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影响力测评领域完全报告

裘成 2015-11-26


随着全球社会环境问题的压力进一步增大,影响力投资作为一种公益与商业相融合的新投资方式,逐渐崭露头角并日趋重要。影响力投资者已不再满足于了解投资是否取得了社会或环境影响力,而是希望能知晓投资具体产生了多少社会环境影响力,与投入相比是否在项目与企业的财务运行及其所实现的影响力价值之间达到了投资所期待的回报。

 

影响力测评,一种对影响力投资所实现的影响力进行具体测量和评估的体系,也随着这种需求变得尤为重要。在近几年影响力投资行业的发展中,影响力测评的流程、框架、工具和技术也在不断完善和进步。

 

影响力投资测评的重要性与难点

 

影响力的测评发生在影响力投资的整个流程,通过数据与信息的收集、跟踪,投资产出与投资成果的定性和定量的评估,不仅能从微观层面为投资者和影响力投资机构带来富有价值的信息,以便更好的分配资源、调整组织内部的运作与战略决策,也在公关角度帮助投资者和项目实施者更有效地沟通与传达项目所实现的影响力,以便真实有效地汇报给影响力投资基金和私募,吸纳给多的影响力投资资金。影响力的测评不仅是投资机构对自我投资的一种负责任的做法,它能使机构未来的投资更加有影响力。在宏观层面,影响力测评能为整个行业更新知识,通过了解和对比业内影响力投资项目所产生的收益与社会和环境的影响力,更多的机构能够预测项目是否值得投资、以及预测投资所能带来的影响力,使整个影响力投资行业在长期可以更加有效率,获得更多的社会与环境影响力。

 

影响力的测评有着多种多样的难点,主要可以包括标准化、数据两个层面的难点。在标准化方面,对评估者而言,影响力投资项目的使命、模式、产品、服务等各不相同,就像我们难以将“苹果”和“桔子”对比一样,如何测量和量化社会与环境影响力、如何系统性地对比不同项目所产生的影响力是一个难点。如何解决这个难点呢?普遍性的共享测评体系(如影响力报告与投资标准,Impact Reporting and Investment Standards,简称IRIS),在2009年被推出并逐渐被更多的影响力投资者所利用,它能有效地将投资的绩效通过相关的多种指标来综合评估投资的产出。在数据方面,试图收集、追踪影响力数据和进行评估必然会对项目带来一定的资源与成本付出,如何方便有效的从基层收集数据、收集有透明度和相关性的数据、有效的追踪影响力在不同时间点的变化,不使测评变成项目运作的负担,这也是一个难点。手机的普及与互联网技术的发展使数据方面的难点得到了一定的技术进步。标准化与信息数据的收集追踪与使用在目前依旧是影响力测评领域的难点,但影响力测评领域在不断发展和进步以解决这些难点。

 

影响力投资的评估手段

 

尽职调查阶段的测评

 

尽职调查,或谨慎性调查,是影响力投资机构在投入资本前对目标投资项目进行调查与分析的活动。

 

在尽职调查阶段,影响力投资者首先会根据机构使命(Mission)、展望(Vision)和预设投资标准

 (Established set of criteria)进行投资项目筛选。

 

影响力投资者往往会与投资对象共同探索项目的改变理论(Theory of Change) ,从而理解投入是如何通过投资项目的具体活动,在基本假设下,产生最终所期待的成果。改变理论能够让投资者进一步理解投资影响力的产生原因,从而理解投资项目的影响力价值链(Impact Value Chain),更好地设计和评估项目,他们是影响力投资者可借鉴的工具。

 

改变理论所回答的问题是“如果……,在……条件下,则/所以……,从而实现……的改变”。例如,如果小型增长型企业能够通过利用我们的影响力投资资金扩大企业规模,在对其产品与服务有需求的当地条件下,企业会快速增长产生更多的就业机会、从而提高该地区的生活水平和福利,实现积极的社会价值。

 

影响力价值链是基于改变理论之上,是可以展示影响力基金如何通过投入所产生活动、实现投资产出与成果、最终实现投资目标的工具。

 

就如同常规投资者在投资项目前需要考虑预期收益一样,影响力投资者在尽职调查阶段往往也会预估影响力。影响力投资者还可以做实地调查,通过直接与项目所涉及的员工、客户、供应商等的交流来核实对影响力的预估。

 

投资产出与投资成果

 

在对影响力评估的框架中,测评投资产出(output)与投资成果(outcome) 是综合全面的衡量投资影响力的有效办法。这两者在意义上有着区别,在评估方法上也有不同。产出是通过影响力投资活动所直接生成的产品或服务;成果是通过投资产出的产品或服务直接或间接影响所产生的正面或负面的效果。举例来说,一项投资在生产销售蚊帐的中小企业的影响力投资,社会目标是以减少非洲因疟疾死亡的人群,投资产出包括蚊帐这项产品的销售和使用量,投资成果包括因使用蚊帐所减少的疟疾病例、死亡率等社会成果。

 

测评投资产出与投资成果的方法将在此分类介绍,投资者应根据需求与实际情况来决定采取何种测评手段,不同的测评方法与工具也可以相互配合着运用来进行影响力测评。

 

评估影响力投资产出的方法

 

影响力投资产出的测评主要包括利用指标在影响力测评框架下进行系统性的测评。机构通常根据投资项目活动与目标,从一些标准化的普遍性共享测评体系(IRIS指标)中选择与项目相关的具体评估指标,这些指标可以收集、追踪、计算或评分,而从对影响力投资产出在不同分类下的指标进行量化或评级。机构还可以对各类指标配以不同的权重,从而计算综合评分,以比较机构旗下不同项目的绩效。利用指标评价系统测评投资影响力是目前影响力投资机构测评的主流。

 

影响力报告与投资标准(Impact Reporting and Investment Standards),简称IRIS,在2009年由非营利机构全球影响力投资网络(Global Impact Investing Network,简称GIIN)推出,为影响力投资行业内提供统一的定义和测评标准。其作用如影响力投资测评领域的公共语言、基础设施。IRIS起源于2008年,洛克菲勒基金会与一些影响力投资领军组织共同商讨了影响力投资领域的障碍,之后,全球影响力投资网络GIIN被当时参会的一些投资者共同设立,试图解决领域内定义、追踪和汇报影响力的透明性、可信性需求。洛克菲勒基金会、AcumenB Lab率先共同开始了公共指标的创建,因为影响力投资行业涉及面很广,许多细分领域(如小额金融)已有标准化的指标,于是IRIS的指标框架参考了超过40多个行业的现行标准与汇报框架,包括世界卫生组织、世界资源研究所、阿斯彭发展企业家网络(Aspen Network of Development Entrepreneurs,简称ANDE)、国际劳工组织、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世界银行、美国国家环境保护局等等。

 

影响力测评的框架通常以IRIS指标为基础来建立。IRIS所提供的免费指标是影响力测评的公共语言,它涵盖有财务绩效指标、运营绩效指标、产品指标、产业指标和社会与环境目标指标,提供了一个极其全面的指标目录,任何投资者、基金管理者、企业和组织都可以从这个目录中选择适合该企业、该组织、该投资项目的指标,也可以根据自身实际情况调整或加入相关的指标,建立自己的测评框架。机构还可以对各类指标配以不同的权重,综合考量其财务回报与社会环境影响力。

 

影响力测评框架有很多,组织往往根据自身的使命和需求建设相关有效的测评框架。

 

例如,阿斯彭发展企业家网络的核心指标(ANDE Core Metrics)用于旗下成员汇报社会与环境影响力,从而了解小型增长型企业在发展中的财务、社会、环境收益,其核心指标包括销售额、全职雇员人数、全职雇员薪酬、新投资资本量和温室气体排放量,成员还可选择潜在影响力及行业相关指标进行汇报。

 

致力于解决贫困的孟加拉国的小额贷款公司格莱美银行(Grameen Bank)的测评方法是利用MOTIV评分表(MOTIV Scorecard),其包含五大类下的40个主观与可量化指标,每个指标可打1-5分,每个指标的打分有具体的操作指南来指导评估,最终的总分可以将项目归纳为从“高影响力/契合投资战略”到“有声誉风险”等不同级别,从而更好的对项目做决策。

 

为非洲与拉美国家小型农业企业提供贷款与培训的Root Capital也使用评分表的测评办法,利用IRIS的指标构建了适合的测评框架,可将每个贷款对象的小企业评为从CAAA的等级,被评为C等的企业将丧失获得贷款的资格。

 

虽然影响力投资的商业模式各不相同,但测评框架、评分表、评级系统等是很好的衡量投资产出的办法,投资测评者可以利用它们来定制自己的测评框架。

 

在测评的过程中,指标的测量可以在项目开始前提供一个基准水平(Baseline),然后在项目实施过程中不同时点(如半年或一年)追踪指标,记录变化,项目结束后指标的测量可以提供退出状态的数据(Endline)。在项目结束之后,影响力投资者还可以在后期收集指标做跟进(Follow-up),以了解项目结束后在长期的影响。

 

使用绩效指标来测评投资产出,衡量投资财务运行情况、量化社会与环境影响力已成为影响力投资测评的主流,特别是IRIS指标,在近几年不断被更多的影响力投资机构利用来进行影响力测评。2013ImpactBase (GIIN旗下的一个影响力测评网络搜索平台和影响力投资社区)上注册的96%的影响力基金使用绩效指标来量化社会与环境影响力,而其中有一半的影响力基金(154)使用IRIS这一标准。[i]ANDE2014年对三十多家致力于投资小型增长型企业的影响力机构做调查,发现其中有75%使用IRIS标准来测评投资产出。[ii]

 

建立在IRIS指标基础上,GIIN所推动的影响力测评的全球影响力投资评级体系(Global Impact Investing Rating System,GIIRS Ratings),也在2009年设立,在2011年发表了第一批参与GIIRS Ratings的基金的影响力评级报告。目前,全球影响力投资评级体系GIIRS基于2014

 年推出的第四代B Impact Assessment(BIA)影响力测评框架,这个框架包括运营与影响力商业模式(Impact Business Model)两大部分。BIA测评框架也是以IRIS标准为基础的,包括了超过30个核心的IRIS指标,IRIS的术语与定义贯穿整个框架。全球影响力投资评级体系GIIRSBIA测评框架下,通过影响力组织所提供的数据,GIIRS分项评分,并最终评出1-5星的运营等级和影响力商业模式综合等级(有铜、银、金、白金等级)。ImpactBase2013报告显示,在有对社会和环境影响力评分的100家影响力基金中,37.5%的基金有使用GIIRS Ratings[iii]

 

在经济财务方面的绩效还可与社会、环境影响力相结合,如用社会投资回报率(Social Return on Investment, SOI)将机构产出的社会效益货币化,计算社会投资回报。IRIS的指标可以与SOI方法结合使用。

 

测评影响力投资成果的方法

 

以上所介绍的衡量投资产出的方法相比评估投资成果的方法更为容易操作,但它不能评估投资成果。例如某一致力于投资中小企业增加就业以减少金字塔底层人口贫困的影响力投资项目,IRIS等指标测评系统可以衡量企业所增加的雇佣人数,但不能衡量这些新增就业所产生的社会价值——投资成果。评估影响力投资成果往往需要付出更多的资源,但可以让影响力投资者在了解投资产出以外,进一步了解投资的(最终)成果。如果影响力投资者想进一步测评投资成果,可以有以下几种办法。

 

A. 定性的案例研究  (Qualitative Case Studies)

项目的评估者往往由一名影响力机构雇员或外包的评估咨询师或研究所带领展开案例调查,通过面试、问卷等方法在实地收集各方面的信息,包括项目所涉及的各阶层员工、受益者(即客户)、产品和服务供应商、甚至竞争者信息,从而撰写详细案例。通过调查,有时可计算项目的乘数效应(Multiplier Effect),即影响力投资所带来的连锁反应程度,从而间接衡量影响力价值链中项目对当地经济的具体影响。

 

B. 利益相关者问卷调查  (Stakeholder Surveys)

通过问卷直接的对投资项目的最终受益的各利益相关者收集信息和数据,同时试图了解利益相关者对项目的在不同阶段的观点,理解影响力在不同时间点的变化。与实验性研究所不同的是利益相关者问卷没有对照组,所以它并不试图了解假若没有影响力投资项目的虚拟条件下的事实来知晓实际影响力,但利益相关者问卷调查能较为划算的提供影响力信息。

 

C. 实验性研究  (Experimental or Quasi-Experimental Studies)

影响力评估最为严谨的方法是实验性研究,但这也是最费时费钱和费力的评估方法,在影响力投资领域并不常用。实验性研究会设计项目的实验组与对照组,对照组的设置即是给了一种“假如没有这项投资,将会是什么样”的虚拟情况,所以这种方法能进一步回答投资者“所衡量的投资成果到底有多少是来自于这个项目本身”,从而得到项目的实际影响力。通过对实验组与对照组详细的问卷调查、利用计量分析结果,这种方法可以非常严谨的计算出社会影响力。从事这种影响力评估的机构往往是国际发展领域的较为学术的研究机构(例如专注于发展项目影响力评估的J-PAL, Innovations for Poverty Action),而投资这些发展项目和提供评估经费的往往是资金雄厚的基金会(如比尔与美琳达.盖茨基金会)、国际组织(如世界银行)和发达国家政府的国际发展署(如美国国际开发署、英国国际发展部),实验性研究往往用于在发展中国家实施的国际发展项目的评估,使这些机构能了解投资的国际发展项目所能具体产生的影响力,优化发展政策。

 

影响力投资流程中的测评

 

如上文所述,影响力的测评在投资的整个环节都有涉及。在尽职调查阶段,测评能帮助影响力投资者预测影响力;在投资战略的设计阶段,影响力投资者需要设计指标与数据收集、追踪方法;在项目投资过程中,影响力投资者需跟踪、测量影响力,根据测评投资产出(或及投资成果)及时对组织内部决策和运行提供信息;在投资项目完结后,影响力投资者通过评估影响力可以了解最终在社会、环境的影响力。阿斯彭发展企业家网络在2014年对三十余家投资于小型增长型企业的影响力投资机构进行问卷调查,发现三分之二的投资者会在尽职调查中测评社会和环境影响力,将近一半的投资者会在投资的整个流程与投资结束后期的测评影响力。影响力测评应在投资不同阶段的循环,影响力投资机构从而可利用测评改善内部运营,不断升华其投资影响力。

 

测评技术与数据平台

 

随着移动与互联网技术的进步,在收集与跟踪实地数据上,除传统问卷和面试的手段,使用手机或小型平板电脑等移动设备上收集相关的、及时的、有用的数据是目前的发展方向。移动设备可以快捷有效的收集数据,还可以让受益者(客户)对服务进行评分,收集的数据也可以很方便的录入至影响力测评与汇报平台上。

 

影响力测评通常利用Excel、客户关系管理软件(Salesforce)、云计算平台等录入和存储数据。值得一提的是B Analytics平台,Acumen Fund2006年创立的基于客户关系管理软件的绩效跟踪平台——PULSE20139月与B Lab推出的B Analytics平台合并,目前B Lab所管理的B Analytics是客户可定制的综合测量、对比、汇报影响力的测评平台,它基于IRIS的标准术语,结合了B LabB Impact Assessment(BIA)影响力测评框架。通过BIA测评框架,B Analytics这个平台的产品之一即是上文所提到的全球影响力投资评级(GIIRS)。截至2014年底,已有140位投资者利用B Analytics平台进行影响力测评。[iv]

 

资源与成本

 

测评的财务激励

 

如何在财务上激励影响力投资基金管理者对影响力去做测评呢?就如传统私募的薪酬包含以维持开支的管理费(Management Fee)与激励作用的成功费(Success Fee)类似,社会环境绩效也可以利用成功费的设置来激励影响力资金管理者去做测评。例如,为确保影响力投资达到了所预设的社会影响力目标,影响力投资基金Vox Capital(一家投资致力于服务巴西金字塔底层人口的有潜质企业)利用GIIRS来对社会、环境影响力做评分,当综合GIIRS分数超越了所预设的社会回报最低标准(Hurdle Rate),基金管理者才可以获得全部的成功费,否则仅能获得半数数额的成功费;如果未完成财务回报目标,基金管理者也无法获得成功费。又如Insitor Management(该影响力资金管理机构在印度与东南亚投资种子资本(Seed Capital)给服务于低收入人群的社会化商业),因为其资金来源属于耐心资本(Patient Capital),投资者希望能确保社会影响力的实现,因此Insitor的资金管理者的薪酬制度要求项目必须达到所预期的社会目标基金管理者才可以获得成功费,具体的社会目标的设立因不同具体项目而异,使得激励机制与资本投入达成一致。

 

财务与人力资源

 

进行影响力投资测评的组织财务来源与状况各不相同,分配在测评的财务与人力资源当然也因此而异。影响力投资机构应该根据基金的具体情况来平衡分配花在影响力测评上的资源。

 

阿斯彭发展企业家网络在2014年对三十余家投资于小型发展企业的影响力投资组织进行问卷调查显示,分配在影响力测评上的人力往往是组织内部的,平均人数在1-2人不等,也有少数组织外包给咨询师来做测评工作,花费在测评上的财务占运营资金的0%-25%不等,根据组织大小不同测评的开销平均占运营资金的1%-8%。值得一提的是,报告发现,分配在测评的资源与如何利用测评结果有着显著关系,若组织进行测评是为了在组织内部使用数据以调整运营而非仅仅起公关效果,则会使用更多的财务和人力的资源。[v]

 

影响力测评领域的趋势与发展方向

 

影响力测评领域的一大趋势是结合商业运行模式来更好的理解影响力、将影响力投资机构的财务发展与所取得的影响力有机结合来做更好的战略分析。很多时候所投资对象的商业模式直接与影响力的理解相关,简单的商业模式总是相对而言更容易理解影响力,如投资为非洲农村贫穷家庭提供洁净灶具的企业,可直接通过洁净灶具的销量来衡量投资产出,而企业的销售增长与覆盖的村户数量就能直接反映社会和环境影响力。简单的商业模式更易于测评和理解影响力,但较为复杂的商业模式可能能带来为无形的、系统性的社会与环境变化,而这些很难通过指标来量化。

 

随着领域的发展,另一趋势是行业内的影响力归因需要变得更加透明。在影响力的归因上,有时候不同基金给同一家企业投入影响力资金并同时向投资者和公众汇报影响力,这在整个领域范畴会导致影响力的重复计算。一些影响力投资组织呼吁在基金管理者间分享数据与测评方法,发展统一的办法来解决透明性和归因问题,为影响力投资领域的进一步壮大做准备。

 

影响力测评数据收集的发展趋势是开发更为自动化的数据收集、追踪、分析、汇报平台与科技,并将数据收集过程沟通融入项目的运行之中,同时提升数据质量。

 

2014年影响力投资行业的一些领先组织提出了Metrics 3.0的概念,为影响力测评领域打开全新的视野。它是从Metrics 1.0负责任(Accountability)、到Metrics 2.0共享标准(Common Standards)Metrics 3.0价值创造(Value Creation)的一种进化,它包括整合影响力指标与财务运营指标来帮助影响力投资组织更好的发展产品与服务、提升资源配置、建立更有效和有影响力的商业,利用有效的影响力测量与评估提升整个领域对影响力投资的共同学习,构建影响力投资测量与评估的生态系统(Ecosystem-Level Measurement and Evaluation)

 

此外,在2014年影响力基因组计划(Impact Genome Project)的概念亦被提出,就像人类基因组计划、音乐基因组计划(Music Genome Project)一样,影响力基因组计划试图通过分析整个行业中各项目的影响力基因(如从项目的运行机制、改变理论、潜在成果及其他指标数据中的所提取的各因素),从而可利用影响力基因组计划的分析法合成成果数据,在投资前预测的项目有效性与成果。

 

影响力测评的趋势和未来发展前景令人激动,作为一种试图收获财务回报、社会与环境影响力的影响力投资,影响力测评对企业内部的运营决策与对外公关有着极其重要的作用。在影响力投资领域不断壮大的过程中,我们相信将会有更多的影响力投资机构参与影响力测评并为测评领域在方法与技术的完善和更新提供力量,为整个影响力投资行业的进步做出贡献,实现商业与公益的更美结合。


(载于《社创客》(11月)总第5期 42-45页)

文章评论(1

signed as

社创客

社创客=媒体+社区+孵化器
联接社会、商业、科技的跨国创新与创业社区,立足中国放眼全球,致力于关注发展中的社会、科技、环境问题,寻求商业化的可持续解决方案以解决社会痛点问题,探索新时代商业环境与模式的转变,推动中国社会创新进程的加速。

联系我们

北京市朝阳区新源南路6号
京城大厦2502室
419 7th Street NW , 3rd Fl.
Washington D.C. 20004

+86 84861231-610

info@sinovator.org

@2015 Copyright by 社创客 | Sinovator 京ICP备15015697号-1

document.write("18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