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慈善就只是捐钱吗?NO!扎克伯格告诉你为何选择有限责任公司

孟志玲 2016-1-8


扎克伯格在女儿Max出世时发表捐赠声明,引起的关注和评论可谓是此起彼伏。它不仅是一份捐赠声明,更是一封娓娓道来的父爱表白信,引发各界的一片赞叹。

 

在声明中,小扎将转移450亿美元的99%股份到他们夫妻刚在特拉华州成立的一个叫做陈-扎克伯格计划(Chan-Zuckerberg Initiative)的有限责任公司里(LLC)。这450亿美元将用来提倡并投资在个性化学习、疾病防治、能源清洁治理、降低贫穷、提供平等的权利等等广泛的领域。

 

然而,同时随之而来的,也有无数的质疑和嘲讽。这些负面评论的“声讨”中,有些称小扎是想避免遗产税; 有些则称他想对自己的资本更好的控制; 更有甚者称他只是干打雷不下雨,明明有更多做慈善的形式,扎克伯格却选择了一个并不讨好的有限责任公司形式(LLC)。很多人认为,这可以说是和慈善,完全不沾边。

 

为了更有效的慈善

 

与其说小札想要控制他自己的资本,不如说他想找一个创新的方式来解决社会问题。他不是一个单独为了做慈善而做慈善的商人,而是一个想要把慈善做的更有效的新一代“慈善家”。也许现在说这样的话还为时过早,但是他之前和现在正在做的投资已是有力证明。

 

2010年,小札投资1亿美元给纽泽西纽瓦克的公共学校系统。这次捐赠可以说是他首次做的公开投资,却并没有收到预期的成果,甚至是一次彻彻底底失败的捐赠。

 

这次投资,小札的目标是改善纽泽西的传统公共教育系统。他单纯地相信市长兼教育改革者布鲁克的倡导,赋予教师更多的责任,增加特许公立学校(Charter School),并试图和教师协会达成新的协议——褒奖那些在教学中有创新并且学生评价好的教师、开除表现不好的。

 

遗憾的是,由于教师协会的反抗结果导致公立学校无法推行新教师协议,而教师工资却因新加的绩效工资大幅度增加;虽然增加的特许公立学校升学率大大提高,但却降低了当地公立学校的入学率。这与扎克伯格的初衷从根本上改善公立学校的教育系统背道而驰。 1亿美元的慈善捐赠耗在雇佣的咨询师、教师和管理者的工资和绩效奖励上,最终沦为一次官僚主义的政治干预。在民主制度这样复杂的背景下, 这种自上而下的捐赠干预往往不能解决根本问题。

 

(一个特许公立学校是一个完全不同于当地公立学校系统的一个存在,它的操作不遵循当地的公立学校的法规。它必须对学生的成绩和学校的承诺负责任。如果学校不能证明在学术成就,财务管理,和组织稳定上有良好的表现,它将会被关闭。由此可见,特许公立学校的成功并不能给公立学校改革助力,相反由于增加的特许公立学校致使传统公立学校生源减少大大挫败了纽泽西的公共教育系统运营。)

 

这次投资后,小札意识到单单依靠商业智慧并不能彻底改变公立学校系统。改变公立学校系统,则需要更全面复杂的包容性。它更像是提倡一个教育公共政策的制定,需要考虑所有参与在其中的个体和团体的影响力。于是,下一笔1.2亿美元在加州湾区的教育投资中,他开始考虑来自本地的教育工作者和社区负责人等相关人士的见解,去了解当地学生真正的需要。教师和家长也成为投资计划改革的一部分。他开始意识到单一的教育改革并不能实现公共教育的彻底改善,而教室设施的创新、孩子生活的改善、教师教学能力的提升等都是考量的因素。

 

这个年轻慈善家扎克伯格的每一次投资都在不断汲取上次投资的教训。如今他在女儿诞生当日做出这个捐赠决定其实并不意外,此计划可以说是又一次公开版的捐赠升级。考虑到捐赠的金额和出发点并不能单单决定捐赠的成果和影响力,选择在爱女诞生日发布这个消息则说明他已经将利用社会影响力这一决定性因素作为捐赠是否成功的条件。

 

虽然这次他集合了之前所有捐赠的经验,但是想要彻底的解决这些社会问题,他明白只有坚持不懈的冒险尝试,社会问题才能得到根本解决。在写给女儿Max的信中,他用六点来总结他的领悟:

1)做长期的投资,时间可能是25年,50 年甚至100年;

2)与将要服务的人群直接接触;

3)用科技去做出改变;

4)参与在公共政策并倡导政策的形成;

5)支持并听取各个领域中最专业和最有影响力的领军者的意见;

6)在捐赠形式和实施上不断尝试并敢于冒险,善于在今天的投资教训中吸取经验才能使明天的投资更有效。

 

他明白教育改革等等一系列的改革都不可能在短期内完成,也不可能通过一个可以单独量化的因素得到解决,一个社会问题的解决需要上述方方面面的资源和影响力的整合。如果他只是想单纯的把钱捐给公益组织去简单的做慈善,不在乎他的捐赠有没有真正的影响改革,那么他只需像外界评论那样简单的直接捐钱给基金会。换句话说他更看重的是他的捐赠责任和捐赠成果。

 

毕竟仅以公众的看法,慈善捐赠这种高尚行为就是捐钱给慈善机构并期待慈善机构会做捐赠者认为对社会有益的事情。扎克伯格尚且觉得自己之前的捐赠行为有待提高,何以去相信一个慈善机构能达到他想要的捐赠结果。为了确保捐赠的社会价值,就不难想象小札为何最终选择了LLC——默认以税收为目的,控制权在创办者手中的公司形式。

 

相比传统基金会,为何要LLC

 

对于LLC而言,除非做特殊的决定,它所有的财务活动都会归所有者。当LLC盈利时,它的收入会被征税;当LLC失去利润,其损失也会流向它的所有者;当LLC做慈善捐赠时,它会收到慈善稅的优势;当股份从公司转移到LLC没有任何税收减免,也就是说小札和他的妻子相当于简单的移动他们的财产从一个口袋到另一个口袋并要被征税。

 

那么,为什么小札要选择这样一种公司形式来做慈善呢?

 

LLC模式和传统私人基金会模式的利与弊或许会理清我们的疑问,LLC相比传统私人基金会的优势主要集中于以下6点:

1没有最小金额分配的限制-由于传统的私人基金会是由私人、家庭或公司创建、注资并操作的,因此它不依靠外界捐助者的支持,也就不像公共慈善基金会符合政府公共审查标准。为了确保私人基金会的资金履行慈善的使命,私人基金会每年必须有确定投资的数额和去向。不像传统的私人基金会,LLC不必每年去分配一个固定数量的捐赠,因此,如何做捐赠,此公司结构有很大的任意性。

2没有应纳税支出的限制-传统私人基金会必须获得IRS(美国国税局)的提前审批和增加的记录保持的情况下才能做出捐赠。而LLC可以任意捐赠于个人,非慈善组织,和国外的支持类项目。

3没有自我交易限制-政府为了控制私人基金会的创办者确保资金不被挪作己用,其创办者不可进行自我交易。而扎克伯格作为LLC创始人可以自由交易,不用担心违反像私人基金会的自我交易规则。

4没有多余的业务控股限制-一个私人基金会不允许任何个人或公司拥有超过20%的基金会股份,但LLC完全不受限制。

5没有游说和竞选的禁止-LLC能满足小札夫妇参与政治游说并且做竞选等政治类的捐赠,但私人基金会不可以。私人基金会有明文规定不得参与政治游说,并且禁止做与参选相关的政治类捐赠。

6没有透明度的制约-LLC报税不要求公开,也就是说LLC不必像基金会那样公开财务报表和纳税记录。除非扎克伯格自愿公开,LLC的法规并不要求。

 

除了优势,LLC相比传统基金会的劣势也有以下4点:

1收入按照个人应纳税所得额税率征取-LLC的收入是应纳税的并且收入流动通过LLC纳税申报时按照个人所得税率征收。但是,如果资金被分配到一个私人基金会,基金会只需要付这笔投资的1%2%

2滞后的税收减免政策-不像私人基金会有税收减免,LLC没有税收优势。LLC的拥有人无论是写一个支票给一个慈善基金会,还是将资金转移到LLC再来写这个支票有着相同的税收结果。只有当LLC把资金当作礼物送给基金会时会有一定税收减免。

3逆转条款能破坏扣税规则-逆转条款是私人基金会在实施捐赠时拟定的捐款协议,如果其条款被违反,剩余的资金将归还基金会。但是如果LLC在捐款协议中设定逆转条款,资金最终将返回个人的结果备受争议。因此LLC捐款协议中包含逆转条款则有可能失去慈善捐赠的税收减免。

4花费在管理上的资金不可能被免税-在私人基金会,当个人捐赠给资金会时,资金全部可以免税,即使是这些资金一大部分用来付员工工资或者是支持基金会的管理。但是LLC只有在资金最终给到慈善机构才会有一定的税收减免。

 

尽管LLC模式相比私人基金会有利有弊,但是对于扎克伯格来说,LLC可以更自由的实现他广泛的慈善目的。由于此公司形式不拘泥于资金分配,捐赠形式,交易自由,业务控股,参政游说,和透明度的制约,可以更大程度的包容他想实现的慈善内容(以上写给Max公开信的6方面)。虽然私人基金会相比LLC有税收减免的优势,但是对于一个要在未来捐出他99%股份的扎克伯格来说,他会仅仅考量税收这一因素来做慈善吗?

 

为何不是B Corp

 

在“声讨”中,不乏这一质疑,既然要做慈善,为什么不让公众更信服些,选择BCBenefit Corporation)呢?

 

暂先不说选择BC会有怎样的优势来推进做慈善,单单从公司形式来讲:BC是一个要求有董事会和公司管理层的公司结构。它必须公布每年的股东报告,同时也要有由第三方机构评价的年度效益报告。BC必须证明它的社会责任和做到的福利。它的可问责制和透明度要求比传统的私人基金会更高。

 

再者,共益企业不是单纯的做慈善。它在实现对社会创造实质性积极影响的同时,也追求一个或多个公益目标。例如此企业形式旨在做对社会产生积极影响的事情,从而吸引更多的消费者来购买他们的产品。综上所述,对于一个单纯想要做慈善改变下一代生活的马克来说,他既不需要这些繁杂的问责程序去成为一个共益企业去做慈善,也不需要去塑造一个社会正面形象来成全他的产品。

 

如果LLC能给扎克伯格自由的王国去施展他的社会愿景,他就没有必要退而求其次去选择其他公司形式。LLC也好 BC也好,都只是一个公司形式,谁又能保证BC就一定会做一些对社会有益的事情,而LLC不会呢?他的行为本身就是一种善举,他更是没有必要多此一举去选择一个公司形式去证明该善举。从他过去不断改进的慈善行为和他今天做慈善的决心,都显示了他具备做新型慈善的能力。

 

虽然他的方法我们不能确定是否会真正的使其投资有绝对影响力从而解决社会问题,但是在Facebook没诞生之前,我们不也不太确定他要做什么吗?我相信小扎是一台创新的机器,首先创造了Facebook,现在又声明用创新的方式和他99%的财富来解决社会问题。

 

我也相信,他的举动一定会给想做慈善的企业家们一个启示,慈善并不仅仅只有在慈善机构、基金会、非营利组织和Benefit Corporation等公司形式下才可以做。更多的形式等待我们去探索,这或许就是我们一直期待的“下一代商业”。尽管商业的方法和形式并不能完全照搬到慈善业,但扎克伯格主导的新慈善行为在注重社会影响力的同时,以灵活的商业形式推陈出新,并以其捐赠结果为导向,何尝不是一个将商业和慈善完美结合的创新之举呢?

文章评论(1

signed as

社创客

社创客=媒体+社区+孵化器
联接社会、商业、科技的跨国创新与创业社区,立足中国放眼全球,致力于关注发展中的社会、科技、环境问题,寻求商业化的可持续解决方案以解决社会痛点问题,探索新时代商业环境与模式的转变,推动中国社会创新进程的加速。

联系我们

北京市朝阳区新源南路6号
京城大厦2502室
419 7th Street NW , 3rd Fl.
Washington D.C. 20004

+86 84861231-610

info@sinovator.org

@2015 Copyright by 社创客 | Sinovator 京ICP备15015697号-1

document.write("8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