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菜场社区:食物体系也要来闹革命啦?

顾小双 2015-11-19


我来自纽约,在一个农场长大,后来搬到华盛顿呆了11年。我也经常来中国,上个月在中国结婚了,所以对中国有特别深的感情。今天我会跟大家分享一下美国农业的一些问题:

 

为什么我们会遇到这些问题?是由什么样的制度造成的?美国现在出现了一些什么样的变化?消费者的需求出现一些什么样的变化,导致整个行业出现了变化?下一步我们应该如何来应对?为什么全球都在关注农业生产可持续?

 

最新的数据说明全球有5亿小型的农业生产者或者小型农场,平均每个小型农场上都有5个人,也就是说世界上有25亿人是在很小型的农业生产单位里面工作,占到了全球1/3的人口,如何让这些人的农业生产可持续?这是我们面临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挑战。

 

要理解美国现在的农业问题,首先要弄清楚是什么造成了今天所遇到的问题:

 

首先是历史导致的产能剩余。二战结束以后美国出现了大量的产能剩余,这些产能剩余体现在两个很主要的部门,原来造坦克的工厂和造化学武器的工厂,它们怎么办?政府部门开始决定这些企业要进行转型,原来造坦克的改造拖拉机,原来造化学武器的改造化学农药。

 

其次就是人口的转移。大量的人口从农村转移到城市,美国现在每一个农民要为一万个城市消费者服务。

 

从社会问题的角度,农民的地位在下降。特别是六七十年代没有人愿意当农民,以前农民像艺术家一样制造农产品,现在人们不再这么看农民了,所以没有人愿意做农民。

 

除此之外便是大企业对于农业体系的控制。这些大企业对于政客的影响要远远大于小农,所以他们就有很多不公平的优势去影响政策,美国的政策更多地是倾向于大企业,对我们的环境,对于社区的发展,对于食品的安全都会造成很多问题,这是大的企业在体系里面扮演的角色所导致的。

 

|纽约时报:如果要解决食物的问题,我们就要解决所有的问题”

 

美国——全球最不健康的国家

 

2002年出生的孩子比前一代的生命期待值更低,会更短命。美国现在是全球最不健康的一个国家。这个不健康的不仅体现在环境的问题上,其实也是跟食物体系有关系。比如说美国现在生产出来太多的大豆、棉花和玉米,玉米被大量做成了糖浆,所以美国人会喝很多的可乐,身材特别胖,大量的大豆进入到饲料,饲养出很多牛肉,人们也吃得很胖,所以这种不健康是跟整个农业体系有关。环境健康也受到了很大的影响,在美国工业化农业是排放温室气体的第一大行业,要远远大于其他行业。

 

简而言之,我们美国所采取的工业化农业模式已经失败了,我们花了四五十年希望去提高我们的农业生产效益,结果使我们生产问题的效益大大提高。如果工业化农业造孽只是在本地也就罢了,但是现在很多发展中国家都在学这种不可持续模式,这非常恐怖,我们不仅要让美国改变生产模式,也要让其他的发展中国家不要学美国的错误。所以这是一个坏消息,就是工业化农业在全球的蔓延。当然也有好的消息,如果我们要改变这个现象,我们就要去理解跟食物相关的各个环节。

 

“直销式”创新

美国出现了很多新的消费者,他们需要更好的食物体系,同时像餐厅、大型机构也希望有更好的食物体系,更重要的是我们的地球需要一个可持续的农业生产模式。这个就是美国这几年出现的一些世界面向消费者的新型农业模式,我们可以称之为“直销”,这个直销和中国的传销型直销不一样。其中有很多不同的模式:

 

首先是CSA。这是从90年代开始兴起的。一群消费者和一两个农场建立直接销售的关系,这些消费者就能够跟食物建立起一个更加个人化的关系,他们知道是谁在种这些食物,这些食物是用什么的方式在生产的,这个跟在超市买东西的经验是不一样的,因为在超市买东西是看不到食物背后的人。

 

其次是农业旅游。比如,纳帕谷(Napa Valley,美国酒谷,位于美国旧金山以北)这个地方盛产葡萄,人们不仅可以在这里喝葡萄酒,他们也去看葡萄是怎么生产的,所以在那里的话不仅是农业做得很好,而且他们制造出来非常漂亮的景观,大家很愿意去哪里度假休闲。还有就是屋顶花园,住在这个房子周围的人就能够吃到那里种出来的蔬菜。如果没有屋顶花园怎么办?人们可以去找闲置的土地,通过这种活动人们还可以建立起关系。

 

作为市场上的行为——食物枢纽,是各个小的农场把生产出来的生鲜带到一个地方,由一些大型的组织前来批发。食物枢纽过去得到了非常大的发展,五年前全美只有72个食物枢纽,但是现在已经有300多个。另外在食物枢纽里面不光有交易,还有加工,把样子不好的番茄做成蕃茄酱,把样子不好的南瓜做成南瓜汤。

 

另外一个就是立体农场,这个可能像温室农场的2.0版本。我们的库房就跟一个立体农场合作,他们全年能生产,产量非常高,这个立体农场也为4P Foods供货,保证从采摘到消费者手里不到一天的时间。

 

如果我们需要一个很持续的食物体系,我们现在就要开始从政策调整。美国现在很多高校也提供食物体系、企业家精神的课程,为我们下一代的行业创造出新的领袖,教育体制也在进行相应的改变。政府出钱,甚至给农民钱来让他们接受农业的培训,做更好的农民。总统奥巴马夫人经常跟大家讲应该怎么吃,怎么吃才能更健康,这都非常重要。

 

我们在做什么?——4P Foods

 

我自己的公司叫4P Foods,成立于一年半前。

 

成立之初想法很简单,就是把那些直接把菜送到消费者手里的农户整合起来,做一个整合版,我们就为这些松散的农场提供服务,我们把他们的故事通过各种技术手段在网络上传播,让大家知道他们的故事。我们跟华盛顿周边130多个农户合作,让他们更好地专注于农业生产,帮他们解决各种物流和宣传上的问题。现在我们有700多个顾客,预计到年底会有1000个顾客,每个星期他们都会收到这些小型农场的蔬菜、水果、肉类,很快还会有奶制品。

 

|“食物社区每周推送:除了收到食物,也要学会做菜”

 

我们的动机就是希望建立起一个社区,让吃食物的人和这些生产者建立起更好的关系。每个星期我们都会给顾客发电子邮件,告诉他们这个星期会收到什么食物,这些食物可以做什么菜谱,以及这些菜背后的故事。这个星期他们会收到茄子,上网站就可以知道这个茄子是怎么种的,是谁种的,用这个茄子可以做成什么菜,会有超过15个菜的菜谱。美国人没有那么会做饭,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花很多时间来制作菜谱,教大家来做菜。我们也会介绍他们平时不会买的食物,比如甘蓝,告诉他们这个菜好在哪里,怎么吃,现在我们的顾客越来越喜欢甘蓝了。

 

食物背后的故事:商业硕士,把农场当作生态系统来经营

 

除了我们这样的公司组织,没有人会告诉大家食物背后的故事是什么,食物大部分是没有透明的。

 

杰森,一个大学的硕士,他读的是商科,所以把自己的农场当做一个小商业来经营,但是也把它当做一个生态系统来运营,首先把牛赶到自己的草场上,这样牛会把高一点的草吃掉,然后再把羊赶过来,羊会把低一点的草吃掉,最后把鸡进赶,鸡会留下很多鸡粪,这些鸡粪是很好的农料。

 

这是他的鸡生下的鸡蛋,这是鸡蛋应该有的样子,不同的颜色,不同的大小,而不是我们在超市里面看到的都是大大白白的。我们为什么要讲这些故事?首先我们觉得这是消费者想听到的东西,二是通过讲述这些人的故事,大家能够更加尊重这些农友。

 

食物港——食物枢纽的2.0

 

我们为什么要做这个?我们发现如果真的想为这些小型家庭农场提供支持,只说他们的故事是不够的,我们希望能够建立出一套体系和一套服务,能够为这些小农提供支持,这样下一代的年轻人就会觉得农业是可以做的事情,小农是一个值得向往的行业或者职业。


食物港就是把食物体系里面的各个环节集中到一起,包括生产、销售、分销、营销、加工。

 

食物港的目的是为小农创造出一个地方,让他们能够全年在那里做销售和加工,而且能够加工出一些高附加值的产品,比如蕃茄酱、南瓜糖,大型的机构就可以到食物港一站式购物,不仅可以买到生鲜产品,还有加工食品。

 

这是我做的一个图,食物、衣服和住宿,这三个东西是大家必须的,但是却缺少一个连接,其实食物里面还有一个因素常常被忽略,就是人寄予它的感情,吃到这个东西的时候想到的经历和地方。

 

这两个模式其实都是为了本地的小型有机农场来提供的,原来没有人为他们提供这样的服务,但是我们就想通过集合的模式让他们享受到大型企业的服务。理论上讲,在一个食物枢纽里面会有十几个小的公司,它们提供不同的服务,这些公司如果分开来经营也能活下去,但是可能会比较难一些,如果把这些小公司放到一起,大家可以一起来合作,相互来支持,同时对外做一些宣讲,让大家更多地知道他们的故事,那么这样这些小公司就会活得更好。食物港里面我们会有一些温室的种植,也可能是一个集合点,让几百个农场同时把货送到这边来,他们还可以提供一些加工,比如说速冻的食物,农场的蓝莓到了这里很快地冻起来,这样可以全年为学校供货。可能还有一个物流中心,把城市里的农场送过来的东西很快地分销到学校或者餐厅。再往里走你会看到一个食物厨房,在这里尝试很多新的配方,以后可以卖外卖服务,甚至开一个餐厅。再往里走是一个小店,还有一个咖啡馆,外面可能还有一个循环的沼气设施,把一些厨余垃圾变成沼气肥料。

 

为什么我们在食物体系的东西是分散的,为什么不放在同一个空间里?

 

这是路易威尔,这是一个已经很糟糕的城市,没有什么工作,人也很穷,城市基建也很糟糕,这个城市就决定建一个食物港,这个食物港不仅可以带来经济上的发展和更多的就业,也可以为这个城市提供很好的食品,同时把社区建立起来。

 

这就是食物港建立起来的样子,左边是温室大棚,这边是分销体系,这里会有很多的商店和咖啡馆、餐厅,中间这一块是社区菜园,人们可以在这里学习怎么种植。圆的部分是社区厨房,人们可以在这里尝试一些新的菜谱。中间可以作为一个教育机构,教育大家怎么活得更加健康,不仅是运动,我们还要关心膳食。后面是一个沼气设施,能够把一些厨余垃圾变成沼气肥料。同时还有一个很大的公共空间,社区里的居民可以在这里学习更多知识。

 

这是一所设计所设计出来的图纸,哈佛大学设计学院的教授参与了这个项目,我也在跟这些人谈如何在华盛顿建立这样的食物港,如果我们能够向政府证明可以建起更加可持续的食物体系的话,那么也许政府愿意投入在全美做更多这样的项目。

 

|奥巴马:我们这一代人是第一个能够体验到气侯变化带来的影响,但是我们同时也是最后一代人能够为气侯变化作出一些改变的人”

 

总结:集约化的种植失败了,集约化的养殖也失败了,农药的喷洒在伤害我们的地球,也让我们变得更胖。这种农业的污染并不是我想参与的未来,我们真的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要找到一种新的方法。今天的商业其实是在生产我们世界的未来,这些商业应该有能力,而且有这种责任让商业引擎为更好的真实的,而且持久性的、积极的社会改变作出贡献,我想看到更多这样的商业。我的分享就到这里。

文章评论(1

signed as

社创客

社创客=媒体+社区+孵化器
联接社会、商业、科技的跨国创新与创业社区,立足中国放眼全球,致力于关注发展中的社会、科技、环境问题,寻求商业化的可持续解决方案以解决社会痛点问题,探索新时代商业环境与模式的转变,推动中国社会创新进程的加速。

联系我们

北京市朝阳区新源南路6号
京城大厦2502室
419 7th Street NW , 3rd Fl.
Washington D.C. 20004

+86 84861231-610

info@sinovator.org

@2015 Copyright by 社创客 | Sinovator 京ICP备15015697号-1

document.write("8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