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中美论坛:为下一代商业铺路

吴莹 2015-11-5


金秋,美国社创领域年度盛会SOCAP15大会在旧金山湾边举办,规模空前。作为全美最大的聚集社会企业和影响力投资人的平台,SOCAP一直注重探讨金钱(money)和意义(meaning)的交汇与结合。近年来已然进入主流的“影响力投资”与新崛起的“共益企业”运动也揭示出,企业的 “社会价值(doing good)”和“商业利益(doing well)”无需二元对立,可以包容共存。在我们看来,这正是在探索什么是未来商业的可持续发展模式的问题。

 

就在SOCAP前几天,我们在2015华盛顿中美论坛举办了社会创新创业分论坛。作为横跨中美社会创新创业领域的媒体社区,社创客邀请了美国影响力商业的意见领袖一起探讨 “下一代商业”,期间关于创造社会价值的企业是否需贴上“社会企业”标签的问题,社会使命的发心与对于利润的追求如何平衡的问题,“下一代商业“需要什么样的扶持土壤环境等问题,各方讨论热烈,更引发我们的进一步思考。

 

2015103日社创客在华盛顿中美论坛举办了社会创新分论坛

 

笔者观察到“互联网+”在全球范围内快速发展,美国新股权众筹法案的通过,都在为社会创新带来更多可能。在互联网去中心化透明化的新商业生态系统中,企业的社会化特征越来越明显,企业和消费大众的连结更趋紧密,产品和消费甚至融资行为的社群化使得商业行为和社会责任之间开始产生更强的融合。

 

近来由B Corp 为代表的“共益企业 (Benefit Corporation)”运动将鼓励企业追求社会价值影响力从立法到实践上又推进一步,企业在追求利润的同时也承担社会责任、关注社会问题的解决,并将此贯穿到企业战略与运营各个环节,可以看成是企业长期竞争力的表现, 是企业与社会共同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共赢之道。

 

“社会企业”“影响力企业”等概念由此开始进入主流商业视野,概念并不新鲜, 定义却一直有争议。对“社会企业“ 主流的定义强调追求社会环境目标的“发心“为先,主要指那些应用商业手段,但愿意将社会环境价值目标置于追求利润最大化目标之上的企业。

 

“影响力企业“的概念近年提的更多,洛克菲勒基金会对此的定义为“有意识追求发展与商业财务可持续性,实现发挥更多社会价值,影响企业所在的大环境系统“。社会企业也好影响力企业也好争议主要在于追求社会环境价值,与追求企业商业利润增长财务自由, 以何为主以何为先? 当两者在某一个阶段发生冲突,如何处理?

 

一直以来也有观点认为伟大的商业就是伟大的慈善,认为优秀的企业作为一种资源配置机制,实现社会经济资源的优化配置,只要企业增长规模够大,能够配置的资源够多,能够影响的价值链足够长,就能提高社会效率产生从而自然产生社会价值。贴社会企业标签,要求获得特别支持,未必有必要。

 

笔者认为上述观点在一定程度上忽略了主流商业资本市场可能是短视的与注重短期行为,一些社会和社区具体问题千差万别与商业企业的规模化模式方向有本质冲突,社会与环境的负面影响一旦造成也许是不可逆的这些事实,也缺少对于企业短期与长期商业目标与社会目标追求及其有机联系的思考。

 

但无论如何,我们认为有一套较为客观公正的社会环境价值评估体系以更为量化的方式来更客观统一衡量企业活动带来的社会环境价值大小,可以帮助上述企业社会价值取向的讨论找到实证依据。

 

我们认为,对未来商业模式趋势的探讨应该包含着“社会环境价值”“影响力商业和投资”“科技赋权与创新”“普惠”和“商业模式创新”等种种,但在称谓上为了求同存异,更有包容性,我们称之为“下一代商业”。我们也认识到全球各地下一代商业的土壤与环境各有不同,在中国我们必须培育适合自己土壤与环境的下一代商业,同时也希望社会各界能共同营造良好的环境氛围,催生更多具有社会环境价值的下一代商业。

 

为“下一代商业”铺路,并不是企业及企业家自己的事情,更重要的是一个良好生态系统的建立,使整体的环境更加有助于跨界的联结及合作。而在建立这一生态时,除了孵化加速辅导与资本市场的力量,政府作为社会问题最大的利益相关方,其作用关键。政府对商业的政策、税法、管理等等都会对新的生态形成产生影响。近年来,我们观察到从美国到新加坡政府都重视国内社会创业生态系统的创立,扮演着社会问题识别者与“大客户”的角色来促进社会问题的创新解决。

 

社创客最新一期杂志中介绍的“为成功付费”的绩效合同模式与奥巴马政府施行几年初见成效的社会创新基金便是典型的例子。

 

为下一代商业铺路,无论从政策还是投资者角度,都涉及到价值评判标准,以及相关的一系列基础设施和基本工具的建立。在这个过程中,如上文提到有一套客观公正的评估体系以更为量化的方式来衡量企业活动带来的社会价值和影响力大小,迫在眉睫。绩效合同模式和社会创新基金的实现,均以第三方评估作为重要支撑。

 

随着近年影响力投资这个概念在国际上逐渐流行(影响力投资是指那些取得财务回报的同时,还预期取得社会和环境影响力回报的投资),这种新兴的投资模式已经引起了金融、慈善、商业和政府领导者的广泛关注,大家都在思考并开始尝试如何用创新的方式来解决社会问题,如何建立起高效规范的基于社会和环境影响力的投资市场。

 

此时,标准的影响力衡量和报告体系对于影响力投资领域的发展重要性凸显,就如同财务和审计体系对于传统投资业务的重要性一样。

 

影响力衡量体系可以客观量化地反映投资对象的社会和环境绩效,保障影响力投资取得成功。该体系的建立和完善是影响力投资发展的关键核心,决定着影响力投资市场的成长速度和规模。建立这样一套体系首先我们需要一套标准定义的影响力衡量指标体系作为指导, 能够指导影响力投资者量化和衡量投资对象的社会、环境影响力和财务绩效,为影响力衡量和报告带来可信度,并且提高了影响力数据的可比性及报告效率。

 

建立影响力衡量和评估体系是个复杂的过程,包括了影响力目标设定、衡量评估模型的建立和影响力指标的选择、影响力数据的收集和存储、数据真实性的验证、影响力数据分析、影响力报告以及基于影响力数据的咨询和管理等一系列工作。

 

要想建立起符合中国国情的影响力衡量评估体系,我们需要先了解和借鉴欧美发达国家的成功经验。

 

11月《社创客》杂志将“影响力评估”作为本期的封面报道,对欧美的影响力评估体系进行全面的介绍和传播。

 

同时,社创客与社会价值投资与发展联盟为了推动影响力衡量及评估在国内的发展,组织专业团队对欧美的影响力评估体系、创新方法和实用工具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完成了IRIS影响力衡量指标的本地化,并提供免费的在线IRIS中文目录供使用者查询;为了使用者方便建立符合自己需求的影响力衡量评估模型,我们开发了可以为客户定制的建模工具;为了简化数据收集、存储、分析和报告过程,我们开发了管理平台提供上述整合服务。

 

本期杂志将“影响力评估”作为本期的封面报道,对欧美的影响力评估体系进行全面的介绍和传播。我们希望与有需求的影响力投资者、社会企业、公益组织及利益相关方合作,支持有需求的机构快速建立起自己的影响力衡量和评估体系,进而加强工作的可衡量性、可对比性、可预测性,提高机构和项目的透明度和可监控度。

 

影响力投资和影响力评估业务正在欧美快速发展,在中国却还不为广泛熟悉和接受。希望我们可以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促进机构合作,推动影响力衡量和评估工作在中国有效地开展。


(载于《社创客》(11月)总第5期,1页) 

文章评论(1

signed as

社创客

社创客=媒体+社区+孵化器
联接社会、商业、科技的跨国创新与创业社区,立足中国放眼全球,致力于关注发展中的社会、科技、环境问题,寻求商业化的可持续解决方案以解决社会痛点问题,探索新时代商业环境与模式的转变,推动中国社会创新进程的加速。

联系我们

北京市朝阳区新源南路6号
京城大厦2502室
419 7th Street NW , 3rd Fl.
Washington D.C. 20004

+86 84861231-610

info@sinovator.org

@2015 Copyright by 社创客 | Sinovator 京ICP备15015697号-1

document.write("3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