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e Man 大学打开”万门“教育

南楠 2015-10-13


作为可汗学院(Khan Academy)或Coursera的中国近似版本,万门大学创办于2012年,提供多种免费线上视频课程。“万门”的意思既是指课程和专业范围广,又是指“one man”——“每个人都是自己的大学”。万门这样描述自己:致力于降低教育的门槛,为社会提供免费的高品质学习课程。

 

但是外界更常常把这个one man理解为“童校长”,即创始人兼CEO童哲。

 

在欧洲:阿哲的物理小课

 

2008年,在北京大学物理系读大三的童哲通过巴黎高师著名的sélection internationale(国际选拔)考入高师。高师物理课上新鲜有趣的讲法使童哲颇为着迷。20123月,硕士二年级的童哲,在Ulm的宿舍里开设了自己的第一节在线课程,“阿哲的物理小课”。他把在高师学到的新的有趣的讲法,制成录像,放到优酷上,在人人网平台上分享。很快,每节课都收到了三四万的点击率。

 

受到鼓舞的童哲,意识到国内的平台有极大的影响力,萌生了回国做在线教育的想法。“我觉得自己可以,我一个人可以把本科物理讲完。如果我再能找朋友把数学,化学,生物都讲完,那就是一个很好的自学课程体系”。

 

而最终让童哲下定决心回国是在意大利的Trieste小城读交换课程的时候。Trieste是地中海旁一个依山傍海的小城,童哲在乘公交的时候,望着这美丽宁静的小城,却觉得“这样的生活不是我想要的,我能看到60岁以后的自己:在一个好的生活环境,成为一个中产阶级,洋车洋房,过一个好的科研生活。我觉得这不够激动人心…而如果回国做在线教育,我自己没法变成博士,这个平台能影响1000万人,1000万人里有10万个博士,另外990万人的教育环境也能得到改善。这个平台肯定是对社会有积极意义的。”

 

然而,回国这个想法在当时几乎没有得到任何人的支持。首先,父母这一关过不去。“当时,我有三个选择,继续在高师读博士,去苏黎世联邦理工读博士,回国做在线教育。前两个我爸妈都同意,第三个直接拒绝了。我从小就想当科学家,爸妈也比较期待我成为一个科学家。如果我回国做这件事,他们认为太冒险,不靠谱”。在父母的阻力下,童哲决定破釜沉舟,放弃巴黎高师硕士二年级的学位(但拿到了硕士一年级M1的学位),给自己在欧洲求学断了后路。“我决定要放弃,如果我接着读下去,我就没有机会回来了。因为我自己也非常犹豫,如果没有放弃学位,就没法下这样的决心。当时,我的同学都觉得我疯了”。

 

回到北京:一个人的战斗

 

201210月,在父母不知情的情况下,童哲踏上了回国的路。在北京,童哲找到了在一家课外辅导学校当高中物理竞赛总教练的北大校友,谋得了一份教高中物理竞赛的工作。一周教一天,一个月4000元。

 

“当时我一直在提醒自己,我回国是要做万门大学的,所以带高中竞赛的时间不能太多。我每周只能花一天时间工作,剩下六天都要做万门大学。实际上基本全部时间在做万门大学。教物理竞赛对我来说特别容易,上来就能讲,几乎不需要备课。”这样,童哲就在没有父母支持的情况下把万门大学做了下来。

 

直到2014年,童哲都是一个人在做万门大学。一开始,他采取的是“线下录课,线上播放”的模式:即借用他所在的辅导学校的教室,面对自愿来听课的学生讲课,同时把课程录下来,然后放到网上。

 

“我把自己能做的课程都做了”,其中包括高等数学,线性代数,数学物理方法,量子力学,电动力学,统计力学。每门课开设两天,来听的人挺多。所以开两天的课,是因为“万门不像北大,能开设比如像长达13周,每周五下午两小时的课程。我们只能连着上,两天时间内每天上8小时,过一遍。”面对一些网友对“两天量子力学速成班”的质疑,童哲坦然回应:“这是很明显的曲解,两天量子力学不代表零基础两天教会,这是在以高等数学,线性代数,数学物理方法为基础后,再上两天特训班能学完。”

 

回国4个月后,万门大学在人人网上已是小有名气。童哲决定跟父母摊牌:“爸妈在人人网上看到我的表现,大家的评价,开始特别吃惊,看完后比较支持我。现在非常支持我。”

 

20133月份,万门大学开始在高校里找志愿者。童哲原本的想法是在高校里找到万门大学的支援,组织课程学习。然而很快他就意识到这样根本做不下去——找不到老师。唯一的一名志愿者是一位来自比利时鲁汶大学的博士,来讲过一段计算机课程,两天时间。这是唯一一位愿意来备课录课的老师。

 

志愿者虽然没找到,万门大学却在5月份成为了人人网上最热的讨论话题。童哲也变成了人人网“网红”。一时间涌起了关于童哲和万门的大讨论,有的人说这是划时代的创举,有的人则说童哲追名逐利。

 

借着在人人网上的效应,两个月后,童哲开设了为期一个月的付费的“理论物理特训班”,计划把整个本科物理所有科目,从高等数学到量子场论的初步,完整地串一遍。总共有12个人来听课,每个人都背景各异,北大物理系大一,清华基科班大一,中科大生物系转物理系,南京大学物理系毕业,等等。每天上8个小时的课,早上9点上到晚上6点,中间休息一个小时。从71号到84号,整31天上完,没有一个人掉队。随后,童哲把收取的学费放到万门大学的运营中。

 

转机:和人人网的合作

 

20141月份,事情发生了转机。人人网总裁陈一舟主动联系童哲。不明就里的童哲以为陈一舟找他谈人人网事宜,没想到“上来就聊万门大学”。“你这样做是做不下去的”,陈一舟下了论断。的确,当时的万门大学既没资源也没人,试过NGO的模式,注册都注册不下来,因为找不到挂靠单位,又没人捐款。曾经尝试的志愿者方式也很难推动。“要用可行的方式把事情推进”陈一舟说。所谓“可行的方式”,按陈一舟的建议,就是通过公司来运营:陈来投资,如果做的好可以再追加一些。“先把事情做起来”,陈一舟说。

 

在人人网的帮助下,万门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成立。陈一舟首先投了75万美元。激动之余的童哲开始组建自己的团队。童哲首先找到的是在巴黎留学时的两位好友。一个是巴黎高商的杨朔,做万门大学的课程总监;另一个是在巴黎belleville建筑学院学建筑设计的同学做第一版网站的app和网页设计。另外还找了以前北大同学的亲弟弟,管理人事财务综合。

 

四人团队把第一拨产品做了出来。用新的场地,设备,剪辑方式,录课标准,做了第一批课程,其中,一位耶鲁大学数学系的博士来录了本科的第一门课程,抽象代数,而杨朔则录了法语初级。万门大学全新的网站,连同全新的课程,于2014910日教师节发布。

 

9月份第一批产品上线,陈一舟表示满意,“你们有希望把公司做好,可以多招人”。10月份公司开始招人。到20159月份,仅仅一年时间,万门大学发展到30余人创业团队,30万会员注册量。

 

对于学校的定位,童哲说,虽然国外已有类似的免费大学课程提供网站如Coursera,但万门和他们只有一小部分重叠。Coursera不会有向中国人的托福,德语课程,更不用说高中课程。而在国内,这些辅导课程几乎没有免费的,有名的学校价格还特别高。“学而思”网校一门科平均一两千块钱,新东方网校一门课也要2000多。

 

Coursera的官方授权中文版网易公开课,主要是翻译国外课程加中文字幕,更多是学术性课程,如哲学。学堂在线,也是专业化为主,托福,四六级也没有。但万门更多是考试类培训,语言学习。沪江网校做类似课程,但收费很贵。

 

“但大众课程,没有人来做,我们就做。我们希望填补空白。”童哲说。

 

万门大学:帮助到教育资源缺失的那群人

 

与此同时,在人人和“知乎”等网站上,批评万门的帖子也相当多。许多批评者认为,万门提供的原创课程,水平参差,在高等教育上不够专业,并不够资格自称“大学”,宣传上则流于肤浅,甚至有“民科”的倾向。

 

对此,童哲表示,万门大学的受众本来并不是在名牌学府里享有最优秀资源的那一小撮知识精英。

 

“越是需要网络课堂的人,其实是线下资源越少的人。北大清华的学生是不需要万门大学的人。万门的受众是没有课程资源的人。他们可能身处偏僻的城市,周围没有好的老师,可能在相对差一些的学校,找不到心目中的好老师,或者本身已经进入职场,没有读过大学,但也希望了解大学的知识。万门大学更能帮助到这些人。绝对不会是哈佛普林斯顿的学生。”

 

基于此,万门大学的课程设置也是以大学的基础课,社会考试类课程,以及大众普及课程为主。“更专业的课程还是让学堂在线去做。我们没有专业性”,童哲坦言。

 

然而万门大学尝试在自己专注的一部分课程上努力。比如英语考试类课程就分得很细,仅GRE就分填空,阅读,写作,长难句四门课程。“我们对质量特别苛求。我们追求精细程度,比如后期特效,道具的使用,不是只有传统黑板。我们请外教来录对话课,语言不能只是干巴巴地讲语法。我们的语言课应该能排得上行业第一。”童哲显得非常有自信。

 

为了保证课程质量,万门大学主要请名师来录课。作为负责找老师的童哲,并没有什么高超的技巧。除了口耳相传外,主要使用的是撒网排查的方法,即去网上找名师,给他们发邮件,最终总会有几个老师为万门的价值观感动,答应来录课。有的不要报酬,有的收取相对于其自身价值来讲很低的报酬。

 

童哲认为,北京优厚的教育资源别的城市根本获取不到,比如北京有新东方等多家著名外语培训机构总部,其教师水平和外地分部差异甚大,“如果能请来北京最好的GRE老师讲授GRE课程,把视频免费放到网上,对社会的帮助就很大!”童哲兴奋地说。

 

同时,万门大学课程设置的另一个特点是填补市场空白。比如“全中国都找不到,只有厉害大学才开的”阿拉伯语课。因为是特小语种,新东方不会去做。然而“世界上有这么多阿拉伯国家,一带一路都会有用”。

 

童哲说,万门大学的课程完成率高达6%,相比之下,著名的在线教育平台coursera的完成率是2%。

 

万门的未来:走向社会企业

 

历经3年时间的探索,如今,童哲对万门大学的定位已经非常清晰:15岁到25岁青年自我启蒙或自我学习的平台。

 

 这个平台从2012年建立起到今天,一直是免费的。这也是童哲一直以来最为骄傲的一点,是万门大学作为一个民办网校和其他所有民办网校最大的不同。

 

目前的万门有人人网作为大股东,并提供资金和人力资源、行政方面的支持,但在业务方面要完全靠自己。童哲还是希望在社会上扩大融资,也开始在寻找融资。他认为万门需要找到自我造血的方法。这不容易。“我们现在初步想法是未来收一点会员费。5%的课程,时效性的课程交会员费才能看。剩下95%的课程仍然是免费的。如果有一个稍大的用户基数。大概就能支持我们的开销。”

 

收取会员费是否会担心学员流失?“会有这个顾虑”,童哲很坦率,“但也没办法”。万门大学的目标是成为社会企业,“但现在是还没有活下来的社会企业,否则就是一个破产的企业。”

 

虽然如此,童哲对现在的万门仍然非常有信心。“最苦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原来是做不成事,现在是做成事。只要能活下来就会越来越好!”童哲信心十足地说。

 

the One Man——采访后记

 

和许多创业项目一样,万门大学的形象有着明显的“童校长”烙印。童哲的鲜明个性推动了万门大学发展至今,也同样成为了一部分人非议的原因。

 

很巧,我和童哲早就相识。那是2010年在巴黎高师montrouge宿舍顶楼的计算机室。那是一个平淡无奇的房间。但他大概是我在高师见过的最“愤青”的中国同学,热血,理想主义。可是我也觉得他有点幼稚,“有一腔热忱却不知如何落实到现实”,是我跟他长聊两个钟头后的感受。我当时想,这个年轻的小伙子,最终还是会像任何一个高师生一样,走上做科研的 “voie royale”(康庄大道)吧!

 

所以,当我在2013年得知童哲在国内创办了一所万门大学的时候,还是不小地惊讶了一下。同时也希望他已经找到了实现理想的现实途径。

 

终于,2015年的夏天,机缘巧合,我代表《社创客》杂志走访了万门大学。我们在万门大学所在地北京五道口华清嘉园约见。当童哲从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跑过来,我一眼就认出了他。时隔5年,创业的经历让他多了份稳重和深思熟虑。但是给人感觉他变化并不大,仍然充满激情,仍然是一颗赤子之心。

 

(载于《社创客》(11月)总第5期 20-21页)

文章评论(1

signed as

社创客

社创客=媒体+社区+孵化器
联接社会、商业、科技的跨国创新与创业社区,立足中国放眼全球,致力于关注发展中的社会、科技、环境问题,寻求商业化的可持续解决方案以解决社会痛点问题,探索新时代商业环境与模式的转变,推动中国社会创新进程的加速。

联系我们

北京市朝阳区新源南路6号
京城大厦2502室
419 7th Street NW , 3rd Fl.
Washington D.C. 20004

+86 84861231-610

info@sinovator.org

@2015 Copyright by 社创客 | Sinovator 京ICP备15015697号-1

document.write("8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