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霾玩坏了我们,但这些怪咖也玩坏了雾霾

顾小双 2015-12-02 



昨日的北京,又一次大雾锁城、遮天蔽日

 

雾霾橙色预警之下,市教委发出通知,要求中小学、幼儿园、少年宫及校外教育机构停止户外活动

 

朋友圈里流传着一句名言,出来见面的都是生死之交;出来工作的都是亡命之徒;出来约会的都是真爱……”

 

帝都子民又过着一般的生活——“等风来


当然面对雾霾,并不是每个人都要哭晕在厕所,在倡导环保的路上,雾霾也被很多怪咖玩出了新高度。

 

高度之一:雾霾砖比PM2.5的值更加直观的雾霾

 

“坚果兄弟,这不是一个组合,而是一个脑洞开得很大的深圳小伙。他带着一台改造的工业吸尘器游走于北京的大街小巷,每天用4小时左右吸霾,100天后,他将吸到的雾霾灰尘制成了一块板砖,并命名为尘埃计划,他希望能够以此行动向大众传达尘埃对人类生存境况的影响。

 

坚果兄弟萌生尘埃计划这个想法,始于2013年。那时关于北京雾霾天气恶化、PM2.5严重超标的报道,一度甚嚣尘上,令远在深圳的他非常震动。

 

于是,今年724日开始,他带着这个相当于62个人一天呼吸量的工业吸尘器(功率1000瓦,流量每小时234立方米,过滤精度0.2微米),开始了他的尘埃计划

 

他希望通过尘埃计划传播他的理念和正能量,我们的城市,成了汽车堵城,成了化工围城,成了大地工;我们追求得越多,对资源索求得越多,我们制造的尘埃也就越多。等地球所有资源有一天耗尽时,我们也都会成为真正的尘埃。

 

高度之二:雾霾戒指纯雾霾打造的宝石戒指,一个荷兰帅哥的雾霾回收计划

 

2014年,北京国际设计周荷兰板块中,荷兰设计师丹罗斯加德(Daan Roosegaarde)展示了其工作室的杰作,由1000立方米污染空气中的雾霾粒子压缩制造成的戒指——黑钻。

 

Daan认为,利用雾霾制作可佩戴的饰物能更好地为人们示警,每一个戒指都意味着曾经这个城市有过1000立方米的雾霾,也意味着你为城市贡献出1000立方米干净的空气


这个想法源于2012年的一个周末。彼时Daan正下榻北京一家酒店,来往的人群、车辆,还有路旁的树和林立的高楼,都透过窗子映射在Daan的眼中。

 

几天后雾霾袭来,Daan留下了那时在北京最深刻的记忆,那景象,像回路一样刻在Daan的脑子里。数天前,隔着一条街还清晰可见的树木、高楼,如今都消失在雾霾之下。Daan想到,北京的孩子们,根本无法出门玩耍,蓝天竟然成了他们童年的奢侈品。

 

身为一名设计师,他希望通过设计来改变这种状况,甚至把雾霾固定下来变废为宝,并给这个计划起了一个响亮的名字:拒绝雾霾——让孩子深呼吸计划(SMOG FREE PROJECT)”

 

如果你以为这个计划只是做出一枚戒指这么简单,可就小瞧了Daan和他的团队。真正的大家伙是这个吸霾器他们利用离子技术净化,研制出能够清洁整个城市空气的巨型吸尘器

 

这座6.5米高,白色百叶窗结构的塔形建筑,吞入夹杂着雾霾的空气,经过过滤净化后再将清洁的空气排出,能够每小时净化3万立方米空气Daan的团队通过便于搬运和安装的轻型材料和LED装置,用静电场将漂浮的雾霾颗粒吸附,捕捉空气当中的PM2.5颗粒。

 

今年,Daan的团队已经完成了这个项目,并且准备制造第一台空气净化塔投入使用,在其他采访中,他曾表示希望能够从北京开始测试。

 

Daan也希望通过这个计划能够弘扬他们的理念,我们要创造一个未来的大都市,在这里人们可以享受未来的清新空气,此外,面对这样的难题,呼吁大家要积极行动,而不仅仅是抱怨

 

基于此,他们收集烟雾颗粒后,将其压缩成碳立方体制成戒指和袖口,供购买者送给自己的夫人或者丈夫,通过这些雾霾钻石来抵抗雾霾运动。

 

今年的97号,Daan在众筹网(KickStart)上发起了共建空气净化塔项目,目标是筹集50,000欧元建造第一个空气净化塔。支持此项目的人,可以在KickStart上花5欧元预定一个黑钻戒指,产品预计在12月发售。令他没想到的是,916日众筹结束时,已经募集113,153欧元。

 

净化空气是一个漫长的过程,Daan希望,开发真空吸尘塔项目不仅仅是他们公司在做,而是人人都能把它当作一件很重要的事情,甚至参与其中。



真空吸尘塔的出现只是一个章节,不是结束。更重要的是,通过我们共同的行动,使雾霾戒指成为我们这一代人的限量版。

 

高度之三:雾霾墨水他想用雾霾颠覆打印墨水行业

 

变废为宝不是传奇,只看脑洞开得是否够大,即使有人把雾霾制成砖、压缩后做成戒指、袖口都还是有形的固态产品。而在印度,也有人打起雾霾的主意,更大胆的是,印度设计师阿尼鲁赫夏尔马(Anirudh Sharma)想把雾霾变成液体,利用雾霾高碳含量的属性,将其制成打印墨水。

 

Sharma估计,一个使用了四年的柴油内燃机60分钟内产生的炭黑能填满一个惠普墨盒,而一个烟囱大约只需要10分钟。

 

基于对市面上墨水成分的了解,Sharma认为,那些昂贵的打印墨水也不过是炭黑加了一些化学品而已。只要有炭黑来源,自己完全可以仿制墨水,而且成本低很多,足以成为那些昂贵之物的替代品。

 

黑人( Kaala,便是Sharma发明的空气净化装置。

 

暴露在废气中的黑人,通过吸气泵把空气吸进自己的离子过滤器里,分离出干净的空气和雾霾主要成分——燃烧产生的碳,再加上伏特加和橄榄油,混合而成的液体注入墨盒就可以直接当墨水使用了。

 

目前,黑人只是个研究项目。在投入市场前,出产的墨水需要通过正式的无毒标准验证,而且承认墨水还可以更黑。



将来,Sharma希望能将黑人商业化,把廉价的墨水制造装置送到每家每户

 

——这是震惊之余,何弃疗的分割线——

 

如果智慧储值不足,难以将雾霾玩出那么多的花样,也不要自暴自弃。或许为了自救,除了为自己购置一台空气净化器、平日注重环保、积极减少碳排放、热心拨打12369举报污染之外,我们还可以再尝试一些新办法,比如:

 


自我拯救一:自制空气净化器

 

近日,有网友爆料,在成都环球中心附近遇到一个老外,为了对抗雾霾,制作了一个便携式空气净化器,每天背着上下班。

 

一个方方正正的小型行李箱,一根管子拉出,上面接了个类似氧气面罩的东西,边骑车,边吸氧

 

据悉,这名老外叫Mike,来自意大利,实在受不了雾霾,就把一台空气净化器改装成便携式的空气净化器,每天背着上下班。

 

他还装了一个蓄电池和一个逆变器,逆变器把蓄电池12V直流电转换为220V交流电给空气净化器供电,总计成本才1500多元。

 

面对雾霾,聪明的老外可不止Mike一人。2013年,Thomas Talhelm作为一名Fulbright学者来到北京,因为担心污染,于是买了空气测试仪,开始研究不同类型的过滤。

 

最后竟然自制出了价格低廉的空气净化器——Smart Air。所用的材料包括 HEPA 过滤网和普通家用电扇,总价不超过200元。

 

最近他还开发了适用更大的房间和更敏感人群的升级版净化器,大炮

 

 

与此同时,他将制作空气净化器所需的材料、制作步骤以视频和贴子的形式公布在网站和个人的博客上,让雾霾时的洁净空气不再是一件奢侈品,每个人都可以DIY出高效、可以负担的净化器。

 


自我拯救二:成为环境监测的一部分

 

“公共参与——为清除污染寻找终极动力,是写在公众环境研究中心首页上的话。使用污染地图这款APP,可以实时查到当地的空气质量指数,用户还可以查询到全国数千家企业的污染气体排放数据。

 

APP还开发了一些有意思的功能,用户可以通过领取超级任务,选择一家还没被定位的重点监控企业,拍下照片,附上一段文字,对这家企业进行定位。同时企业的回应会直接标识出来,甚至设置倒计时,标明整改时间。

 

上线至今,污染地图的下载量已经突破5万,最活跃的用户是居住在重点污染企业旁的市民,他们通过手机反复地举报身边的污染源,最后也促进一些问题的解决。

 

长期来看,这种以众包方式采集数据、监测污染的方式不仅具有社会效益,还能为参与者带来经济效益。

 

西班牙人Tomas Diez和他的团队开发出了一款名为Smart Citizen的空气监测仪,用于检测全球不同地区的空气质量。

 

监测仪收集的数据会被传回Smart Citizen的云端进行储存。官网首页世界地图上的每一个亮点就是活跃的监测仪,目前主要集中在欧洲和北美,中国只有两个亮点,一个在香港,一个在福州。

 

Tomas表示,他希望未来可以将用户收集起来的数据出售给有需要政府、研究机构、甚至是有需要的个人,让用户采集的数据在流动中产生价值,并最终回馈给参与者。

 

当然,要实现这样的闭环,目前还存在两个问题最主要的问题:

 

第一,教会普通用户如何正确地使用监测仪,精准地采集数据,在前期需要付出大量时间和精力,而这也是Tomas目前所正面临的最主要问题;

 

第二、谁来买数据?采集到的数据如何能真的流动起来?Tomas表示,暂时还没有那么急迫。

 

列举上述的例子,当然并不是说,治理雾霾不需要政府的参与。身为治霾先例的洛杉矶,就是从法律法规的严格制定和执行开始节能减排,严格的措施才能倒逼着企业进行技术创新。


以中国为例,2013年严重雾霾直接催生了油品升级,如今,雾霾的问题受到关注,或许会成为推进更多可替代能源使用的契机。 

文章评论(1

signed as

社创客

社创客=媒体+社区+孵化器
联接社会、商业、科技的跨国创新与创业社区,立足中国放眼全球,致力于关注发展中的社会、科技、环境问题,寻求商业化的可持续解决方案以解决社会痛点问题,探索新时代商业环境与模式的转变,推动中国社会创新进程的加速。

联系我们

北京市朝阳区新源南路6号
京城大厦2502室
419 7th Street NW , 3rd Fl.
Washington D.C. 20004

+86 84861231-610

info@sinovator.org

@2015 Copyright by 社创客 | Sinovator 京ICP备15015697号-1

document.write("636");