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公益的Bug?——被迫匆匆关闭的儿童失踪预警平台呼唤新公益的跨界协作


这几天我在国内天南海北辗转出差,无暇关注微信热点。周五一个朋友发来了个截屏,来自一个马化腾等几位大佬参与的公益基金会监事群内,截屏中马承认了前一天腾讯微信平台上推出的“儿童失踪预警平台” 系统设计不合理,“需要收集大量儿童信息非常危险,我们先暂停了” 。 腾讯的“始乱终弃” ,以及各种对于儿童失踪预警平台的质疑,让平台发起人前警察张永将感觉压力山大,一个初衷美好、有着宏伟蓝图、试图系统性解决儿童走失问题的平台要面临被质疑者们乱棍打死吗?

 

“儿童失踪预警平台CCSER ”是一个预防儿童走失无法找回的新产品,在社创客于今年919日北京国际设计周“人本设计为民生,帮宝贝回家” (官网:www.sinovator.org/design-for-social-good/)活动中,平台负责人前警察张永将介绍该平台“整合了政府、警方、媒体、移动互联网、运营商、企业、个人的力量,通过有效调动多方资源,形成保护儿童的合力,并对预警信息统一收发。既能有效地保护儿童,又能避免隐私外泄和谣言漫天”。

 

在平台推出短短一两天,民间就对这个新公益平台的行为动机与方法隐患发出质疑,加上微信的介入与马化腾突然表态整改,社创客人本设计助力宝贝回家活动的嘉宾群里就此展开热烈讨论。不仅CCSER平台发起人张永将在群内,同时亦有益云社会创新中心被媒体称为“公益黑客”的万涛、腾讯云布道师黄希彤、七牛云首席架构师李道兵、睿介寻子APP创始人李介等共同在群中参与探讨。带着一系列问题,笔者半夜与张永将聊到凌晨。张永将高大帅气,英气逼人,曾是一名在媒体上小有名气的优秀警察,也有差点丢了孩子的经历,此前私下里谈起过儿童走失问题公安体制内痛点与社会系统性障碍,感觉此人在类似体制内出身背景中应该算是相当犀利坦诚务实的。周五事件甫出,张迅速反应发表公开回应,谈话间多次提到只想踏实发现问题解决问题。公开信,以及私下探讨,对于平台发起基金背景与架构,虽有所触及,仍有些雾里看花。对于这次事件,笔者只能谈几点初步印象:

 

平台是否属于纯公益行为?

运营方中社儿童安全科技基金是民政部直接管理登记的组织,平台本身是作为纯公益行为运营的;基金初期捐赠方的确是平台的服务器提供商;根据平台公开的技术安全性解释,技术人士们私下里认为平台被服务器提供商“忽悠“的成分多。我们也不能否认各方也许都看到了这样一个平台所能搜集大量数据的“价值”。这个目前是纯公益的行为,在设计推出的时候,是否有未来衍生价值开发的考量,我们无从推断也不能否认。当然我们并不能就此推断平台运营方发起人就能动机不纯,或者说以公益为名谋求私利,不能因此否认发起人的初心,坦诚真实的披露沟通太重要了(见下面社创客杂志文“儿童失踪预警平台:比找寻提前一步”)

 

科技成分很强的平台,发起人运营团队缺乏技术背景。

包括腾讯微信一直是从市场部企业参与公益的品牌宣传角度介入(当然也可能有数据挖掘的商业考虑,作为外部观察者暂时不做无根据的推断),并未有得到腾讯内部技术力量支持。直到平台上线,技术隐患的暴露,腾讯技术团队才开始全面介入整改;最新消息是,平台已经开始与腾讯云团队沟通完善技术短板和不合理设计;宕机是由于搜集全部潜在可能丢失孩子家长信息的逻辑,导致访问量大,服务器和系统架构设计无法支持,整改的确有必要。

 

国人的有罪推定与缺乏信任深入人心,公益腐败、公益商业混合模式的各种说不清更是不少人爱YY、想像和八卦的话题。

笔者与张永将,虽谈不上很了解,但因为共同关注的领域,前后聊过两三次,直觉这是个有良心、有思考、在具体领域对痛点有深入洞察、想推动系统性解决社会问题解决方案的公益人。我相信他用可持续行动能力解决社会问题痛点的初心。

 

新公益的资源整合、跨界协作太重要。

正如腾讯云布道师黄希彤所言“需要资源的人往往不是相应的专家,无法准确评估自己的需求,也难以用好资源,需要跨界的人才才有能力整合。”同时,他表示之前这类产品没有尝试过搜集这么多用户的个人信息,产品做这么激进的设计的时候要更多咨询互联网产品经理的意见。“服务器和数据安全不是目前最关键的问题。目前最关键的是产品形态和公众的信任感之间的矛盾,需要的是心理学和互联网产品设计方面的专业能力注入。”

 

多年深度参与公益,保护用户隐私安全的“白帽子” 万涛忍不住发言,“采集流程设计的确不够敞开严谨,考虑不周全,道德不能取代安全设计; 我在会后呼吁过儿童安全机构加强协调合作,但公益界此方面历来是说多做少,山头林立,所以一个产品出台拍脑袋缺乏内审和评估测试常见;立法、预警、救助、补漏是彼此相扣的环节,民间可以更主动和高效,但也应更透明和敞开协作合作共赢,不自我道德绑架;企业PR力度要适度,公益支持不宜喧宾夺主,公益最终要落地而不是点赞。”万涛认为公益不能绑架一切,“公益组织围绕儿童安全问题率先形成自组织和协同合作,多年技术支持很累很无成就感”。

 

有情怀的IT男睿介寻子APP的创始人李介表示“客观的讲,“这次‘儿童失踪预警平台’是好事,有不完善的地方,可以迭代完善,毕竟美国的安珀警戒也是一步一步建立起来的。我的看法:1.腾讯应该肩负更多的责任,毕竟技术层面的腾讯有更多资源;2.公益不是点赞,是解决社会痛点;3.公益和商业不要直接挂钩,容易滋生腐败和变味(马云的公益基金运作大家可以借鉴);4.公益组织之间要合作要开放;5.用户隐私不应该靠道德约束,而要靠技术和深思熟虑的设计。最后,呼吁除去微信外其他社交网络和互联网现象级产品放下门槛成见,向更多公益项目开放!安珀警戒和亚当警报需要全社会支持!”

 

为睿介寻子APP 提供云服务器的七牛云首席架构师李道兵对安全问题回应

“如果我来实施的话会提到 a. 为什么要这个数据? b. 数据如何加密? c. 是否有合作的安全供应商,比如乌云? d. 内部的安全规范。”

 

争议背景

 

上周五1120日是“世界儿童日”,微信与中社儿童安全科技基金、腾讯公益联合发布 “中国儿童失踪预警平台(CCSER)”。一旦儿童失踪,家长可迅速打开微信,在CCSER儿童失踪预警平台上,基于已经建立的儿童防丢档案,即时发布预警信息 。周边的“志愿者”们会接收平台推送的预警信息,在儿童失踪3小时黄金时间内,形成半径30公里、90公里、690公里的三道保护失踪儿童的预警保护圈。

 

该平台社创客早有关注(后附一篇关于该平台的文章,刊于《社创客》11月刊)。它在周五上线当天,服务器被”挤爆“宕机,继而一个名为”口袋育儿“公众号的紧急呼吁不要使用该平台。该帖子被迅速传开。这个帖子对负责运营CCSER 平台的NGO 组织“中社儿童安全科技基金”的组织架构、负责人背景(身份不明自然人捐赠200万,秘书长前警察张永将),对CCSER 警报发布流程(用户自行发布无审批,运营者无能力处罚)的规范性,对平台收集用户隐私(美国安珀系统只收集失踪者隐私,CCSER 收集全部用户隐私,包括家长姓名、孩子姓名、身份证、手机、住址等)等提出了多处质疑,得出了平台业务逻辑幼稚、报警模式不负责、很难进入实用的结论,并对运营平台的中社儿童基金严重质疑。

 

很快,“前警察”张永将发布了公开信回应,承认对于技术能力应对超乎预期的群众参与不够,因流量压力引发宕机的问题,以及平台对公众的宣传解释不足,并对“神秘”的中社儿童安全科技基金背景做了解释——国家级公益基金会下属的二级基金,虽然在笔者与张永将的沟通中,张非常明确的告诉我这是一家民政部直接登记管理的基金, 但对于这家二级基金的公益和商业属性并未有非常明晰的界定和披露;关于隐私数据泄露隐患(与三大电信运营商、光大、民生银行系统,腾讯京东阿里等互联网巨头同一家服务器提供商,且安全级别相同,分别加密处理用户数据),实名制(身份证核查,只做验证不做采集),前警察张永将对平台四层保护圈设置的逻辑(控制人贩子利用平台作案)从一个老公安专业角度作出了解释。可能从资深互联网

 

 

案例延伸阅读     

 

儿童失踪预警平台:比找寻提前一步

 

/ 许文芳 田宏媛

编辑 / 张跃

本文发表于《社创客》杂志11月刊

 

当儿童失踪的信息一旦确定,能够在最短时间、最小范围内、最大限度响应,这才是最好的方式。张永将发起的中国儿童失踪预警平台参考的正是这样的业务逻辑。

 

中国走失儿童找回率是 0.2% ;而在美国,儿童的走失找回率是98%——面对这样一组数据,你到底能够做什么?中社儿童安全科技基金秘书长张永将的选择是发起中国儿童失踪预警平台。

 

这多少与他曾经的刑警身份有关。在过去从事刑侦和情报分析工作时,张永将就发现了拐卖和走失儿童精准数据的缺失,这个问题直接导致了很多案件无法推进下去。离开警察岗位后,他一直致力于儿童安全教育,自 2014 5 25 日第一场儿童防侵害专题讲座开始至今,他已在全国坚持做防止儿童失踪公益讲座 120多场。

 

当然,他还是一位父亲,甚至曾经经历过一次惊魂的孩子走失。“我有一天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录节目,出来的时候发现手机有 15 个未接电话,我的孩子找不到了。在那时候,我开始想谁可以提供帮助的时候,却发现——没有人。”这也让他陷入了深思:“防止儿童失踪,仅仅靠安全教育还不够,还需要广泛的社会支持。”

 

2015 9 19 日,在社创客举办的“人本设计为民生,让宝贝回家”设计思维主题活动中,张永将带来了中国儿童失踪预警平台的解决方案。在他看来,当儿童失踪的信息一旦确定,能够在最短时间、最小范围内、最大限度响应,这才是最好的方式。

 

每个人都多看一眼

 

这是一个基于移动互联技术和 GIS(地理信息系统)建立起的这个儿童失踪社会应急响应系统,目前,国际范围内利用各种媒体、社交网络、移动智能通讯设备等途径让失踪儿童的信息迅速被社会大众知晓以提高走失儿童找回概率的做法已经比较成熟,中国儿童失踪预警平台的启动也弥补了我国在这一领域的空白。张永将认为,最为知名的“安珀警报”与世界上多数国家失踪儿童寻找体系的业务逻辑是一样的:儿童失踪的信息一旦确定,能够在最短时间、最小范围内、最大限度响应,才能增加找回的概率,这是最好的方式。中国儿童失踪预警平台的运作参考的也是这样的业务逻辑。

 

“关注走失儿童,是关注那些已经失踪、或确认被拐卖,甚至是已经尸骨无存的孩子,还是说去关注所有孩子?丢的多,还是没有丢的多?”这是张永将在发起这样一个预警平台时反复问自己也问别人的问题。曾经的刑警身份令张永将深知要破一起失踪案最头疼的就是侦查没有方向。失踪是一个结果,走失、拐卖、绑架、离家出走、意外事件等都可能造成孩子失踪。但孩子不是在走失的那一刻就已经失踪,失踪在法律上是有过程的,不能马上宣布失踪,而当真正宣布失踪时,往往也错过了最佳找寻的时机。

 

与当下很多平台将关注点放在已经丢失孩子的家长、家庭上相比,中国儿童失踪预警平台则是要在失踪的状态成立之前,发动尽可能多的社会力量去搜寻线索,提高找回率。

 

该平台设立于手机端,对所有用户开放,但只有注册用户(一般是家长)才可以发布信息,注册用户需要经过身份证信息、联系方式的认证,注册后可以录入孩子信息,发布的信息可以包括姓名、性别、肤色、发型、声音、长相、照片等,一键提供信息给公安部门。除了通过系统报警,家长还可以基于位置信息,以时间和距离为轴线,如 10 分钟 10 公里,30分钟 180 公里范围,向已安装预警平台的手机端用户推送走失信息。这样,通过移动互联网的高效信息传递,中国儿童失踪预警平台上发送的失踪儿童信息可以在最短时间内得到最大化的关注。它不要求每个人放下手头工作,投入到寻找孩子的活动中,只要在收到丢失孩子的消息时,能够 360 度看一下周边,找到走失孩子的可能也会大大提高。

 

法律问题大于技术问题

 

愿望的美好并不能决定过程的顺遂,对于这一点,张永将也深有体会。“信息上传的安全性,一些隐私信息是不是违法,你有没有这样的权利发布家长的隐私信息和孩子的隐私问题,法律问题大于技术问题。”

 

技术上,中国儿童失踪预警平台拥有独立的服务器,且服务器从软硬件两个层面都进行了信息安全防护,数据传输采用SSL 协议进行加密。有一家给三大运营商服务运维的上市公司给平台做开发和服务器的安全控制。

 

但在运行上,该平台目前只能是用户自愿选择是否接收儿童走失信息,没有法律强制性规定来保障每一个在走失儿童附近的人都必须收到相关信息。同时,平台发布家长和孩子信息的权利也需要法律的保障。“如果基于这个平台导致人员遇害,或者说绑匪撕票,这些责任对某些人来说政治风险大于社会价值。在没有法律规定的情况下,我们目前是由家长决定发布与否,平台没有权利。”对此,张永将有些无奈。

 

此外,各部门尤其是国家相关职能部门的联动亦需要法律来维护。如果有立法层面的保障,对违法行为能进行查处,虚假信息以及不安全信息的负面影响会小很多。比如,调用公安部门户口登记,来核实是不是发布者的孩子;或者将发布虚假信息的行为记入个人诚信档案。但这些目前只能在平台自己的权力范围内处置。“这是一个新事物,我们会先从互联网企业开始,因为互联网是开放的,我们先集中精力逐步把它做成一个真正全国性的平台,然后基于这个平台打通一些关系。”张永将对待目前面临的问题,仍保持着非常平和的心态,“任何事情都不是一蹴而就的,美国做安珀警报体系的时候,1998 年建立儿童警报基金,一直到2003 年才国会立法,然后再到 2005 年的时候终于形成了一个全国性的响应,总共用了 7 年的时间。”

 

不过,改变正在逐步发生。一方面,推动立法的行动正在进行,张永将透露:“今年 11 20 日,我们会做一个专题的法律研讨,将会有法官、律师等相关各方参与,进行推动国家相关立法的尝试。”而在推广上,预警平台已与部分主流社交软件、多家手机厂商的预装软件、低端智能手机、社交媒体以及传统媒体达成初步合作计划,目的是让更多的人安装平台软件,即便没有安装手机平台但属于这些合作软件和媒体的用户,只要符合平台时空规则就都会收到预警信息。平台后续还会与微博打拐及微信建立深层次的合作未来,电子室外大屏、社交网站、社交软件等也都要大范围加入预警平台。

 

“思想、创新、文化需要不断地去碰撞。这样的空间和平台对于实干者来说是十分有价值的。这种价值在于打破了我们单个人思想的封闭与狭隘,使不同的思想能够在一个开放的平台中碰撞出更耀眼的火花,从而真正形成一些更有意义、更有价值的可行性方案。”参加完社创客 9 19 日举办的“人本设计为民生,让宝贝回家”设计思维主题活动后,张永将如此说道。他和他的预警平台也正在做着同样的事情——用极大的恒心与创新的姿态与不同的领域建立沟通和合作的机会。

文章评论(1

signed as

社创客

社创客=媒体+社区+孵化器
联接社会、商业、科技的跨国创新与创业社区,立足中国放眼全球,致力于关注发展中的社会、科技、环境问题,寻求商业化的可持续解决方案以解决社会痛点问题,探索新时代商业环境与模式的转变,推动中国社会创新进程的加速。

联系我们

北京市朝阳区新源南路6号
京城大厦2502室
419 7th Street NW , 3rd Fl.
Washington D.C. 20004

+86 84861231-610

info@sinovator.org

@2015 Copyright by 社创客 | Sinovator 京ICP备15015697号-1

document.write("12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