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款地图APP,怎样尝试文物保护?


相传明代之时,有金、倪两位尚书互为邻里,仅一墙之隔。一次院墙倒塌重修,两家为谁多占地起了争执,于是分别致信在外做官的老爷。很快,老爷的回信到了,信的内容竟然一样——“千里捎书为堵墙,让出一墙又何妨?万里长城今尚在,不见当年秦始皇”。金、倪两家人读后都惭愧万分,在重修之时各让一墙,结果形成了一条约5尺宽的胡同,被称为“仁义胡同”。

 

这条“仁义胡同”,就在京郊平谷。在北京,有故事的胡同和地方不止这一个,而这也被认为是北京最有魅力的地方。只是,越来越多的文物遭到破坏的现状正在使得这种魅力变得岌岌可危。

 

由北京西城-清华同衡城市数据联合实验室、北京市西城区历史文化名城保护促进中心和市规委东城分局联合出品的一款地图导览APP——“北京文化遗产地图”或许可以为这个问题提供一种解决方案,它既是旅行工具,也可以让每个人参与到文物保护中来,与政府一起共同完善数据,共同监督。

 

随时查看周边有无文物古迹 11条文化探访路线等你去逛

 

“北京文化遗产地图”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应用?我们或许可以给它两个形象的比喻。

 

它是文化遗产界的“足记”。

 

依托于用户的电影情怀和文艺心,“大片模式”滤镜一上线,“足记”便红了。作为又一款基于地标寻访和图片共享社区的APP,北京文化遗产地图为产品注入了历史情怀和对老北京的热爱。“我们希望给关注历史文物、对老北京文化感兴趣的的你一个关于历史文物的专属App。”开发者如是在官网上写道。

 

打开“北京文化遗产地图”,你可以快速发现“附近”是否有文物地标,也可以尝试在搜索栏搜一搜想去的地方。若是没有特别的目标,你还可以查看一下“文物资源”,里面收录了东、西城辖区内所有的国家、市、区三级文保单位的详细位置、建筑介绍和历史故事,甚至包括街景。探访之余还可以通过微信、微博的方式把照片和感想向朋友分享,炫一下足迹。

 

透过对北京内城文化保护单位的梳理,这款App还设计了11条文化探访路线,根据这些“攻略”基本可以转遍北京所有内城文物保护单位。

 

随时给文物保护状况打分 随时上传图片监督

 

它是城市文化遗产的“大众点评网”。

 

基于百度地图,它不仅图文并茂地展现北京国家、市、区各级文化遗产,用户还可以对这些文化遗产的保护状况进行打分和评论,上传该地照片反映现状等。目前列出的条目包括:“文物价值”、“保护修缮”、“开放利用”以及“文化展示”等。

 

以往,“公众很难参与到城市规划中”是官方规划部门的普遍认识。但是王鹏(北京清华同衡规划设计研究院科研与信息中心副主任、高级规划师)却看到了近年来基于位置社交趋势的不断发展,认为把看得见的城市问题放到互联网地图上去或许能产生新的反应。于是,“北京文化遗产地图”应运而生。这是一次创新的尝试,通过导览工具来获取用户,再将用户转化为文物保护的志愿者、数据收集者、举报人。

 

自该APP上线以来,已经有一些用户提供了反馈信息,如一些点标错了,信息重复了,图片不对等等。用户的积极参与是APP主要发起人王鹏最希望看到的,“通过众包去解决遗产保护这个社会问题”。

 

地图APP,还能怎么玩?

 

玩法一 全国2555个传统村落等你发掘

 

实际上,这类基于空间位置、RBSAPPO2O等商业服务有着天然的联系。当用户达到一定数量后,地图产品自然会产生相应的盈利点,只是北京文化遗产与商业的衔接没有那么紧密,盈利点也有待继续挖掘。而王鹏开发的另一个APP——“传统村落”则已经在盈利点上有了更多的想象空间。

 

“传统村落”收集了全国2555个传统村落的基本信息和地理位置,基于类似的技术,在传统村落上,不仅可以查询到村落简介、图片、路线、附近等资料,还可以上传图片、评分等,更增加了报警功能。如果用户看到传统村落遭遇破坏、需要维护等类似情况可以立即报警,后台接到相关信息后会让有关部门介入,这显然是又一次互联网与传统文化保护的跨界尝试。

 

传统村落的数据库建设是对文化保护的必要手段之一,能够实现对传统村落历史记忆和景观的永久保存,不仅可以为政府决策提供智力支持,还能为领域内学者对村落保护和发展研究提供重要资源。王鹏说:“以往,村庄建设中‘一层皮’的现象较严重——地方上为应付检查,只做公路边上的可见的建设。”而一旦有了这样的APP,村庄的管理者,如村长和会计,可以每天为国家重点保护项目、基础设施改造等拍照并上传,省里或部里看到照片,就知道进度如何。这样一来,监管的目的就可以达成。

 

在转型与盈利上,承载信息更多、受众更广的“传统村落”显然有更多的可能性,包含民宿在内的旅行业商业盈利都在可以设想的范畴之内。

 

玩法二 随时随地发现问题的“负面清单”

 

对于如何引导公众参与到城市规划中,王鹏和团队一直不断尝试。例如,在充满活力的深圳,他们开展了“负面清单”、“建筑地图”等项目。负面清单如“智慧城管”一般,用户可以拍照告诉有关部门哪里的井盖没有了等一系列城市问题,用群众的力量把城市的负面反馈给监管部门。不同于“北京文化遗产地图”,“建筑地图”则是基于深圳的独特发展轨迹,帮助用户去寻找好玩的新建筑。他们希望深圳的良好气氛能够带动更多民众和NGO的参与进来。

 

结论:一笔稳赚不赔的买卖

 

值得一提的是,“北京文化遗产地图”APP汇集的300余处文保单位资料均来源于官方规划部门,“传统村落”也是依托于国家住房与城乡建设部《中国传统村落名录》的数据和信息。在“北京文化遗产地图”APP的发布会上,西城区相关负责人表示:“西城区将进一步加大对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工作的投入力量,最先考虑的就是如何改善民生和丰富市民文化生活,在文化遗产使用上将主要用于市民公共文化服务方面。”

 

这是政府开放数据的信号吗?王鹏认为,“这不能叫开放数据,应该叫公开数据”。其实,不同于其他民生、环保等数据的公开存在的诸多阻碍和问题,文化遗产数据资料的公开是一笔“稳赚不赔的买卖”。规划和文物部门的职责是保护,他们希望有更多人帮助保护文化遗产。这也正是这个实验的初衷——通过合作模式回避风险,让政府体验到好处,为进一步发展用政府数据服务社会和市场提供了良好的多方合作雏形。

 

然而,越来越多的公众参与某种层面上也有问题。比如将偏僻之地的文化遗产地、古村落位置开放给公众,是否会同时吸引文物贩子来破坏或是收购古建构物件呢?王鹏对此并不担忧,“文物贩子要找这些信息,拦也拦不住,但开放会带来更多公众监督的力量,至于未来,只可能是越来越开放。”


(载于《社创客》(1月)总第6期 34-35页)

文章评论(1

signed as

社创客

社创客=媒体+社区+孵化器
联接社会、商业、科技的跨国创新与创业社区,立足中国放眼全球,致力于关注发展中的社会、科技、环境问题,寻求商业化的可持续解决方案以解决社会痛点问题,探索新时代商业环境与模式的转变,推动中国社会创新进程的加速。

联系我们

北京市朝阳区新源南路6号
京城大厦2502室
419 7th Street NW , 3rd Fl.
Washington D.C. 20004

+86 84861231-610

info@sinovator.org

@2015 Copyright by 社创客 | Sinovator 京ICP备15015697号-1

document.write("9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