曾为如何翻译这个词而有过激烈讨论,但翻译无法准确的转换,在中国常有人误解“设计思维”只是设计师的事,这让他颇感遗憾。

 

事实上,尽管将“设计”视为一种“思维思考方式”最早可以追溯到上世纪60年代,今天所谈的设计思维却更普遍被认为起源于1991年,当三家设计公司合并而成的IDEO成功将“设计思维”商业化,运用这套创新方法来进行设计咨询,帮助企业来解决系统问题。2004年,David Kelley更创立了斯坦福大学设计学院(Stanford d. School),将设计思维梳理为五个缜密的流程,让这套思维方式变得逻辑简明且易于操作,由此开启了设计思维的大学教育。此时的设计思维已经不单纯是为了美观、实用的设计,而成为一套与创新密不可分的方法论,能够用来解决更庞大、更复杂的系统性的问题。

 

设计思维首先在商业领域里广泛的应用,西门子、SAPDHL、奥迪等企业不仅关注到设计思维,而且已经启动了企业内部的设计思维创新变革进程。曾为谷歌、微软做过设计的著名设计师Juan Carlos Baumgartner曾大胆预测,未来大部分机构和组织都将以设计思维为主导来应对复杂的问题与挑战。

 

设计思维的作用,并不仅限于商业领域。在IDEO总裁Tim Brown看来,设计思维非常适合用来解决社会问题。它主要通过思考角度的转变来作用于社会创新。因此,IDEO2010年搭建了OpenIDEO.com平台,致力于吸引全球有创新能力和公益意识的人才,来解决不同类型的社会挑战。2009年起源于美国西北大学的DFADesign for America),则是学生与社团成员参加的美国全国性跨学科挑战赛,通过运用人本设计来应对教育、医疗、经济以及环境等社会挑战。

 

“洋概念”的尝鲜者

 

当创新思维弥漫在美国硅谷的空气中时,它对于多数中国人来说依然是一个陌生的“洋概念”。

 

2003年底,IDEO在上海开设分公司为企业提供咨询服务,也成为最早将设计思维带到中国的领跑者。

 

IDEO上海办公室的墙上,写着头脑风暴的几个原则:“暂缓评论”“异想天开”“借题发挥”“不要跑题”“一人一次发言”“图文并茂”。这让初次到访IDEO上海办公室的学员都感受到,“设计思维”已经融入IDEO的企业文化,成为不断滋养这个企业成长的养分。同样,它也将设计思维带到一个个中国企业的血液之中。

 

时任IDEO上海设计总监的黄智恒回忆,由于设计思维当时在国内知者甚少,最初获得中国客户的信赖非常难,一些人质疑他们是否能将其成功移植到这个市场。他原本也担心中国会有很多不同,而生活在这里一段时间后,他发现,在运用以人为本的方法和综合考虑用户需求、技术可行性和商业延续性的设计流程等方面,这个13亿人的大市场同样需要设计思维。

 

Steelcase公司是与IDEO合作初尝设计思维带来的创新效果的企业之一。该公司的设计研究员王禹石在接受张凌燕访谈时说,他们注意到随着教育理念的改变,教室中老师和学生的地位和关系也在发生改变。他们与IDEO一起开发了一系列相关的家具概念,并制作了各种实体的产品模型,邀请师生一起来测试,根据这些反馈不断调整产品。最终,这款名为Node的椅子因为能够有效促进学生之间的协作,帮助老师根据不同的教学模式来调整教室布局,给校方节省经费,成为Steelcase史上销量最好的椅子。

 

白天鹅酒店集团的副总经理陈晞则通过一本书了解到IDEO和设计思维。2001年,他托朋友从国外带回《The Art of Innovation》这本书,“看了这本书意识到,原来‘创新’还可以这样理解和思考”。走上管理岗位后,他发现,以往的酒店管理标准是基于酒店管理者制定的,而设计思维则让他开始真正从消费者的角度去看问题。他说,尽管现在还是在细节上的改造,但希望在未来能让设计思维成为企业文化的一部分。

 

从商业增长到社会问题

 

2009年之前,与IDEO合作的都是致力于国内市场的中国企业,而2009年后,一些将目光投向全球市场的中国企业和希望打开中国市场的跨国企业,也与IDEO展开合作。黄智恒说,“IDEO在中国业务的发展,也反映了中国市场的演变以及中国公司需求的变化。”在帮助越来越多的中国客户获得商业上的增长时,IDEO也希望将设计思维运用更多对社会有益的专案中,实现其价值。

 

悦衡食集绝对是IDEO的一个小客户,但这个“小店”却被放在了中国官网的首页上, 这个案例的标题正是IDEO关注它的理由——“一场饮食运动在中国悄然兴起”。它源自一对在美国长大的华人姐弟——Harn SunAnmao Sun的设想,他们深感于中国令人揪心的食物安全问题,希望在中国打造让人们值得信赖的食物来源。在上海已生活七年的IDEO上海执行总裁Charles Hayes感同身受,决定一起实现这个梦想。双方一起测试包装设计,在IDEO的模拟厨房里测试各种不同的食物、口味、色彩、搭配和定价,并邀请消费者前来尝试。同时,团队一起打造悦衡食集这个品牌及其定位,一同在绿树成荫的安福路上选定了一家敞开式店面,设计和建造了充分展示食材的零售空间和厨房,在墙上挂起种植食材的农民的照片,还有一个指示牌,上面写着有多少比例的蔬菜直接来自于自营农场。这个充满着蔬果新鲜气息的“小店”希望通过开放整个食物供应链体系,从农场到餐桌再到货架保证“真实好食”的方式,让更多中国人重拾对食物的信赖。

 

在“食”的路上,IDEO的尝试并没有停歇,通过与著名公益人邓飞发起的“e农计划”合作,结合互联网的传播,让更多人体会到设计本身以及设计思维的魅力。“春暖茶农”的行动就是这个尝试的起点,通过在社交网络发起为一款来自湖南天门山的茶叶设计合适的包装的共创挑战行动,帮助茶农把好茶送到更多人手中。而IDEO 的任务,是通过改善包装,进而帮助改善整个流程。在 IDEO 首席创意官 Paul Bennett 看来,结合社交网络向公众征集设计方案,会让更多的普通人参与其中并提出创意。共创行动以微博为平台,在短短5天内主页点击浏览量超过120万,收集到80多个来自网友的设计。最终IDEO团队集思广益,为“e农计划”团队设计出了全新的寒茶品牌表达和包装。这一次网络共创行动,也为IDEO和社会企业共同用创新的方式解决社会问题带来很多灵感和惊喜。

 

而中国本土咨询公司的翘楚,有设计界的“麦肯锡”之称的桥中设计咨询公司也是以设计思维进行社会创新的践行者之一。早在12年前创立之初,设计思维就作为一种有效的方式被运用于公司业务的设计以及咨询之中。在其创始人黄蔚引领之下,桥中始终倡导投入20%的时间和十分的热情,解决社会问题。在商业之外,他们用设计思维做了图书馆计划和白内障Vision in Practice的实践,来帮助这些乡村的孩子们有书看。以图书馆计划为例,桥中运用设计思维的方法,帮它做整个服务和运营的设计、捐赠者的沟通战略等,而在2012年开始,图书馆计划一天在中国建立一家图书馆。这就是设计思维洞察和发现的力量。在创新创业思潮的引领之下,桥中于三年前开始打造“成功设计平台”,用“成人达己,变革中国”的口号,希望通过众创的空间,以“设计思维”为方法的短期挑战赛、工作坊等,对解决社会问题、行业挑战提供新方法与新思路。

 

本土青年的公益创新

 

从“多背一公斤”到“一公斤盒子”,安猪走了7年,而这个改变,是设计思维带来的。

2004年,身为一个背包客的安猪,发起了“多背一公斤”的公益活动,鼓励每个人在旅行时背上图书、文具,带给乡村学校。随着接触的增多,他发现乡村学校除了物资缺乏,教学内容和教学活动的设计也与城市有着很大的差距。于是2011年开始,他和团队尝试去做一个便于老师上课使用的工具包。也就是在那一年,他开始接触到设计思维,在这套系统的思维方式帮助下,名为“一公斤盒子”的工具包面世。

 

安猪说,做公益的人容易过于理想化,总认为别人“应该”怎么做,但在设计“一公斤盒子”的过程中,他改变了思维方式,开始去真正理解用户。安猪和他的团队对老师进行访谈、走入学校了解教学活动等,从而厘清乡村学校中真正的问题和需求,根据需求展开产品的设计,最后用手绘的方式展现出来,做成原型,拿到学校去测试。他们会把盒子拿到课堂上使用,征集老师与学生们的反馈,再不断改进调整,反复测试。最终经过了几次的迭代,将盒子做成一个真正的产品。

 

而对于中国美院的一群90后设计师来说,设计思维则在帮助他们探索中国乡村的未来。他们来到地处偏远的浙江省丽水市遂昌县高坪乡殿前村,这里既可以感受到原始的农耕生活方式,但同时又有少量的现代痕迹入侵。“作为年轻的设计师,我们一直学习如何用设计解决问题,但我们现在试图去面对的农村问题,早已超出了设计的范畴。”他们发起了“寻乡”项目,来自多个不同专业的二十多名大学生通过走访和调研,整理出当地村民的具体需求。从房屋改造到农产品设计,他们的设计致力于从这些需求出发,为这个乡村量身定制一套整体的设计方案。2014 年,团队成员之一程致远带着“寻乡”项目前往纽约帕森斯设计学院攻读跨专业设计专业,这个专业强调以跨界合作的方式尝试研究以及解决社会性问题。一年下来,几位国外同学也加入到了“寻乡”的项目中,学院的教授也将这一项目用在了其课程中。作为一个持续的设计研究公益项目,这群年轻人期望在中国的土地上“让设计发挥它应有的力量”。

 

传播设计思维火种

 

2012年,当时还在从事人力资源及咨询工作的张凌燕,偶然在网上搜索到设计思维相关的一系列内容,好像找到了管理咨询“忽悠不落地“的解药。“当时就有一种强烈的直觉和兴奋感,就是它了!”但是,国内的学习资源极为有限,张凌燕后来辞去原有工作,参加斯坦福大学的在线课程,从查阅和翻译相关资料书籍,再到参加考察和学习,组织交流活动,创办了公众号“DT创新志“,并著有《设计思维——右脑时代必备创新思考力》一书,全身心投入对设计思维及相关理念传播的工作之中。她说,“设计思维对于非设计师群体意义重大,可以帮助更多人打开视野,重新认识问题和创造性地解决问题,非常愿意也认为非常有必要在此刻种下这样一棵种子”。

 

在设计思维在中国的传播中,高校是不可忽视的力量。在中国美术学院为设计思维的落地打开大门之时,中国传媒大学也从德国波茨坦大学借鉴专业与经验,为研究生开设了系列课程,于201410月成立了“中国传媒大学艺术学部设计思维创新中心”。中国传媒大学廖祥忠副校长认为,应该在互联网背景下深入理解设计思维创新理念,运用好设计思维创新方法,该中心要为设计思维在中国的发芽提供新的土壤。

 

高校之外,民间自发的传播者既有张凌燕这样的个人,也有将设计思维注入组织致力于传播的群体。开物行动创新教育空间(下称“开物”),作为一家创新型的社会企业,既将设计思维注入组织,亦致力于传播,影响更多的年轻人。他们提出了“为自己而设计、为社会而设计、为他人而设计、为中国而设计”。开物相信运用设计思维等一系列更加创新的方式,能够为解决社会问题和社会创新注入新的力量。

 

今年的516日至614日期间,开物在浙江大学举行了服务于心智障碍人群的设计比赛,有逾100位参赛选手利用四个周末参与其中。这里面包含高中生、大学生,也有医生、律师、设计师等。最终这形成了22个可以真实落地的设计方案。他们中有人因此开始全职去执行项目的职业道路,也有的项目获得了企业或基金会的资助并由该领域的NGO去具体实现。这些有趣的实践让更多的人相信,设计思维是一种切实能为经济金字塔底层的人们服务的方法。

 

开物团队也认识到,从应用的角度而言,现在我们所学习的设计思维发源于西方,其是否能够真正适用于东方人的思维模式,是否能够真正与东方式的问题达到一个完美的结合,是需要不断思考的问题。“我们期待不仅仅能够‘为中国而设计’,更重要的是能够‘用中国的方式进行设计'。”

 

“正统”与本土化结合的尝试

 

来自于西方的“正统”设计思维与中国本土结合的尝试,在“匠·China”这个项目中则有着鲜明的体现。无论是文化上的差异,或是社会国情的不同,都给举办这样一场经过精巧设计的工作坊带了很多挑战。

 

在为期两周的课程中,尽管每个讲解与实践都有着严密的安排,但实际上,每一步走起来都不容易。作为工作坊青年导师的李华说,在学员选择分组之前,导师们会开会讨论超过6个可选题目提供给学生,而这些预备选题定下来都经过了一番“艰苦卓绝”的双边沟通。而美方教授也需要根据中国的事情,不再强制要求每个选题都一定要有真实的客户。由于社工及心理辅导等专业人员的缺乏与不完善,原定的诸多有关特殊人群的选题最终被砍除,只剩下了盲人出行的题目。

 

“设计思维是一种与传统的、根深蒂固的大中华区思维太不一样的思考方式”,在IDEO工作7年之久的陈雅博认为,习惯尊老、领导决定的文化下往往造就缺少思考的现状,对于风险与未知的恐惧,也会限制创新的出现。而设计思维有很多流程和原则是需要独立的思考和判断,才能“打开脑洞”,提出创新方案。因此,在中国,让更多的人真正理解它,体验它,并学会在实际的工作中进行应用无疑仍有一定的困难。为了打破这种“文化冲突”,陈雅博在台湾创建Pebbo咨询公司,改变以往顾问与客户合作的方式,在项目开始就与客户各部门组成跨领域团队,从用户调研开始一起探索设计思维产品开发的所有过程与细节。这种方式成功让香港国泰航空与台湾Yahoo团队建立了内部创新的工作模式。

 

但也有更多的人持乐观态度。匠·China的教授Pam Daniels认为,人类的创新才能是天性,我们常会通过制造或改善工具或找到新的措施来努力改善日常生活,如改进洗发水瓶从而避免浪费最后一滴。在这些方面,中国与其他任何地方并没有什么不同。在匠·China项目的最后,六个小组都拿出了一个基于用户需求出发的,经过不断测试与修改的系统解决方案。尽管这些方案并不成熟也不完美,但李华说,这不是最重要的。“我们要关注的是,人们在试用你的产品时会不会眼前一亮、甚至发出下意识的惊呼——这些正是设计的闪光点,也是真正值得被保留和保护的创意。”

 

(载于《社创客》(9月)总第4期 31-35页)

文章评论(1

signed as

社创客

社创客=媒体+社区+孵化器
联接社会、商业、科技的跨国创新与创业社区,立足中国放眼全球,致力于关注发展中的社会、科技、环境问题,寻求商业化的可持续解决方案以解决社会痛点问题,探索新时代商业环境与模式的转变,推动中国社会创新进程的加速。

联系我们

北京市朝阳区新源南路6号
京城大厦2502室
419 7th Street NW , 3rd Fl.
Washington D.C. 20004

+86 84861231-610

info@sinovator.org

@2015 Copyright by 社创客 | Sinovator 京ICP备15015697号-1

document.write("10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